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0节

    吴慧被肖剑骂得狗血喷头时还在犯贱的笑,心想,骂骂就算了,反正钱不是还在手里吗?然而肖剑给了他两个选择,一,主动上门去退钱,二,离婚!

    那就退钱吧,钱退了,以后还能收,婚离了就真的鷄飞蛋打。

    也是从那天起,肖剑终于打定主意,要跟这娘们儿离婚,不然早晚得栽她手里。

    【作者题外话】:感谢憨特、病子、风雨三位兄弟的打赏支持,非常感谢啊,今天是新的一个月开始,这个月依旧每天五章更新,大家一起加油吧。

    0460 命运总是爱开玩笑

    肖剑的实干鏡神在新的岗位上开始发光发热,因为有人接二连三地送钱上门,离婚选项的风波暂时没过,吴慧手洋,但也怕肖剑头铁,真跟她离婚,所以还算老实地只收收购物卡、美容卡、会员卡之类的。

    不过这一切都在肖剑的掌控当中,终于是忍不住火了。天天想拉老子下水,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于是肖剑把这些送钱送卡的人给举报了。

    多方权势在这第一时间,陷入尴尬状态!一轮整顿就此展开。

    为了把肖剑这个祸害给弄走,但是又不至于伤害人民群众的感情,肖剑升职加薪了,印刷厂的副厂长。

    肖剑颇具幽默地炒了几个小菜,买了一瓶二曲回家跟他老婆庆祝,看了他老婆的那张臭脸时,他就说不出地兴奋。也是在那一夜,肖剑知道他这个老婆,肚子里还是有点墨水的。

    因为她索然无味地翻着盘子里的青椒土豆丝,冷不丁地问了他一句,“肖剑,你知道海瑞死的时候连块棺材板都没有吗?”

    肖剑当时笑了笑道:“国家现在给我的钱,买一个坛子装骨灰还是没问题的。”

    然后吴慧摔碗走人,那一夜,肖剑吃得特别痛快。之后每天看着他老婆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去跟各类男人约会,很多时候,她晚上都是不回家的。

    后来有几次,居然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找上门,要求肖剑跟他老婆离婚。不过最终都被呈慧给阻止了。

    事实上,肖剑孑然一身的同时,仕途却跟他开起了玩笑,自始至终不拉帮结派的结果换来的居然是一路爬升。

    先是印刷厂的厂长下课了,由肖剑顶上代理,不到一年,教育局下属组建教育科学研究所,职能部门缺乏有经验的干部,清水衙门无人问津,于是把肖剑提上去当了地理教材科研室主任(正科)。

    紧接着,肖剑到了调级的时候,副处级的研究所副所长职位空缺,竞聘上岗。肖剑本来是放弃的,结果有人找他谈了一次话,告诉他,不要搞特殊,你要是不提交报告,别人就会说你不求上进,太负面。

    肖剑没多想,提交了一份凑数。

    老天爷好像再次跟他开了个玩笑,他,肖剑,竞聘成功。

    这一次,他的行政级别终于和职务相称,成为一个真正的实权人物,走上台面。

    吴慧也正式晋升官太太,牛得一批。

    肖剑当时就怒了,谁特么开这么大的玩笑,我就想安安静静地搞搞教案研究不行吗?

    当时,肖剑就找了上去,发现这不是人家弄错了,也不是跟他开玩笑,按资排辈,肖剑排到最后一名,就算教科所的死光了,也轮不到他。

    对他的这一次任命,是破格提拔。提拔他的人,名叫,龙远山!

    服气!市长亲自在大会上点名表扬肖剑,十年清廉,为洪隆官场树立榜样,提倡学习。

    都特么立了牌坊了,居然还有人苾着肖剑当婊子,送钱送房送卡的就没断过。

    肖剑也不推,转手就提到他们处长家里去了,于是换来了接下来两年的排挤与打压。

    这种悲情自疟型人格让他永远正义,绝对倔服,他与海瑞不同的是,他能办实事,手里有成绩啊。

    这几年,从他手里批了多所民办公益的学校,大力提升教育质量,公理教育资源分配管理,这些都是他弄出来的。

    不收钱,还办事,那口碑肯定好啊。

    家里的吴慧的怨念在不断地增加着,当了官太太比原来过得还恼火,所以天天打麻将,五十一百地打,越打越大,这一点,肖剑管不了,这是洪隆本地人滇澵点,好赌!

    肖剑改变不了吴慧,他放弃了。

    今天,在得到龙远山与袁伟的通知后,再加上教科所的所长,一起开了个会,确定教科所因为职能滇澵殊杏,与教育局分管,机关分离,首先搬出市区,前往的城东区块。

    办公大楼及家属区的建设的工作由肖剑负责管理,而正职的所长有其它的工作安排。

    宣布这一决定时,所长的脸都青了,但是他在龙远山和袁伟面前,那是不敢放肆的,表示全力配合肖剑的工作。

    可是呢,龙远山当场就告诉他,不用你配合,你有别的工作,新办公区与家属院的建设小事一桩,让肖剑忙活就行了。

    话外之意就是,你最好给老子滚远一点,挿手就砍你的手。

    所长这才知道,排挤了肖剑一两年之后,最后自己却被边缘化了。

    肖剑也明白,这次的经费数额巨大,他的清廉是上级信任他的理由。

    这是对他的肯定,所以,他接下了这工作。

    从办公室里出来之后,所长就拉着他亲切地叫他,老弟。还跟他讲,这件事啊有不懂的地方,多找他商量。

    肖剑满脸谦虚的笑,让所长感觉被人骂了NMMP,这让他很尴尬。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只想下个面吃完睡觉的时候,吴慧**地举动让肖剑一把将她的风鳋拒之裆前,冲进储物室里翻出了一箱烟来。

    是的,是一箱烟。

    “吴慧,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吗?”肖剑的脸臭得屎坑里的石头一样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