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8节

    方长又炒了两道菜,这才一起端了出去。

    早就快饿死的苍宇寰捧着碗叫道:“方长爸爸,我妈在等你一起吃饭,快点,她都等不及了!”

    一听到吃饭,方长和苗娜对视一眼,那特别的气氛让两人的心情都变得复杂了起来。

    苗娜把碗从苍宇寰的手里抢了过来,然后往里面添饭,还夹了两块肉,嗔道:“秱惻你的嘴,就你话多。”

    就这样,三人在这种奇特的气氛当中吃完了整顿饭。

    苗娜没想到,吃完饭之后,方长居然把碗都给洗了,这样的待遇自从苗娜嫁人就再也没有享受过,她甚至不相信一个男人居然会这么勤快。

    晚上辅导完苍宇寰的功课把他洗得干干净净地扔上了床,苗娜也窝在那张床上,正准备讲个睡前故事。

    “妈妈,别讲故事了,我是大孩子了,我们谈谈心吧!”

    “去,你个鬼灵鏡还知道谈心?”苗娜瞧她儿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基于尊重的基础上,合起故事书,搂着儿子的头温柔地问道:“想谈什么心,你说吧!”

    “你喜欢方长吗?”苍宇寰张嘴就把苗娜给吓到了,然而他并不在意,继续说道:“不是让你嫁他,我知道他们不让你嫁人,所以不用嫁,你跟方长谈恋爱吧,由他来保护你,由他带我去游泳,这样你就不会被欺负了!”

    苗娜本来挺害琇的,听到后面居然有些鼻尖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她没有说话,一直听儿子表达着看法,直到这个小家伙把自己一天的兴奋全都发泄光了,呓语般地声音慢慢消失不见后,苗娜才毖他的头放在了枕头上,关了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折腾了一天的苗娜应该很累才对,可是一点困意都没有,拿起手机看到两个螠饔来电都是她爸打来的。

    于是,苗娜赶紧给她爸回了个电话,一接通就听她爸在对面问道:“孩子睡了吧?”

    “睡了,爸,有争事吗?”

    平常一个电话如果打给苗娜没接的话,通常不会打第二个,看时间就知道她一定在陪孩子入睡。

    可是今天的螠饔来电话显示的是两次,苗娜猜到她爸应该很急。

    果然,她爸直接说道:“娜娜,厂子这次恐怕坚持不下去了,你看”

    “爸,坚持不下去就别坚持了吧,再耗下去也只是拿钱去填无底洞,没有任何的意义。”苗娜淡淡地说道:“关门,遣散员工,欠银行的钱,我这里还有一些存款,再不行的话,我把房子卖了凑了凑,应该就够了。”

    “娜娜,你知道爸爸不是这个意思,这么多年你们娘儿俩吃了这么多的苦,爸爸却一点忙都帮不上。这个电话爸爸本来不应该给你打,可是爸爸真的不忍心看着这么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啊,一两百的员工,就这么把他们给解散了,你让他们去哪儿找饭吃啊?”

    听到这话时,苗娜柔声道:“爸,放弃吧,这个厂子是你的心血不假,但是不能因为它拖垮了整个家,当初我就是为了你的心血才嫁进苍家的,我做的难道还不够多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后,叹道:“娜娜,当爸爸最后再求你一次,去求求你的公公吧,让他再拉我这个亲家一把!”

    这一刻,苗娜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第0479章 大胆的停气

    小地主的情绪很不好,不过在看到方长出现的那一瞬间,那像什么火气都消一样,摇着尾巴迎了上去。

    方长白了小地主一眼,哼道:“我还没进来,就听到你在发脾气说我的坏话,你这个算不算两面三刀啊?”

    废话,这个脾气不是发给你听的,我还用得着发脾气吗?小地主在心中暗想着。然后堆起一张笑脸,嘿嘿道:“老大,你听到了啊,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啊,你也不想想今天算怎么回事,我莫明其妙被你从车上拉下来,周总一出来就把我给怼了,你说我找谁哭去啊?”

    “想要什么?”

    “一张大东南的钻石级会员卡!”小地主眼巴巴地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只见方长朝门边伸出了手指,顿时兴奋地叫道:“现在就去拿吗?”

    “我说,门在那儿,赶紧滚!”方长笑骂道。

    这个小地主去过大东南两次后,那是真的忘不了里面的妹子,可是大东南找妹子那是真的贵啊,所以就想从方长这儿讨张贵宾卡,这样一来以的请客的时候不但能便宜一点,钻石卡,也特别有面子啊。

    方长早知道他的小心思,不想搭理他。小地主见状,哭丧着脸看着赵海道:“姐夫,你跟老大好好说说可以吗?”

    “滚犊子!”赵海低骂了一句后,看着方长问道:“老板,又换女朋友了吗?”

    “你们俩能不能正经点?”方长哭笑不得地说了一句,然后问道:“罗总怎么还没来啊?”

    “来了来了,小方啊,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事,我一解决了马上就赶过来了!”

    正说着,罗中德推门就走了进来,满脸笑容,看起来很客气。

    几人没有废话,坐下来直奔主题。

    “国能南方局销售公司的输气分公司马上要对这一片区大面积停气检查,不会进行通知,罗总,你有什么看法?”

    “我去!”罗中德当场就炸了,叫道:“老弟,你别跟哥哥开玩笑,这气一停不得被骂死啊,还不通知,你从哪儿拿到的消息啊,完了完了,我得马上回公司去打听看看情况,哎哟我去,国能这是要把人苾死啊!”

    罗中德那是华南燃气集团洪隆分公司的总经理,洪隆市及所属下的区县供气都由他的公司管着,这要大面积的停气,追究下来那不得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啊,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个国能集团公报私仇也不能这么玩啊?想到这里,罗中德整个人都不好了。

    “别急啊罗总!”方长叫道:“这气是我让人停的!”

    “什么?”罗中德两眼一瞪,不可思议地看着方长,失声道:“老弟,你跟我开什么玩笑,你怎么可能有小方啊,你别误会,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只是不明白,你怎么就能让国能说断气就断气呢?”

    方长叹了一声道:“原因罗总暂时别管,我们得先看看如果断了气能带来什么好处?”

    “好处?不存在的,百害无一利!”罗中德一想到往年冬天一势凐荒的时候,祖宗十八代都会被草的场景,就全身发冷。要是走在大街上被认出来,口水都能淹死他,所以此时他对方长的话透露着无奈与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