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4节

    老魏看到这一幕时,真想把这一切都告诉苍仁,只不过苍仁已经让他老老实实跟着苍妙,那就没必要再多嘴了。

    “苍总!苍总啊,大驾光临,真是我们厂的荣幸啊,快快快,楼上请。”

    “秦总客气了,突然来访,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苍妙跟眼前这个六十岁左右的男人客气一番后,姐弟俩就被他邀请到一家办公室当中。

    奉上茶水与水果后,秦总这才坐了下来,笑道:“不知道苍总今天过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苍妙微微一笑道:“洪隆很多年都没人种绵花了,可是整个洪隆市和周边县有两成的绵被制品都还是你来自于花本,这跟秦总的坚持可谓是妥不了干系啊。”

    想当年在花本厂里上班那也是牛得一批。主要是秦云这人对手底下的员工特别舍得花钱。厂里的老员工在洪隆大多都是有不动产的,房子,铺面都不少。

    只是最近几年厂里的效益越来越差,这让后来到厂的员工逐渐失去购买力,更是不见往日的风光。

    所以在被苍妙夸了这么两句过后,秦云的老脸一红,说道:“不行了,这世道什么都讲淘汰,这个厂子啊现在已经失去活力,我们啊,也在寻求转型呢。”

    苍妙当然知道他说的就是大实话,不过她今天倒不是来听秦云诉苦的,于是淡淡一笑,将话题引回正轨道:“秦总,咱们也就不废话了,今天过来,是有个项目想要跟你合作。”

    “哦?”秦云表面惊讶,实际上心里已经激动了,莫不是顺缘地产集团看上了花本,想要投资?

    一想到这里,秦云就激动得起了一身鷄皮子疙瘩,天上终于掉馅饼了。

    苍妙见秦云不动声銫,稍显平静地说道:“我查了一下你们厂的情况,你们厂福利最好的时候应该是十五年前,那时你们在洪隆市区买了一块地请工程公司建了两栋楼,集资的员工以当时六百块一个平方买下了自己的第一套房子。转眼十五年过去了,那一批员工的子女都长大成人了,你们厂也来了很多新员工,他们却没有这样的福利。我今天过来,就是给你们厂里的员工送福利的。”

    “哦?”秦云喝了一口茶,问道:“不知道苍总所说的福利是指的什么啊?”

    “送你们厂员工每人一套集资房!”

    苍妙的话惊了秦云一大跳,失声道:“送?苍总这玩笑开得有点大啊!”

    苍妙心中窃笑,套路开始了,不紧不慢地说道:“均价四千百块,你说是不是送呢?”

    “噗”秦云一口茶差点喷回杯子里,咳了两声后,干笑道:“苍总还真是会开玩笑呢,我还以为是白送呢!”

    苍妙也不急,看着有点尴尬的秦云说道:“你得听我把话说完,五千块一个平方的鏡装房,不知道秦总还觉得贵吗?”

    “鏡装?”秦云皱眉道:“苍总,这个所谓的鏡装也没个标准,现在咱们洪隆的房价本来也不高,也才四千的均价,你这一上来弄个鏡装房五千块一个平方,等于说一千块一个平方的装修水平,这在洪隆也不低了吧。撇开装修质量,均价来说,我们的员工哪儿来的那么多钱来买你这个房子呢?”

    苍妙笑了笑道:“秦老板为人正直,是个良心商人,这些年你手里员工的保险从来没有少过一分,连公积金也没有少缴纳,算一算,一个在你们厂里七年工龄的员工,公积金至少得有好几万,加上自己的一些存款的话,按一百平方面积,三成的首付十五万,应该还是拿得出来的吧?剩下的房款可以用公积金贷款,每个月还二千多块,除开公积金,也就只还一千多块,我相信这样的好事,你们厂的员工只要会算,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

    厉害啊!听到自己的姐姐来当说客,这一套一套的说得有理有据,况且这都是事实,只要秦云敢信,稳稳地让他的员工挣上一笔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果然,在听完苍妙的话时,秦云心动了。

    0454 空手套白狼

    不管一个企业如何转型,都是为了更好地将这个企业的魂传承下去。

    秦云已经很努力了,而且所有的员工也都很卖力,大家没有提出加薪,没有说跳槽,更没有说放弃。所以,花本近两年的额业额一直较往近持平,就算原材料涨价,花本也有一定的盈利。

    所以秦云一直都在变着方地给员工们一些福利,归根结底还是离不开一个钱字。

    所以当秦云听到苍妙这么一分析的时候,才发现,再来一套房子,似乎对厂里这些员工也不是太大的压力,反而是好事一件,何况是鏡装,算起来价格可能还不到均价。想想这房子一到手,拎包就能入住,这感觉真是要多爽有多爽。

    于是秦云搓了搓手,道:“苍总,听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有点意向了,不过这么大的事情还是得跟员工商量一下。你看,你们公司拿下的地,在洪隆什么位置啊?到时候员工们问起来的话,我也好跟他们说得清楚一点。”

    苍衡慌得一批,终还是逃不过要拿地理位置说事的现实,于是忍不住偷偷地看了他姐一眼。

    苍妙表面看起来很冷静,其实给苍衡还慌,淡淡地说道:“这块地就在你们厂旁边,紧贴着原来的工业子弟校!”

    “什么?”秦云不淡定了,哗地一下站了起来,想发作,但是又不想得罪苍妙,于是一股子被调嬉的鬼火在心里各种钻来钻去,恼火道:“苍总,你这不是跟我开玩笑吗?这七板桥,一个郊区,你跟我说五千块一个平方,鏡装房又怎么样,鏡装房也值不了这个价啊。你还说送,怕是藝们去死吧!”

    就算秦云非常克制,但是这话已经说得算是很难听的了,在他看来,苍妙这就是空手套白狼来了。

    如果按苍妙的脾气,根本不会给秦云半点面子,起身走了就行,没工夫再跟秦云废话。

    不过现在情况有点特殊,顺风顺水这么多年的苍妙现在处在进退两难的局面了。要是方长在她面前,她肯定会狠狠地咬他两口,都是这臭小子给害的。

    不过转念一想,都怪自己要强,真是求强得墙了。从小,苍妙就拿自己当男孩子看,就算没了大哥,她也能撑起这个家来。所以这一次的选择上其实是愿不得方长的。她有这个野心,就必须得应付眼前这个局面。

    五亿的资金四亿贷款解决了,还剩一亿的工程启动资金,苍妙心里的计划就是拿这周边的厂家下手,以集资的方式启动工程,这样一来的话,有家具商城和车行的收入不断注入资金,很快就能缓过来。

    花本是她选择的第一家厂,因为这家厂的福利原来是最好的,说白了,就是秦云比较有人情味,为员工考虑得比较多。

    不过人情味归人情味,架不住秦云骨子里是个老顽固的现实,一旦他认定的事情想要再说服他的话,难度就有点大了。

    随着秦云这伤人的一番话出口的时候,气氛变得冷了下来。

    苍衡在旁边感觉到无所适从,有些犯烟瘾,正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名称,苍衡顿时兴奋,冲两人笑笑,指了指手机,示意自己出去接个电话。

    然而看到苍衡嬉皮笑脸的样子,苍妙的嗅潿已经快崩了,她在这里顶着人家泼凉水,想把第一笔生意做成,这个当弟弟的帮不上忙在旁边助助威也好啊,居然敢跑出去避风头,好气啊!

    而苍衡丝毫也没有感觉到他姐的怒气值增涨,迫不及待地吸起电话来,“嗯嗯嗯,你说你说”

    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在点烟,方长笑道:“跟你姐在外面谈业务?情况怎么样啊?”

    咔咔两声,火苗窜起来后,苍衡脟了一口,享受着第一口香醇,慢慢地蛡惻青烟,叹道:“老大,情况不太好啊,我姐怕是遇到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