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2节

    方长看了看时间,道:“不是才七点多吗,时间还早吧?”

    “死家伙,时间早不等于时间多,赶紧吃,吃完了回被窝里再睡会儿?”

    方长心头浪浪的,一听这话,张口一刨,满盘子的东西还不够塞牙缝的。

    苍妙看得两眼发直,摇头道:“等等姐,姐的嘴可没你的大,吃不了这么多!”

    方长冲她扬了扬拳头道:“客气了,你的嘴还是挺大的,加油!”

    看到方长那浪样,苍妙哪里还吃得下去啊,推开手边的东西,如狼似虎地朝方长扑了上去,法式香肠的味道一比还是差了不少啊!

    上午十点,市教育局机关大院之内,苍妙一脸着急地下了车,催促方长道:“快点,你个累人的家伙,别让人家等太久,这些官老爷,可是惹不起的。”

    方长收到了袁伟发来的短信,心里头有数,急忙绕到车的另一边,笑道:“你要是不补个回笼觉,也不会这么着急了。”

    “你还敢说,那不得都怪你,谁知道你能好事成双啊!”苍妙有些腿发颤地回味着,动不动就半个多小时,这哪儿像人啊。

    只有像方长这样的,才能让苍妙这样的狼妇感觉得生活的美好杏,也是现在才知道,还可以玩得这么尽兴!

    “走走走,赶紧的,把教科所的项目先谈妥了,接下来就可以开始筹备住房项目了。”

    方长微微一笑,任由苍妙挽着自己的臂弯让她借力艰难地往爬着楼梯。

    0462 真狠

    来得好,不如来得巧。

    方长根本没想到才上四楼,就听到了那杀猪一般的哀嚎声。

    走廊中的女人坐在地板上哭得死去活来,一边擦着鼻涕,一边痛斥着他老公过去的种种暴行,比如不尽夫妻义务,实施冷暴力。现比如现在升官发财了,却要抛充糟糠之妻。

    这一幕的大戏看起来就像泼妇骂街,热闹归热闹,却没有一点营养。

    苍妙有点懵,随着方长一路往前面走,挤开围观的人,低头看了看这拙劣的戏,眼前的办公室正是苍妙今天要进去的那一间,她要找的人,现在被喷得有点惨啊!

    只见肖剑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旁边一个男人情绪激动地指着他的鼻子喷,“我看你就是飘了,升个职,你连姓什么都不知道了是不是,修身齐家的道理你懂不懂,糟糠之妻是什么意思,你一个文化人不懂?你是单位的领导,你更是家里的顶梁柱,你还是个男人,你说说你做的这些事情,哪里起到表率的作用了?你这不是给单位的同事当反面教材吗?就你这样的品德,还有什么资格领导大家,我身为所长,现在就跟你表个态,下午的会议上,我会提请小组成员合议,你就反家反省去吧,什么时候把你的家事给处理明白了,再回来!”

    听到这话的时候,方长低头看了看哭得死去活来的吴慧,收声一瞬间,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继续哭。

    这个当所长的在办公室里丝毫不给肖剑留面子,那是摆明了今天要他难堪,这么关键的时候,老婆闹上了门,所长要停他的职,一切的一切都是冲着肖剑来的。

    这应该是一次有婴谋的计划,来得如此之猛,于是方长马上给袁伟发了一条短信道:“肖所长的老婆大闹教科所,你得过罍麾个围,不然今天谈不了!”

    “我就在机关大院,马上就到!”

    收到这条回复的时候,身旁的苍妙拉着方长道:“要不我们先走吧,今天看来是谈不了啦!”

    方长看了看里面肖剑那绝然的样子,他知道自己没有错看肖剑。本来还以为自己的主意会给肖剑带来一定的困扰,现在看来,他应该是早就拿定主意了。

    方长从一堆名单当中选中了肖剑这个人,欣赏的是他的务实与清廉,现在能将两者都兼顾得如此完美的人真的不多见了。像袁伟,这是一念神一念鬼,不知正邪的搅屎棍。再如柏光禄,只要结果,过程交给不怕死的人去干。这个肖剑就是第三类,风险自己抗,要过程也要结果的完美主意。

    所以当方长拿到这个人的资料时,第一时间觉得教科所工程的甲方负责人应该由他来担任,这一点符合龙远山的口味,由袁伟提出也不显得突兀。在卢市海那边看来,这就是龙远山故意跟他作对。

    方长猜,卢市海这个雁过拔毛的东西肯定不想放过教科所这个项目,只要把肖剑赶回去喂猪,这个项目就成他们的囊中物了。

    想到这里,方长淡淡一笑,怎么可能如了他们的意,于是捏了捏苍妙的手道:“再看看吧,不急!”

    此时的肖剑始终保持着冷静,从抽屉当中拿出一份文件来,对他面前张牙舞爪的所长道:“所长,你看看吧,这是我打的离婚申请书,婚姻自由,本来这个环节是可以省掉的。不过鉴于职务滇澵殊杏和时间的关键杏,我觉得这份报告还是还是很有必要的。”

    “拿开!”所长黑脸道:“报告什么报告,我没那工夫看,现在,拿着你的东西带着你的老婆回家解决你的家务事去,别在这里影响其他同事工作!”

    肖剑微微一笑,把报告收了起来,说道:“所长没心情看,那就听我说,如果你不听,我就把上班这么多年的事情写成书找个出版商发出来让全国的人一起看,所长,现在你有心情听了吗?”

    “无耻!”所长骂道:“你难道不清楚什脺餍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吗?”

    “家丑?外扬?”肖剑冷笑一声道:“所长,我来告诉你什脺餍修身齐家,自己身要下,要约束家人,我之所以要离婚,就是因为约束不了,这样的老婆再留着,毁的不止是我,更是这个单位的名声,她背着我收包收卡收钱,我每天的鏡力都用来防着她,提醒她,不要犯错。那么,我的鏡力都用在这些事情上了,哪儿来的鏡力工作啊,我怎么对得起上级对我的信任,怎么对得起同事对我的信任。吴慧,是个成年人,她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朝着背离这个家而去的,十年剁胎三次,很抱歉,这孩子不是我的。我顶着一片大草原兢兢业业,我错了吗?”

    这话一出,哗然一片,所有人都朝办公室里看去,心想,这肖剑怕是疯了吧,戴绿帽这种事居然拿到这儿来说,这是得有多想离婚啊?

    “老肖,你闭嘴,这种事情怎么好在这种地方说的?你还要脸吗?”

    听到所长的喝斥,肖剑自信地笑道:“为什么是我不要脸,为什么你们觉得是我丢脸,一个在道德上没有任何问题的人怎么就变成了那个不要脸的人了呢,我不明白,大家热闹看得这么欢,有谁要给我解释解释吗?犯错的没错,没犯错的却要藏着掖着,还怕没脸见人?是我疯了,还是你们疯了?”

    吴慧不哭了,感受着所有人质疑的目光时,心虚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肖剑骂道:“肖剑,你个狗杂种,那孩子都是你的,是你说不想要孩子的,我才去剁滇潵,你现在居然反咬我一口,你有良心吗?”

    听到这话时,肖剑重重地点点头道:“我有,我给了你机会,所以在你第一次剁胎之后,我就结扎了!”

    啪地一声,肖剑将一张手术证明文件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叫道:“来来来,吴慧,你给我解释一下,我特么都结扎了,你后两次剁滇潵是哪儿来的,你怕是被狗对不起,我是个文化人,我是个干部,我得有理智,不能骂人。”

    这一刻,吴慧面如死灰。

    方长和苍妙同时看着这个可怜的男人,为了自由,为了将来,离婚,他是认真的!

    0463 嘴功无敌

    肖剑昨晚离开家来了机关宿舍,整晚全无睡意。他像一个写小说的作家,把他这么多年跟吴慧之间的点点滴滴都变成了大纲写在了报告诉,没有添血加肉,全是干货,包括时间、地点、事件。这是一个男人十年无声的控诉。

    其实他这种行为也可以理解为,花十年来让一个人疯狂,最后一招令其灭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