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3节

    一句话怼得柏光禄整个人都不好了,能源单位靠地产发家,这是柏光禄搞出来的。他是学经济的,他深知在时代飞速发展的今在,人口带来的经利是非常可观的,那么具体体现在哪儿呢?

    衣食住行(吃喝嫖赌)!

    只要是跟这四样沾上边的都赚钱,让企业赚钱轮不到柏光禄来騲心,他要思考的是怎么让南方局的员工赚钱,在合法的范围当中,让他们衣食无忧地在前线打拼。

    于是,他从“住”的方面开始下手了。

    乔山镇再热闹,那也是农村,柏光禄当初跟苍仁一合计,搬!

    没错,这点子是柏光禄和苍仁决定的,第一次让野外作业处的人把兜里的存款拿出来在洪隆市区集资建房,均价四百八一个平方。

    交房的时候,他们到手的房子就已经涨到一千二,再过一年涨到二千四。

    不管野外作业处的员工有没有买房子,反睚他们住在贵的房子里觉得很有底气,走起路来都带风。

    然后在几年前柏光禄再次与许杰合计,把几个下属处级单位全都拉到都城,来个大集合,对地方经济打击的同时,让这些下属单位的普通员工再次得到资产滇濁升。

    三年前在太湖区买下集资房的野外作业处员工给出的均价是二千七。

    去年,都城作为省会城市大量的功能区扩建与卫星城市的协同发展,让太湖区直接起飞,不到两年,太湖区的房价翻了七倍!

    是的,是七倍。许多人觉得很夸张,觉得是炒出来的房价,直到中介在楼下把现金摆在桌面,一百万一百万地收现房时,野外作业公司的员工们才知道他们真的发财了。

    只是这些人当中没有机械厂的人的份而已。

    当然,这不是柏光禄能顾得过来的,他的任务是把一大部份人带富起来就完成任务,其余的,也不是他的责任啊!

    就这样,柏光禄的地产经济一蟼愑在国能圈子里火了起来,有人调侃说,搬搬搬,搬一次富一次,这次搬都城,下次得搬京城了!

    当然,这也让柏光禄在圈子里变成了一个笑话,称他为能詼麋的地产系。言外之意,就是伯光禄靠搬迁来往口袋里装钱。

    其实方长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他的话里只有玩笑,没有事实。

    跟方长打过交道后,柏光禄知道方长是个可怕的年轻人,当然也知道他不是一个胡说八道的年轻人。于是一本正经地说道:“方长,苍仁跟我是多年兄弟了,一句话,你跟苍家之间是恩是怨?”

    “恩!”方长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给别人解释自己做事的用意,不过看在你跟苍叔都是长辈的份上,我不瞒你。苍家对我有恩,至于是什么恩,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怎么样,柏局长,第一天当局长的感觉怎么样?”

    柏光禄哪里知道他这把年纪和地位的人居然会被方长这个小年轻调侃。更不可思议的是,柏光禄始终认为他这个局长的位子是方长给的。

    这种想法如果被外人知道了,肯定会以为他受刺激疯球了!

    伯光禄老脸一红,冲方长瞪眼道:“你笑话我吗?”

    “没工夫笑话你!”方长看了看时间道:“局长这顶帽子够大够重,脖子不够硬怕你被压塌了。”

    “说得有道理啊,这种心理压力的确让我难适应!”柏光禄苦笑道:“原来有什么决定的时候人,只要扔给许杰就成了,这个人虽然贪恋权力,但是算了,不说他了,我今天约你就两件事,第一件事我知道答案了,剩下一件是关于思维塔克的,方长,我需要你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我们跟思维塔克之间一定得是势成水火吗?”

    方长瘪瘪嘴道:“那就得看是谁的动作快了啊,你就是因为遇到了我,所以动作一定会快过他们,这帮老外啊注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只不过我们不能太强势,先把他们弄进来再说吧!”

    柏光禄听得不是很明白,于是问道:“我不是太明白,你说清楚一点。”

    方长笑了笑道:“你知道思维塔克的前生是干什么的吗?”

    “这个我倒是没有研究过啊!”柏光禄居然被一个小年轻给问倒了,有点难堪。

    方长没有卖关子,笑道:“这家公司最早是搞下水道设计施工的,参与过的最著名的工程就是巴黎的下水管道设计。也许是地方小,对立体空间的利用与设计总是在全世界这个领域领先着。这么一家背景的能源公司,他们的核心技术是收购的,靠着先进的装备与钻机在全世界胡乱地打洞,但是真正让他们赚了大钱的却是后期的服务,其中就包括地下的油气管道建设!”

    柏光禄的脑子飞速地转动,方长每多说一点,他的心就更惊讶一分,到最后,他的嘴已经合不拢了,这才明白,方长准备拿下洪隆噎化气储备厂站,并不是为了给他出口气,关键是这个厂站成立背后的浩大工程。

    这样的工程一旦启动的话,未来十年绝对会造福一方百姓,关键是这背后的商业价值

    柏光禄的心开始狂跳,这小子的眼光啊,真是让人不敢小看啊,原来思维塔克一直图谋的都是后期的配套发展。这一看就是把国内的国情研究透彻的结果啊。

    想到这儿,柏光禄再也无法淡定!

    0443 鏡神科的医生

    方长知道柏光禄的心思早就放在接下来南方局的工作侧重点的划分当中,所以谈话到这里,方长就觉得差不多了。

    “伯叔,你也是我的长辈了,以后常来洪隆坐坐,我还有好多地方需要向你请教呢!”

    一见方长的客气,柏光禄跟疯了似的,疯狂地摆手道:“别别别,你向我请教?得了吧你,千年狐狸鏡一只,少跟你打交道总没错。对了,设备什么的,局内要展开一次彻头彻尾的清查,所以野外作业处那边,不需要你们卓越的鼎力相助啊。”

    方长已经猜到会有这么个环节,抓紧时间把局里的核心岗位都换上自己的人,来一次彻底的大换血。

    听到柏光禄的话,方长忍不住提醒道:“周期别搞得太久,你一句话让人听岔了,下面就不知道有多少要跟着倒霉,这事吧,差不多就行了。”

    “是是是,这个请你放心”嗯?等等,不对劲啊,怎么感觉像是被方长在训斥一样呢?

    等柏光禄反应过来的时候,方长早就走远了,特么的,被一个毛没长齐的臭小子教做人,感觉太憋屈了。不过柏光禄还是如释负重地叹了一口气,面带着微笑地看着方长,这么变态到底是为了什么才窝在洪隆那个没有潜力的地方呢?

    想到这里,柏光禄对方长的好奇心是越来越重了。

    离开街心公园,方长接到了周芸的电话。

    “孟总把近期龙山区块的任务交给我们了!”

    听到这话时,方长早有准备地说道:“让老耿过去吧,有他在那边盯着,大家放心一点,也免得他在家里磨皮擦洋地浑身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