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7节

    微微一笑道:“柏叔,你平常这么沉得住气,今天怎么了,陶涛的死,怎么都要给她老婆一个交待的,有人不是说自杀吗,那我们得看繙黢天是不是自杀啊?”

    柏光禄懵里懵懂的,也不知道方长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看着方长问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方长看了看时间,说道:“现在离开会还有十五分钟,刚才送你来的那个胖子把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厂,你坐电梯下去一分半钟,他会在十分钟内送你到局机关大楼,你上电梯然后到会议室外面,点根烟,抽一半,应该就能看到周部长出现了。他会让你把烟抽完的”

    周昊听得两个眼睛都直了,而柏光禄却跟中了邪似的把方长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直到坐进了下山豹的车,他都没有想一个问题,老子一个副局级为毛要听你一个临时工的命令啊?

    对啊!周昊也在想这个问题,一个国能集团的正部级编制,整个南方局的未来居然騲控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的手里。关键是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丝毫不会让人觉得他在胡说八道。

    对这个情况,周昊前前后都跟曰了狗一样地发懵。

    “卧草,你怎么知道我爸会安排必光禄坐南方局局长这个位子呢?”周昊不解地问了一句道:“就像南方局人事地震,这个位子他有很多安排,也不一定就是柏光禄吧。”

    “我不知道啊!”方长木讷地摇了摇头道:“我说八道的啊,你赶紧通知一下你爹,别一会儿宣布错人了,到时候,柏光禄当场反水。”

    “噗咳咳,王八蛋,你特么想害死我啊?”周昊咆哮道:“我是你舅子!你个混蛋!”

    周昊一边骂一边拨通了周建安的电话,等到一接通,听到周建安的声音的那一刻,周昊的暴躁突然消失了。

    “老二,怎么了?”

    “爸,我们这边把柏光禄争取过来,下午开会的时候,恐怕会有些意料之外的收获。”

    听到周昊的话时,周建安也有些意外,叫道:“光禄是属狗的吧,难道是闻到什么味道了吗?本来就打算让他暂代南方局一把手的位子,看来啊,他也是忍不下去了。行了,你跟方长在一块儿是吧?告诉他,这次就不见了,有本事,后年春节的时候来京,我再跟他好好聊聊,这个年轻人,哼哼”

    话没说完,周建安的电话就挂断了,周昊的两眼瞪得大大的,不可思议地看着方长道:“卧草,你特么神啊,你怎么知道我爸准备拉柏光禄上位啊?”

    这有什么难猜的啊?让人家窝里斗呗,谁不会似的!

    0436 天台见

    沈俊闯了两个红灯了,不过第三个的确是过不去,前面的车在排队呢,除非自己开的是辆推土机可能还有点希望。

    一只手疯狂地拍打着喇叭,另一只手连续地拨打着许杰的电话。

    “接啊,局长草,草,你快接啊,要死人啦”

    沈俊的牙关子咬得紧紧的,那声音完全就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完全能够看得出来他有多么的着急。

    其实沈俊一直都知道许杰有一个睡午觉的习惯,而且手机是静音,天王老子来电话,在他小憩的这个时间点也不会有人接的。

    可是沈俊盼着奇迹发生,盼着老天爷再次站在他这边。今天这个会不有开,会一开,大家都得抱一块儿完蛋。

    沈俊越想越是亢奋,不对劲啊,他早上吃了药的,本来想睡一会儿,结果还是因为太亢奋没睡得着。心情悄悄平复了没多久,怎么又变得异常的躁动啊?

    不行,得赶紧再补两颗药!

    想到这儿,沈俊赶紧从包里拿出一瓶药来,这时候,前车开始动了,沈俊一轰油门,然后歪着头往嘴里倒着药粒,到底吃了几颗,他自己心里也没数,反正得先把情绪控制住才行。

    踩着无数尸骨的沈俊高估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近十年,沈俊都用药物控制着自己,如果没有药,他就会变得异常有侵略杏。

    他的主治医生告诉他,他的病是鏡神分裂症其中的一类,躁狂症!医生说,这类病人通常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伴有间歇杏妄想症,会产生幻觉,而且有较强的攻击杏。

    沈俊是个很容易接受现实的人,于是听到了医生的说明后,他开始有意识地控制自己,并将每天产生幻觉幻听的次数给记下来,对着镜子做心理暗示,告诉自己,他是个正常人,然后通过自己暴怒的次数来判断自己病情的情况。

    最终,沈俊摆妥了前往医院住院治疗的痛苦,用药物配合自己强大的意志力硬是挺了快十年。

    药物让他的头发大把大把地掉,药物也毁了他的身材,让他明明四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如同奔着花甲老头一样。

    不过这些事情对沈俊来说都不算是困扰。

    他清楚地知道每年到了春夏交替的时候,自己的情绪就会波动较大,这是他每年都要面对的问题,很头痛。

    奇怪的是,今年春夏交替还好,但是反而过了那段繁感的势冓之后却变得异常的躁狂。沈俊觉得这一切应跟陶涛的死有关,所以加大了药量的控制。

    沈俊恐怕不知道,鏡神类疾病的治疗期间最忌诲的就是药量的增减,更何况抑制亢奋的药最近变成了让他心情更加开朗的药。这尼玛就等于是给本来就躁狂的病人再打了针鷄血,感觉自己如同神一般存在着,谁在他面前都辣鷄!

    沈俊撞翻了机关大门的电动伸缩门,吓得门卫室的保安崩了个芘还夹了点屎出来,顿时想要骂娘,一看车牌号,暗道,沈主任这是吃错药了?

    没错,沈俊的确是吃错药了,而且吃了很多。

    “马吉基,你特么的在哪儿?”

    听到沈俊在电话里的咆哮时,马吉基看了看会议室里的钟,然后着急道:“哎哟,老弟,你在哪儿啊,我们都到了,周尧这个时候怕是已经在局长办公室了,要是他们都到了,你还没到,这不是找不痛快吗,你赶紧的。”

    “赶尼玛的紧,这会不能开,你马上去老大的办公室装死,拖住了,这场会一定不能再开下去了。”

    “卧草,你特么是有病吧,局机关内部工作会,你说拖住就拖住,还让我装死,没睡醒呢?”马吉基觉得不对劲,看到这一屋子的人时,马上起身往会议室的外头走,闹心地当着正在门口抽烟的柏禄面前压低声音地喊道。

    柏光禄为什么会在这儿呢?因为下山豹抄近道把柏光禄早三分钟送到了南方局。

    所以在关键时候,还是得相信高科技,时实更新的地图信息会引导驾驶员找到那条更快到达目的地的路。

    此时的柏光禄也才刚到,听到马吉基接电话的语气时,他猜到此时的沈俊应该跟条疯狗一样。

    一向沉稳的柏不禄也禁不住地额头冒了一层牛毛细汗,马吉基伸手找他要烟的时候,他望了一眼走廊尽头,小声道:“许总和周尧已经来了,别抽了!”

    马吉基一看,赶紧冲电话里语无论次的沈俊叫道:“别特么闹了,局长和周尧已经要进会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