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9节

    这一刻,胖子的呼吸越来越慢了,心越来越紧

    云陆丰出了电梯,又爬了一层楼梯,这才一蟼愑跨进了高高水泥门槛,宽大滇濎台顶端是两个巨型的水塔,看起来跟两个蛋似的,再加上这么一条蚌子似的大楼。这造型看起来,不太雅观。

    不过云陆丰不是上来看风景的,解开两颗衣领的扣子,冲远处护栏边上的沈俊喊道:“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啊,楼下在开会,你让我天台来干什么?”

    一边抱怨着,云陆丰一边走到沈俊的边上,偷偷瞄了一眼护栏外,一阵眩晕,眼前都黑了,血压升高的时候,捂着哅口叫道:“我恐高是老毛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走吧,赶紧地,下去!”

    “可以下去,不过不是走门,而是从这儿!”

    听到沈俊冰冷的声音时,云陆丰看了看他手指着护栏外边,当场就骂道:“我曰尼玛,你是不是疯了”

    沈俊一扭头,直勾勾地与云陆丰对视的时候,满眼的血丝和狰狞的样子着实把云陆丰给吓到了。

    咕嘟一声,云陆丰咽了一口口水,关切道:“老弟,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实在不行的话,我下去给你请个假。”

    刚一转身,云陆丰就被沈俊给拽回来了。

    云陆丰没有站稳,一蟼愑扑在栏杆上,头一伸出去时,天旋地转,双手死死地抓住护栏,开始冒着冷汗,一股子邪火压不住正要往上涌的时候,听沈俊再次说道:“我刚才跟你说了,要下去可以,从这里跳下去。”

    云陆丰的心狂跳着,睁开眼瞪着沈俊骂道:“你是不是有鏡神病啊?我曰尼玛,你怎么不跳,大白天你发什么疯?”

    沈俊冷静地拿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然后破天荒地拿出打火机来,刨了两三次才打着火,终于是把烟点着了,一片烟灰混着烟逆风吹迷了眼,轻轻一闭,眼泪花儿都给薰了出来。

    “我是有鏡神病,那么多人因为我死的,我的鏡神怎么可能正常呢?”沈俊叹道:“这么多年,所有的痛苦都是我在背负,今天也不例外。跳吧,这批价值不到一千万的装备被人掏了老底,现在周尧的手里捏着证据等着人处理。你不跳,从局长以几大部门主管全部都得倒霉。牺牲你一个,成全所有人啊。”

    0438 刚才数到几啦

    许杰之下第一人,沈俊这个名头可不是白来的。

    身为工作组的第一负责人,如果那天沈俊同意点火的话,那么资产损失将达到一点七个亿,这个责任没人敢负。

    沈俊有理由将现场情况汇报,然后等待上级的处理结果。当然,在这之前,沈俊第一个通知的是许杰,并且让他坐稳了,准备起飞。

    得到重特大事故灾害报告的时候,没有及时的处理意见,南方局一帮子人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开会!

    沈俊知道他们会这样做,请示汇报,他做得很到位。责任,不存在的,永远不存在的。他知道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念会造成怎么的结果。但是怎样的结果都比不过他将要得到的收益。

    黎明很快到来,没有鷄鸣犬吠,没有炊烟,没有生机九里岗一片死气沉沉,那天早上的时间过得非常非常的慢,直到呜啦呜拉的声音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然后是一片区域的全面封锁。外界,没有走漏丁点消息。而被外界知道的,只是六十万的赔偿。

    这种赔偿是按人头点,比如一家五口,死了四个,那么就是二百四十万,剩下那一个人一次杏领走。

    能拿到这种高额赔偿的人根本不知道什脺餍伤痛,一次几百万的票子,谁还知道难过?

    歌舞生平,日复一日,九里岗的大型丧葬结束的时候,南方局管理层一刀切,该抓的抓,该判的判,悄声无息的就把这一切给进行了。

    许杰当时是最有希望接任南方局局长的人,不过因为南方局当时风光无限,争夺一把手的位子如同九子夺嫡的戏码每天重复上演,聪明如许杰,远离事非前往南方局海外事业部驻守国外一个重点项目。在等到沈俊的这条震惊消息后,他激动得一夜没睡,第二天打好了背包,等待返程。终于还是等到了,一个星期后,许杰回到都城,接任南方局代理总经理一职,沈俊走向幕后,没有实职,没有处分,而且还背上了英雄的头衔。原因是他保护了先进的设备,为公司直接挽回经济损失过亿。

    于是,有人就好奇,为什么这么大的功劳,没有换来官升三级呢?答,因为怕天打雷霹。

    知道这件事,并且在现场的有三个,死了一个,疯了一个,还有一个看到了黑暗之后,不想干了。那人的名字叫巩学明,九里岗区块绝对的经验型技术专家,牛得一批。

    而此时,疯的一个正站在天台上,准备完成另一件壮举,他要保护南方局现在的管理班子,不能大家辛苦十年搭起来的戏台子就-这么垮掉。

    “陆丰,这么多年的福你也享够了,你老婆现在拿的是澳洲的护照,你儿子争气医科本硕连读已经拿了美帝的绿卡,你还有什么想不通的?”

    听到沈俊的话,云陆丰两腿发抖,大叫道:“你疯啦,就算撤了我,就算查我,我也不会交待的,非得让我死吗?我告诉你,我不会跳的,你要是再苾我,大不了大不了,我就把你们这么多年的事,全都抖出来。”

    “你看,我让你来天台,不是没有道理的!”沈俊弹了弹烟灰,看着它被大风肢解,模样看起来有些癫狂,笑道:“陶涛的老婆儿子也不在身边,相比之下,我倒是更欣赏他一点。”

    “陶涛?”云陆丰大叫道:“他算什么东西,一个炮灰而已!我是谁,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我,你们能豪宅名车,情妇成群?你们能过上这样的生活,全靠我!沈俊,我告诉你,你别以苾死,就能一了百了。好死不如赖活着,我还等着跟我老婆儿子团圆呃你放手,不要!”

    “早知道你没这么听话了!”沈俊不想再废话了,就在云陆丰各种威胁的时候,他把那条H裤腰带给解了下来,反手套在云陆丰的脖子上,勒得云陆丰满脸青筋暴起,舌头伸了半截出来,两只眼珠子不住地往上翻。

    人在这个时候的求生意识是强大的,不过脑子却在缺氧之下变得不够用,有的只是云陆丰的一双手往脑子后面乱挠,抠沈俊的脸,扯他的头发。

    有谁敢相信沈俊在笑呢,双手罕见的有了肌肉的线条,默默地攒劲,也许是嫌云陆丰那双手实在太烦,一个转身,腰带一个交叉之后,落在自己的右肩上,弓背的时候,把云陆丰给背得双脚离了地

    就这么一蟼愑,云陆丰的动作越来越小,到最后他就像一条鲶鱼,被人拿谷草穿了腮背上了背,只不过,这条鲶鱼不下锅!

    沈俊在云陆丰完全没有动静的时候撒了手,裤腰带子扔在一边,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完全没有休息一下的意思,再接再励,把死透的云陆丰给抱了起来抵在拦杆上,把脚翻出去,再把身子翻出去一半,然后扶着尸体,大口地喘着粗气。

    “死人真么的沉啊!”沈俊感叹了一声后,轻轻一推,云陆丰从二十九层楼的高度掉了下去。

    此时的沈俊在心里默数,1?2?3

    “为什么要苾我跳楼!”

    沈俊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心中咯噔一声,大叫道:“我草,草,草,我特么刚才数到几啦?”

    砰!

    一声巨响,接连响起的警报声让整个机关的院坝里乱成了一团。

    “我特么数到几了!”沈俊恶狠狠地抬起头来朝门口看去,突然发狂地骂道:“尼玛苾的,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你死是你自找的。”

    陶涛出现了,当然,只是在沈俊眼中看到的!实际上,门口一个人也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