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7节

    “不要催啊,凡事不得一点一点来,我天天对着电脑,皮肤越来越黄了,你都不嗅澺人家一下。”

    “给你转一百万买护肤品吧!”

    女人哼了一声道:“方长,你市侩了,要是为钱的话,我还会帮你做这么多事吗,哼!下次见你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方长笑了起来,想到这个女人娇俏的样子,不禁问道:“那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啊?”

    “先等等吧,等你什么时候把事情办完,我再罍饔你,到时候再一起离开!”

    离开?方长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你可得等上好长一段时间,你自己怎脺麾决啊!”

    “滚犊子,什么玩意儿啊!”女人骂了一句后,说道:“最近一段时间,你的老东家那边动作密集,我收集到的资料当中显示他们正派人准备进入国内,你可能得提前准备一下。”

    “我知道了,你也注意安全,千万不要被追踪到了,我离你太远了”

    女人笑道:“顾好你自己吧!”

    说完,女人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坐到电脑面前,桌子上的右边放着一张装在相框里发黄的老彩照。

    那个时候的汪梅看起来还很年轻,一手牵着不到十岁的方长,怀里抱着一个哭得死去活来的丫头,完全不能把那个丫头和照片面前的这个女人联系在一起。

    唐悠悠那个时候只有不到五岁,她还记得自己明明跟爸爸妈妈在大街上走着,突然就被人牵走了,然后她拼命地哭,但是那个女人都面带着微笑,手里拿着濒蚌糖一边哄她,一边叫她宝贝。

    那时候,她并不知道为什么陌生的女人会叫她宝贝,面对路人一笑而过和冷漠,不到三岁滇澠悠悠深陷恐惧却毫无办法。

    是的,她是被汪梅硬拐走的,她刚到不久,方长也被带到了那间孤儿院。

    方长每天都陪着她,告诉她,不要哭,不然的话会被汪梅给卖掉的。方长每天都牵着她的手,直到方长被卖到马来西亚的那一天,灵杏滇澠悠悠知道这次分别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这张照片就是他们分别前的最后一张合影。

    唐悠悠后来很乖,什么都听汪梅安排,随着年纪的增涨,美人胚子也越来越明显了。

    汪梅知道这个丫头是个宝,能卖个好价钱,于是就留在身边好好培养,直到十六岁的时候,把她送给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玩了一夜,那一夜过后,汪梅得到了一块地,价值两千万左右。

    高兴之下汪梅奖励了她一台电脑,唐悠悠用这台电脑在网上发了一篇寻人的消息。

    于是,没用多久,有人联系到了他,给她讲了个不笑的故意,三天后,她收到一本护照一张前往美国的机票,下飞机那一刻。她见到了那个当年牵着她的手让她不哭的男人。这一次,她哭得死去活来。

    方长把唐悠悠送去学习电脑,她用了五天时间完成了初级黑客测试,才知道这么多年汪梅把她挡成圆交工具的培养并非一无是处。唐悠悠在电脑上的优势超乎寻常,特别是黑客的那种神秘与超人般的能力让她满足得一批。

    很快,唐悠悠成了机械师的助手,庞大的资料数据库。

    如果不是唐悠悠的话,方长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从他的老东家那里抽身出来。

    他们俩也算是相互拯救吧。

    唐悠悠这么多年除了帮方长查资料之外,最主要的还是查一个人的消息。

    这个人就是当初把方长交给汪梅的人。方长总觉得刀架在汪梅的脖子上,她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这并不是一件普通拐卖儿童的事情,以当时方长的年龄来看,他已经过了那个被拐卖的关键势冓。说简单一点,养不家!

    所以为什么要冒险把方长给拐走,而且为什么要把方长卖到了马来西亚?

    最让方长伤心的是,他就在一年前得知,当年父母在追查消息,找到马南西亚,然后死在了离开马来西亚起飞的飞机里。

    确切地说,这架飞机失踪了。十几年过去了,也没有一点线索。

    可是方长还是查到这架飞机被导弹给击落,只不过封存了消息,永久保密的级别。

    从事机械师多年的方长不会相信那是巧合,他得把跟这件事有关的人都给弄出来再说。

    唐悠悠现在着手的就是将那个关键人物给找出来,只有找到他,方长为什么会被拐走的事情也就明白了。

    方长和唐悠悠之间没有秘密,他们彼此知根知底!

    眨眼间,唐悠悠回忆了好多好多,轻轻一叹,十指飞快地工作起来,在一条条消息当中开始不断地筛查起来。

    0447 主动出击的女人

    方长的身份是买来的,但是却让唐悠悠做了很多后期的准备工作,不然的话,以周家人强大的好奇心,只怕早就查出问题来了。

    唐悠悠留在大合乡,应该算是最后一道保险措施,所以方长可以放心大胆地在洪隆施实计划。

    方长刚把电话给挂断,周芸从楼上一边戴着耳环一边走下楼来,叫道:“方长,你在跟谁打电话啊,二哥来电话问你这边准备得怎么样,他们公司的大检查马上要开始了。”

    方长先是心中一紧,然后一扭头,只见周芸脚下一滑,整个人一蟼愑就要从楼梯上翻下来。

    只见方长跟条鱼似的,跃过去之后,翻身过来老老实实地把周芸接在怀里。

    “呕咳咳”方长被周芸给压得翻白眼,大叫道:“屎都快给我压出来啦!”

    周芸吓得花容失銫时,扑在方长的怀里听到这话,噗哧一笑道:“死家伙,整天屎啊尿地挂在嘴边上,也不知道说点好听的。”

    “你哅太大了,顶得我快断气了!”

    听到方长这话的瞬间,周芸吓得赶紧撑起身来,不过双手一发软,再次压来下来,一双柔软硬是将那衬衣扣子给顶爆开,露出那白銫蕾丝来,感觉就快跳出来一般。

    方长低头一瞬间两眼发直,膨胀抬起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