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5节

    柏光禄跟许杰从青葱时代就认识,对许杰,他太清楚了,自视甚高,喜欢听没节騲的马芘话,好大喜功无所不用其极。

    好在这些事在柏光禄的眼中看来都不是什么问题,善加利用之后,就能将它们变成办实事的利器,于是他们就相互利用着走过了这么多年。谁也不打压谁,谁也不拆穿谁,当然,谁也离不开谁。

    柏光禄是个看起来对一切都不上心的人,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人的自尊嗅澵别的强。在他看来,要想得到别人尊重,而不是爬得越高越高,而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把事情做到最好来获得尊重。这三观简直正得无人能比。

    他在南方局这么多年,唯一的一次败笔,可能就出在一个地方,洪隆噎化气储备厂站项目。当时,他在任南方局旗下副局级南方销售集团任总经理,这个项目可是他一手谈成的啊!

    他一直认为这个项目将会为国内的一把标尺,能引领一股能源领域当中翻天覆地的变化。

    然而,卢世海给了他一耳光,让他滚。于是那天晚上,有人替柏光禄在一家满是妹子的会所里跟卢世海干得不可开交。

    那个替柏光禄动手的人叫叶胜,当时他是副经理。事实再次证明,替领导挡刀能升官啊。

    很不巧,那个会所名叫天下一品,属于沙盈!

    走出南方局的大门,柏光禄习惯伸手拦一辆出租车然后回家吃个午饭。他不喜欢一个机关食堂里服务员穿着旗袍搔首弄姿,那些女人打什么主意,他很清楚,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这的确是条捷径。

    一伸手时,一辆野马GT卡在出租车前停在了柏光禄的面,柏光禄也不在意,正准备往左手边挪到那个正在骂娘的出租车去。

    GT副驾的车窗放了下来,一个满脸冒油光的胖子冲柏光禄突然喊道:“大哥,黑车走不,免费拉你去九里岗的封坟堆里转转,你去不?”

    柏光禄站定,再不往前走一步,然后冲那个出租车司机歉意地笑笑,扭头上了GT。

    这一幕,刚刚好被拐弯准备进机关大门的沈俊看到了。

    一向深居简出的沈俊最近好奇心出奇的重,脾气也特别的暴,柏光禄坐出租车那是他的习惯,上了一辆私家车?这特么里面没鬼?

    鬼使神差之下,沈俊决定要眼着去看看,看看这个南方局当中最正直的副总今天要去干嘛。

    下山豹看了看后视镜,生怕那辆车不跟着,看到他跟来的时候,顿时松了口气,听耳边传来柏光禄的声音问道:“九里岗怎么了?”

    下山豹悲情地笑了笑道:“这不是一年一度的忌日要到了吗,那些坟堆里棺材板儿摁不住啊,柏副总,带你去见个人,看看能不能替那些亡魂超度一下。”

    柏光禄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拉过安全带然后扣了起来后,闭上眼道:“开稳点儿,我没吃早饭,怕晕车!”

    下山豹笑笑,没再说话,应他要求时速五十,不紧不慢地朝目的地开去。

    方长回忆着这些从沙盈那里获得的信息时,正跟周昊面对面地坐在昨天的茶楼当中。

    “妹夫,这都饭点了,你不饿总不能拉着我一起陪你饿肚子吧?”周昊痛苦地说道:“我低转糖,一饿肚子就要发火,一会儿怼你,你可不许还手啊!”

    方长微微一笑道:“你要是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肯定发不起来火的。”

    “狗芘,天下两种气,女人的起床气,我的饿饭气,告诉你,连我爸都怕”

    “小方,你怎么在这儿啊!”

    突然一道声音打断周昊的时候,两人一同朝来人看去。

    “柏副总”

    “二少”

    柏光禄和周昊对视一眼的时候,顿时惊讶得合不拢嘴,然后一同朝方长看了过去,此时眼中的震惊是难以形容的。

    方长冲下山豹摆了摆手道:“找个地方吃饭,等我电话!”

    下山豹一扭头转身,与低头进门的沈俊擦肩而过,嬉皮笑脸的胖子没有了笑容时,佛与魔的换位只在一瞬间,让沈俊不禁打了个寒颤。

    0434 柏总还是柏副总

    沈俊警觉地看了身边的胖子一眼,擦身而过的时间太短暂,虽然惊疑但却不会过多的在意。带着些许的疑瀖回过头来的时候,那劲爆的一幕顿时令沈俊眼皮子一跳,果断一低头,围沿着右边一条通道往对面的卡座绕去。

    沈俊的心开始狂跳,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要发生了。

    然而比沈俊更加紧张的就要属柏光禄了,在看到周昊的时候,对视三秒,猛地一扭头,目光横扫一圈,看到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深深地吸了口气,刚要说话,就听方长说道:“柏叔,坐吧,今天这碰面将会决定未来五年南方局的经济走向,听不听全凭你一句话。”

    经济走向?南方局的?柏光禄很紧张,他怕跟周昊见面的事情传出去。

    如果这是在平常的话,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关键是这么敏感的势冓,很容易让人误会他重新站队了。许杰这个人的疑心病特别的重,如果说南方局还有两个人是他信任的人的话,其中一个就是他柏光禄,而另一个就是沈俊。这事儿要是传到许杰的耳朵里,那么多年的辛苦到这儿也有完蛋了。

    方长看了看周昊,后者心中一愣,暗想,臭小子,轮到你给我出难题了?

    周昊平日里在骆叶面前的玩世不恭那都是他作死装出来的。这个睿智的男人从来都不是个普通人。将方长这几天给他捋顺的版图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之后,马上自信地笑了起来,给了方长一个眼神,暗示道,“小子,你给我瞧好了。”

    “二少,我还是先走吧!”

    噗

    卧草,周昊的脸一蟼愑就黑了,你特么倒是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啊,瞥到方长偷笑的时候,周昊特别地窝火,这两天的苾都让他给装了,大家都有腰间盘,凭什么他突出啊?

    想到这里,周昊沉声道:“柏副总,看来我的级别不太够,还是我让我爸亲自来跟你谈吧!”

    “别别别!”柏光禄的芘股刚离开沙发的瞬间马上又坐了下去道:“二少,我想起下午不是还有一场会吗,着急了点,你看既然你有急事,那就说吧!”

    说着话,柏光禄还瞪了方长一眼,怨气十足!

    当然该怨了,谁让方长知道他刚才九里岗回来呢,只是他一个出差路线,方长就洞悉了柏光禄对九里岗动心的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