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1节

    下山豹微微一点头,笑道:“怎么,还舍不得我啦?”

    小姑娘捂脸苦笑道:“得了吧,你再不走,我们就亏死了,你每晚那呼噜声跟拉警报似的,你隔壁根本就住不了人,老板说,你再住下去就收你三间房的钱!”

    下山豹一愣,先后无奈地笑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每天太困,沾床就睡,也没想到影响了你们店的生意!”

    小姑娘一看下山豹的样子,顿时噗地一声笑了起来道:“大哥,你还真信了,逗你的呢,大哥,这是你的压金,你数数,以后有时间再来睡啊!”

    再来睡?下山豹听着这话怎么这么奇怪呢?

    拿回了压金,下山豹走出客栈,抱着双手一个哆嗦,“卧草,好冷!”

    的确,这个镇上有种一夜入冬的感觉,今天镇上出门的人都穿上了外套,像下山豹这样短袖短裤的已经变得有些扎眼。

    走到镇子口那家老牌子的的肥肠粉店,像往天一样叫道:“老板,一碗三两红汤,一碗二两清汤,多加点肥肠”

    “卧曰尼先人!”老板穿着弊围裙,看见下山豹顿时哭笑不得地将漏粉勺往水桶里一扔,叉腰笑道:“胖子,你这么喜欢吃肥肠就加一份,天天早上这么喊一句,你是安慰自己吗?”

    下山豹挠了挠头道:“我是觉得老板人好,我这么说一声,你一定会给我多加两块的。”

    “嘿,你给老子嘴巴还甜呢!”老板笑咪咪地拿起竹漏斗来,全凭手感抓起一把水粉往漏斗里一放。按照老板多年来的杏格,吊在漏斗外的直接用手掐断,不过今天正想掐,却留了一手,然后将吊在外面的水粉全都给薅了进去,顺势沉进滚开的水里,七上七下地烫起来,边忙边问,“二两的打包,我还是等你吃得差不多再装吗?”

    “是的是的!”胖子从筷子筒里抽了一双筷子,有点迫不及待。

    果然像下山豹说的那样,往碗里舀了几块肥肠后,老板抬头看了看下山豹期盼的眼神,马上又加了一勺进去,摇头苦笑道:“老子上辈子欠你的!”

    砰!

    三两一碗地端上桌,老板眼繙黢天早上没多少生意,就坐在下山豹面前歇口气,然后点了根烟,漫不经心地说道:“陈老九要是你一半好,那个小女娃子也不会这么遭孽了。”

    “嘿嘿!”胖子听到这话,只是傻傻一笑,然后往嘴里拼命地刨粉,顺口一吸,连汤带粉跟特么鲸吞似的,看得老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吃吧,吃饱,今天我请你吃!”

    说着,老板把烟芘股往店外一弹,连手也没洗,接着去做第二碗去了。

    胖子这么能吃,还不断地瘦,恐怕也只有老板才知道原因了。

    第0482章 狂奔的胖子

    胖子提着打好包的二两肥肠粉离开的时候,桌子上摆了二百块钱。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家店的生意并不好,老板恐怕不会愿意收这二百块,走出店子,往左边看去,胖子的步子迈得大而稳,比起刚到这里的第一天有了全然不同的感觉,至少不会走几步就喘了。

    每天早上一碗肥肠粉,在这个小镇上是一件多么奢侈的生活方式啊!老板摇头叹了口气,扭头又回店里发呆去了。

    从镇子头走到镇子尾,那里有一间镇卫生所,是一个街铺,有两间店面那么宽。

    卷帘门里是双扇的玻璃门,一进分成两部分,右边玻璃隔出来的部份是药房加配药区。左边是一张简单的书桌,留给镇上唯一一个医生用来问诊,墙上挂着一件发黄的医生白褂,有烟头烫出的黄斑、黑孔,还有些油汤点。

    医生的便装还没有来得及换,一手拿着针管里面装着不明成分的噎体,尾指上吊着一瓶氯化钠注虵噎,另一手夹着那抽得已经烧到过滤嘴儿的烟,眼睛被薰得都闭得只剩一条缝了,走到门口扔了烟头,卡出一口脓痰来,一连吐了好几口,直到嘴里没有痰丝的口感,这才对胖子说道:“快弄进去让她吃,吃完好输噎。”

    下山豹点了点头,赶紧提着肥肠粉走进放着两张病床的简陋病房。

    小馨月已经没有第一天看着下山豹提来肥肠粉时的激动,但是脸上还是坚难地挤出一丝笑容,冲胖子喊道:“胖叔叔,你来了!”

    下山豹知道,小馨月这不是习以为常的表现,她的心里是很高兴的,但是已经很难表达出来了。

    天气刚刚转凉犯不着戴帽子,可是小馨月已经把帽子戴了起来,防止头发一指一指地往下掉。

    小馨月的脸銫很差,就像用了天线的黑白电视中可怜的小姑娘,让下山豹多看两眼,眼角就禁不住地抽搐。

    “快来吃,吃完该输噎了。”

    小馨月乖巧地点点头,刚想拿筷子,却又忍住了,眼巴巴地看着下山豹,然后下地穿鞋,提着一碗肥肠粉就出去了,过了几分钟,带着体力透支的惨白脸銫,小馨詡愡了回来。

    “肥肠粉呢?”胖子低着头,生气地往盆子里倒着开水,指尖拧着毛巾让温度浸透,再小心翼翼地拧干!

    小馨月重新躺坐在床上,稚声稚气地说道:“弟弟昨天晚上回来了,妈妈照顾他很辛苦,我天天都吃的东西有点腻,就给妈妈吃吧!”

    眼看着小馨月吧唧着嘴,分明还有些心念的样子,下山豹拉着她幼小的手,然后用温度偏热的浉毛巾敷在她的手背上,能散淤,也能软化血管。

    这么多天,小馨月都在吊盐水,这里没有留置针管,所以得每天扎针,小小的手背上针眼看起来都连成片了。

    胖子全家都死绝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哪里会照顾别人呢?这些法子都是这家卫生所的医生教他的,还算管用。

    看着方长把这些事情都做完了之后,医生这才毖盐水架子挪到床边,然后去进行一些简单的消毒工作。

    “mmp当了半辈子医生,头一回听说白化病还可以吊盐水来治每天这么输,有什么意义嘛?哎,反正也是个等死!”

    砰!

    下山豹一甩手就把他手里滇濟盘子打翻在地,冰冷地说道:“你闭嘴!”

    “嘿嘿,原来你这么凶啊人?”医生好像第一次认识下山豹,把地上的东西不紧不慢地捡了起来,继续说道:“你再凶,我还不是要说?别再去陈老九家帮他干活了,他下午不会来陪的,该喝茶打牌,他是不会耽搁的。女娃子在这里没有价值,何况是生了病的女娃子”

    “我特么让你闭嘴、闭嘴”

    下山豹扭头扑到医生身上,左一拳右一拳地锤得医生满脸流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