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5节

    李华差点被这如闷棍的一番话给敲晕过去。

    厚厚一叠的证据放在桌面上的时候,李华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战战兢兢地看着方长道:“这位大哥,贵贵贵姓啊!”

    “别再偷偷瞄沙盈,她不是你能消费得起的。”方长淡淡地说了一句后,并没有回李华的问题,而是直接说道:“妥了你的白大褂吧,去这个地方教书比较适合你。”

    说着,方长把一所特殊的学校资料递到李华的面前,李华当场咂舌惊慌道:“当医生是我的梦想。”

    “你的梦想是挣钱!”方长马上又递了一张银行卡到他面前道:“这里面是一百万事成之后,再给你两百万,三个月内你能完成我交待的事情,你同样可以回来当医生。”

    李华本来想当场拒绝的,一百万?哼哼,开什么玩笑,再过两年,一百万也就是一两年而已,现在可是李华的事业上升期。不过当他听到还有两百万,并且三个月就能完事的时候心动了!

    李华是个聪明人,现在房价涨得太快,如果不抓紧时间的话,谁知道再等上半年会涨成什么样呢?

    李华咽了一口口水,定了定神,问道:“你让我去干什么?”

    “这家学校里有个叫唐迅的男生,把他弄出来,办法很简单,取得他爸妈的信任,在离校许可证上签字,带他到洪隆乔山镇来找我,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方长说道。

    “这么简单?”

    听到李华的话时,方长都笑了,哼道:“这家学校的校长是这段时间的大红人杨信!”

    杨教授?李华当场就炸了,心中狂跳,对这个杨信他太了解,这狗曰的就是个人渣啊,号称网瘾是鏡神病的鼻祖,拿电休克强制进行治疗就这家伙弄出来的。这人号称鏡神疾病领域的专家,而且有国际鏡神卫生组织颂发的专业证书,开办的戒网瘾学校在全国着很大的影响力,并且还上过新闻的。

    不管这位杨教授有多么火,反正李华知道他就是个败类,而且也不可能是鏡神科的专家,这人应该是个骗子!

    这个李华一定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他跟杨信,无非就是乌鸦和黑猪的区别,谁比谁黑啊?

    李华没有过多的犹豫,伸手把卡攥在手里,干笑两声道:“不知道这卡的密码是”

    “你进学校任职的时候,密码会告诉你的!”

    听到方长的话,李华点头道:“好的,那我明天一早就去办理手续。”

    李华前脚一走,沙盈的脸銫就沉了下来。

    “怎么,嗓子不舒服吗?”

    “讨厌!”沙盈抓着方长的手使劲一晃,撒了半天娇,才说道:“我姐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吗?”

    方长叹了一声道:“其实,你不能把你姐当成病人,你仔细想想,她跟正常人又有什么区别呢?这事我倒不认为是强迫,只是怕你难以接受,所以才没告诉你。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可能是两情相悦啊?”

    “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方长说道:“你一直把你姐当病人,就算是病人,那也有情感需求,你爸妈不可能陪她一辈子。你能陪她一辈子,但是只会加重她的心理负担。在男女情感上,她可能比你理渴求。如果真是男女双方自愿,你又何必这么执着?”

    沙盈无法反驳,因为方长的话实在很有道理,于是打定主意要找个时间跟她姐好好聊聊。这时,沙盈转而问道:“这个唐迅是什么来头,还用得着你亲自弄个鏡神科的医生过去捞人?”

    方长无奈地说道:“这个世界有多少天才就有多少无知的人啊。唐迅就是那个天才,他爸妈就很无知,居然把这么个超级天才送到戒网瘾学校去了,摊上这样的父母真是能把人气死。我答应了一个人,要把他救出来,算是还人情,也算是给公司找个技术型工程师。”

    “这么牛?”沙盈吓了大跳,叫道:“戒网瘾学校还有这么厉害的人,我怎么这么不信薄?”

    方长笑笑,并不解释。

    【作者题外话】:感谢憨特兄弟的打赏支持咯,出神入化谈不上,你们看得爽就行了。

    0445 龙江之畔

    龙江省最北边的大合乡。

    万里无云滇濎空预示着未来几天同样是晴天。今年的第一场雪比往年晚了至少十天了,看样子,还会继续再晚下去。

    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人在这个午后把一只杀好的鷄扔进热汽腾腾的滚水当中,指尖儿飞快地将它身上的毛拔光了,然后在炭火上把毛桩子给燎了干净,这才用一把锋利无比的小刀把它给开肠破肚,将里面的心肝脾肺肾肠给一包掏了出来,用热水洗洗干净,放一边的木头盘子里备用。

    拿出葱姜蒜,拍碎切末,放进碗里,取出昨天从邻居家买来的蜂蜜,舀了几勺子进碗里,再倒入少里的料酒,加香油、盐、酱料,调匀备用。

    将就刚的破鷄肚子的锋利小刀,把右手边一大盘子的生板栗给一个一个地剥了壳后放进木盘子里,将刚才调好的酱料一点一点地涂抹在那只鷄的身上,剩下的,淋上去就好。

    这一大盘子直接塞进土瓮当中与炭火呆在一起,关上小窗口,焖起来!

    做完了这一切过后,女人又准备了几个小菜,将切片的牛肉给拌了拌,然后摆上桌。

    大约一个小时后,从瓮里取出那只金黄油亮的焖烧鷄来放在桌子的正中,然后拿出相机来摆拍。

    不管从哪个角度拍出来的照片,都是美食杂志中的推荐,光看看图就已经让人口水长流。

    女人的皮肤很黑,手很糙,一看就是长时间被紫外线洗礼的干活人。

    周尧坐在院子门口的木桩上已经看了很长时间,早上就没有吃东西的他,在这个午饭的店看到这些桌上的美食还能这么淡定,也是不容易。

    “大哥,看了这么长时间,你不饿啊,过来吃饭吧!”女人盛了一碗松软的米饭放在桌子上,再摆了一双筷子。

    周尧没有客气,站起来跟头熊似的蹦到桌子边坐下就开始吃了起来。

    女人微微一笑,掰下一只鷄腿来放在他碗边的小餐碟里,周尧看也不看,拿起来就啃,这熊样把女人看得咯咯直笑。

    “你们城里人现在都这么饿怂吗,跟没吃过饭似的!”

    周尧全当没听见,这个点可是祭五脏庙的时间,哪有工夫吃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