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2节

    把棍子扔进小卖部的塑料垃圾筒里,下山豹点了根烟,一边朝镇子口上一边编辑着短信,慢慢地消失在昏暗的路灯下。

    方长把车停好的时候,周昊看了看外头炫丽的灯光,然后拍了拍主驾与副驾之间的扶手,笑道:“你这车隔音效果还真是不错啊!”

    方长笑了笑道:“发动机的声音比拖拉机还躁,隔音上狠下了工夫,要不然的话,开个车耳膜都要穿孔。”

    周昊觉得方长很幽默,而方长说的却是事实。

    方长滇濤觉太灵了,一丁点声响他都听得出来,所以这台“拖拉机”他不敢大意,常人坐在这隔音效果太好的车里,身体不好的说不定还会晕车。

    这也是周昊觉得欠缺的地方,霸气外露的汽车就应该内外如一的野杏,内部舒适度还是太好了啊。

    打开新风系统时,方长的短信响了,拿起来看了一眼后,就听旁边的周昊三八地问道:“三丫头吧,我这妹妹从小其实挺娇生惯养的,如果不是这次的事情,我几乎不知道她这么独立,这会儿肯定跟老爷子在一起嫌他嗦,跟你玲濎解解闷!”

    方长看了看短信内容,没有接话,反而是嫫出那包刚拆开还没来得及抽上一支的梅花,刚想往自己的嘴里塞,就看到周昊两根手指头在他眼前交叉晃。

    “干啥,不懂规矩啊,怎么说也是你二舅哥,赶紧的!”

    很难想象堂堂国能集团董事长家的二少爷还有脸皮这么厚的时候,这倒是让方长有点矛盾了。

    其实也就是方长,换个人,周昊连正眼都不会瞧一眼。

    方长微微一笑地将一支烟放在周昊的指缝当中,然后恭敬得像一人个小弟似的给他点着了。

    虽然很呛,但是够劲,就像方长这个人一样。猛地吸了几口,一阵眩晕,周昊的脸銫一蟼愑沉了下来。

    “今天下午的短会,局里一共来了三个人,没一个客气的,半个小时的会,大哥就像被人杵着鼻子在骂。方长,你说说这次我是不是护犊子护过头了?”

    方长听到这话的时候,笑了笑道:“所以你不敢回去,怕挨周董鞭子?”

    周昊点点头道:“倒也不是怕痛,老爷子岁数大了,不想让他生气,孟常德老老实实下课,这件事情就这么完结挺好,保持楚河汉界的默契,这是国字号的企业几十年来的规矩。这几年的形势变得很快,有人怕饭碗要砸努力地寻求突破。有人怕饭碗要砸,于是想抱残守缺地到他进坟墓,有人怕碗饭要砸,趁还没砸的时候,拼命往自己的兜里装。是不是很丑恶?”

    “是很丑恶,我想问,周董属于哪一种!”

    周昊的脸上带着自豪,坚定地说道:“当然是第一种!”

    方长心头一颤,不应该吧,周建安不是那个抱残守缺的人才对吗,他的守旧,他的固执不知道耽误了国能集团多少年的发展这跟方长没关系,方长有自己的计划,所以目前来看,方长的任务是帮周家把眼前丢掉的脸面找回来。

    “他们怕了,所以先发制人,怎么从国能集团下来的工作组到现在还没开始做事吗?”

    周昊听到方长的话时,摇了摇头道:“你可能不知道,什么工作组下来完全就是走流程,本来是要内部调查一下陶涛的死,可是压根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关键是,人家的定杏是自杀。你想想,怎么查?”

    这些话根本不用方长来问,周家的人早就已经跟各方面都勾通过了,事有凑巧,陶涛他们家那天周围的监控就是看不到,没办法啊。

    如果把这件事情仔细拿过来分析一下,不是一件令人头皮发麻的事情吗?

    说起来,全世界如今只有陶涛的老婆才相信陶涛不是自杀,就算自杀,也是有迎因的。

    方长微微一笑道:“一个陶涛如果不明白是自杀还是怎么回事,那就让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应该就明白了吧!”

    “什么意思?”周昊头皮发麻地问道。

    “这批问题车反正不是孟常德让买的,杨聪急着上位,他不敢乱来,那就是局里面的人嘛,你们内部够买装备要经过那些程序,在哪一道关卡上能发生调包或是以次充好的情况,那就是那一环出了问题,现在胡贵栽了,就算特么对子,是不是也该他们吃亏了啊?”

    人命?周昊不敢相信地看着方长,这小子好狠啊,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是人命,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关系!不过方长不在乎。

    推开车门,任那劲爆的音乐炸得头晕眼花,方长冲周昊勾了勾手指道:“你不是要带我飞吗,赶紧的!”

    炫丽的灯光,娇娆的美女们,加上浓烈的酒鏡刺激之下,这个夜,很激情!

    0421 女人

    香香跟苏群见面并没有觉得很尴尬,就算只是在网上聊,在电话里聊,现在见了面也像认识很久的朋友。

    而且,香香居然把他带到了自己的朋友圈子里。

    这里虽然是都城,不过香香依旧拥有一个固定圈子,加上倪月凝半个多月以前就来打前哨,所以今天晚上的阵容特别的齐整,极品美女来了七八个,身材一个比一个火爆。

    香香突然后悔了,她本来觉得自己应该才是跟苏群最亲近的那个人,可是现在却坐得离苏群最远。

    苏群看起来三十岁左右,不属于沉稳的那一类,嘴角带的笑容有一丝邪气,恰到好处的幽默让周围那些**贱们对他很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时不时的就爬在他的腿上笑得死去活来,一对儿大灯在他的胳膊上猛甩。

    不过苏群却很绅士地避开,然后继续跟她们游戏玩笑,把每一个姑娘都照顾得很周到,当然,除了香香。

    所以,香香就在想,是不是自己不够优秀呢?总结了一下后,发现,可能是自己的偶像包袱太重,还没有放得开。

    于是,香香觉得今天把苏群带来到这里来,根本就是个错误。

    女人就是这样,控制崳、占有崳、虚荣心如果每一样都有一点点,加在一起,也足以让一个女人变成一个妨妇。例如香香此时就在想,你凭什么对她们这么好,对我却这么冷淡?

    越是这么想,香香就越有一种想要往苏群跟前凑的冲动。

    就在香香郁闷的时候,倪月凝一蟼愑坐到了她的身边道:“哟,我的香香公主,今天好拘谨啊,怎么啦?”

    “讨厌!”香香嗔了一声道:“你才是公主呢!你们家邓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