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7节

    “秦总好,我叫方长,上边乔山镇的,今天过来谈点事情!”方长自我介绍了一番后,马上冲过去,一把握着苍妙那嫩滑的手道:“苍总,我约你好几天了,今晚无论如何赏个脸一起吃顿便饭,我们厂二百多名员工都有意在你们这次拿下的地等等,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吧!”

    看到方长那似笑非笑的嘴脸时,苍妙从惊讶当中回过神来,这小子是戏鏡附体了啊!

    会意的苍妙马上淡然一笑道:“小方啊,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集资房这事我跟秦总刚才提了一下,不过秦总没有太大的兴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好吧,那我们晚上就一起吃饭吧!”

    管他谁进坑,反正这坑秦云不想进。

    然而秦思缘倒是疑心病一蟼愑犯了,叫道:“等等,方长,苍小姐,这事情我不是太清楚,你们能给我细细讲讲吗?”

    方长的手还没撒开,轻轻地用了用力,握得苍妙心花怒放,暗想,这小子还真是拿捏女人的一把好手啊,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把秦云的宝贝女儿给撩到的!

    0457 女儿奴

    秦云是年代妥轨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和他差不多一个年代的商人,家里的孩子多为两个、三个,还有四个的。

    参考一下苍家的组成部份,就知道有钱人家的想法。

    一胎为女儿,就追生女儿,二胎追生儿子,三胎再追

    一胎为儿子,太孤单,再来一个,恩,是个女儿,不行,还得要个儿子,于是再来个老三

    大概就是这个模式吧,不过秦云应该是为数不多的例外之一。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女儿奴!

    秦云快四十岁才得到这个宝贝女儿,正儿八经地宠成了宝,视为掌上明珠。

    不过秦思缘也对得起她老爸的宠爱,一路顺风顺水走到了今天,几次公司的重要决策都有秦思缘的计划在中间。

    如果说秦云唯一一次反对她的,那就是秦思缘要在厂里专门成立一个日用品部门。

    所谓的反对,也就是苦口婆心地说了秦思缘二十分钟,最终被秦思缘反说服。

    好长一段时间,这个团队都是厂里的笑话,然而没过多久,厂里的员工不笑了,因为他们拿在手里的奖金大多都是这个团队创造的效益。

    慢慢的,当年的绵被厂,如今已经完全接受了现如今存在一个日用品团队的现实。

    所以,这也让秦思缘在这个厂里的话语权更重,谁都知道秦总就这么一个女儿,将来这个厂始终都是要交到秦思缘手里的。

    此时,当秦思缘得知她老爸和苍妙刚才谈的事情之后,当即说道:“这集资房,我们全厂的员工,人手一套,必须得要,如果他们不要,但是他们的名额我们得占着。”

    “啊?”苍妙显然没想到,这父女俩的意见反差居然这么大,一个断然拒绝,另一个张口就应了下来。

    再一看秦思缘看方长的眼神,苍妙暗想,该不是方长给这小美人儿下了什么药吧,对他言听计从的。

    一想到这儿,苍妙在方长的身边刻意地挺了挺哅,让自己看起来更挺拔,气质上也更加的迷人,故作不解地看着秦思缘。

    吓了大跳的秦云一把拉着秦思缘叫道:“女儿,你是不是傻啊,你知道这块地在哪儿吗?就在咱们厂旁边,紧挨着子弟校,你说说这块破地方,房价怎么可能是五千,傻子才会买啊!”

    “傻子才不买!”秦思缘认真地看着秦云道:“爸,这房子一定得要,过了这村就没店了,你要是不把这些房子买下来,估计得被人指着鼻子骂的,说不定还会被人掘了祖坟。”

    秦云眼角一抽,瞪了秦思缘一眼道:“臭丫头,哪有你说得那么邪乎,老子这一辈子都为了这个厂子在騲持,难道他们还忘恩负义,不念旧情了?”

    秦思缘叹了一口气道:“爸,我们不用当着别人的面争论这些,涉及到人杏的事,怎么想都不为过。这房子必须要,员工的工作你去做,不要的,名额也得占住,由厂里出钱购买。”

    “这个”看到秦思缘毅然决然的样子,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秦云重重地叹了口气道:“你总得给我一个原因吧!”

    秦思缘直勾勾地看着方长道:“因为我相信他,方长,给我交个底吧,这房子五千块一个平方,值吗?”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方长的身上,苍妙更是心动得厉害,她就知道,一定是这小子给秦丫头灌了什么**汤。臭小子,对女人的招儿还挺多的嘛,怎么不对姐也使使啊?

    想到这里,苍妙往方长边上贴近了一点,感受着那令她有些迷恋的男人味,听方长淡淡地说道:“保守估计,能涨到七千左右,如果不是怕到时候抢不到,我不会这么着急着给我们厂的员工预订的。”

    “好!我信你!”秦思缘冲方长坚定地一点头道:“我晚些跟你联系,你们就先忙着鄙!”

    方长微微一笑的时候,老魏开着车就过来了,他顺势上了大奔,随这姐弟俩一道出了花本厂。

    “老三,你去哪儿,让老魏送你!”

    “啊?”苍衡从副驾上扭过头来一脸懵苾地问道:“不是吃饭吗?”

    苍妙白了她这个不懂事的弟弟一眼后,说道:“哪儿不能吃饭啊,你都这么大了,难道还弄不到饭吃?”

    “好好好!”苍衡感觉自己被嫌弃了,投降道:“老魏,那你就先藝回乔山镇吧,那边的工程在收尾了,我得盯紧着点!”

    “好嘞!”

    车到乔山,从苍衡下车的那一刻起,车内气氛一蟼愑变得有点奇怪。

    不知道什么时候,苍妙的那纤手已经放在了方长的大腿上,摩挲着,像在找东西一样啊,找到了!方长表示很僵硬!

    “女儿啊,你是不是糊涂啊,那男人是你爸啊,你这么相信他!”

    秦思缘听到这话的时候,脑子里居然脑补出一幅奇怪的画面簢污滇潹词,顿时脸一红,嗔道:“爸,你胡说八道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