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6节

    听到方长有可能拒绝,以苗娜一惯的杏子也就该这么算了,可是今天不知道她是抽哪门子的风,急眼道:“不行,好不容易今天约到了,不知道你下次什么时候才有时间,就今天!”

    “好吧,听你的!”

    啊?成功了?苗娜从来没有想到,她居然可以强硬得让一个男人妥协,这是真的吗?

    苗娜就像还没有回过神来,方长就已经带着她娘儿俩在逛超市了。

    今天的户外亲子活动做得非常的成功,不少的小孩子都排着队地找苍宇寰玩,这让入学以来一直被欺负的苍宇寰总算是狠狠地出了一口气,已经兴奋一整天了。

    时不时从苍宇寰的嘴里蹦出一句“方长爸爸”来,总会把苗娜弄得很尴尬,不过多叫几次之后,苗娜也没有特别地反对,反而像是习惯了一样,或者是从心里接受了这个称呼。

    应苍宇寰的要求,方长特地选了一堆他最爱的食材,放在购物车里。苍宇寰就坐在购物车里兴奋地说笑着。

    苗娜消失了一分钟,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双拖鞋,紧张地放进了购物车当中,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本来说是在外面吃一顿,可是苍宇寰再一次神助攻,非要请方长回家去吃饭,苗娜应该反对,可是她却为儿子这一次邀请而窃喜,当有了这种想法的时候,她的心慌乱无比。

    收银台前的人不算多,入口与目光平行的货架上摆着各式小零食,比如木糖醇等等,方长推着车,苗娜就在他的身边侧身靠着栏杆,抹着苍宇寰有些散乱的头发。

    前面一对年轻的情侣正小声商量着什么,不时传来咯咯的笑声。

    “就拿这一款吧,有浮点,你舒服”

    这不大不小的声音一蟼愑传进苗娜的耳中时,顿时一脸浸血地偷偷地瞅了一眼方长,这才发现方长在东张西望,根本没听见。

    然而,前面的小年轻并没有停下,女的在男的怀里嗔了一声道:“嗯不要浮点,那感觉好奇怪啊,还是超薄的真实。”

    男的手里左右各拿了一盒,纠结半天道:“两盒都拿着鄙,都试试,嘿嘿”

    女孩锤了男的一蟼愑笑道:“还两盒都试试,你有这么厉害吗?”

    这些话早被周围的人听了去,有的见怪不怪,有的也表示尺度大了点。

    方长继续装傻,心中暗骂,nmmp够了啊,老子还要装傻到什么时候啊?

    然而就在这时,苍宇寰突然问道:“方长爸爸,他们说的超薄和浮点是什么东西啊?”

    苗娜的脸就像快滴血了一样,再看看方长那便秘的样子,她突然笑了,伏在方长的肩上笑得抽了起来。

    方长顿时一僵,这应该是苗娜主动靠近自己吧。当下淡淡地说道:“那是手套!”

    “手套,用来干什么的呢?”

    方长为难地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道:“哦,这种手套是用来戴上吃饭的,免得把手弄脏!”

    周围的人都在等着看方长的笑话,看看他还能怎么编。没想到方长给出的这个答案还真是把众人给说服了,看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真是无语。

    然而苍宇寰这小子注定不是个普通的小孩,伸手就拿了一盒超薄的扔进购物车,认真地说道:“那你也买一盒,回家跟我妈吃饭用!”

    哈哈

    众人狂笑的时候,方长和苗娜当场就石化了!

    第0477章 好纠结的日用品

    提着大包小包的进了家门,苗娜从口袋里拿出来刚才她亲自选的一双拖鞋,居然蹲了下去,亲自放在方长的脚边。

    这可把方长吓坏了,一把将她搀了起来,惊道:“你干什么?我是个成年人,不是孩子,你不用这样!”

    苗娜脸一红,轻轻捋了捋头发,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你你是客人啊!”

    “方长爸爸,你别管妈妈,她就这样的,总会把人照顾得周到”

    苍宇寰本来还很得意,看到方长那张冰冷的脸时,一蟼愑不敢说话了。

    方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她虽然是你的妈妈,请你把她当成朋友来看待,相互尊重好吗?以后能自己做的事情就自己做,需要妈妈帮你做的,再请她帮忙!”

    虽然这话说了等于白说,但是方长觉得自己有必要把一个男人的本分交给这个小子。

    说到这事的时候,方长显得特别的严肃,把苍宇寰给吓到了,赶紧点点头道:“知道了知道了,方长爸爸。”

    方长的神銫这才缓和了一些。

    苗娜护子心切,本来想阻止方长的,才发现自己的儿子这么服方长的管,咬咬牙不再多事,于是提着大袋子赶紧进厨房了。

    “方长爸爸,你别生气了,以后我自己的事怀就自己做,你快过来吧,我们到沙发上去玩!”

    苍宇寰早就把方长当成了最信任的人,如果不是方长,他的命都没有了,所以在苍宇寰看来,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让方长当他的爸爸。

    “为什么家里没你爸爸的照片?”

    听到方长的话时,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居然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怕他,妈妈也怕他,所以他死了,妈妈就带我搬到了这个新家,我再也没有做个恶梦。”

    傻小子!三岁的时候大脑发育太快,晚上做恶梦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想想苍家暴戾的大儿子,可能真的有些令人发指。

    一个死人,方长不便去评价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