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0节

    气势敛去的方长看起来随和很多,周芸在一旁责怪道:“你在干什么啊,那是我大哥,你就不能客气点?叫一声大哥会死啊?”

    方长哭笑不得地说道:“我不是还没来得及叫吗,你哥就去厕所了。”

    周昊马上说道:“大哥年纪大了,肾不好,就是这样的,聊不了多久,就得去一次厕所?”

    “你说谁呢?”

    听到这声音时,周昊吓了大跳,冲那不紧不慢走来的周尧笑道:“大哥,你尿完了?”

    周尧也懒得理他这个弟弟,再看了看方长,跟刚才判若两人,听老二说他是个技校生。于是周尧好奇地问道:“方长,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

    “连港市职业技术学校,机电系毕业的。”方长“一五一十”地答了一句,问道:“周部长你呢?”

    “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

    噗

    周昊一捂嘴,差点就把水给喷出来了,特么瞪了一眼,就把他大哥也给征服了,这姓方的小子是特么妖怪吧。

    周尧瞥了周昊一眼,然后再看着方长说道:“我叫周尧,周芸的亲大哥,你也随她一起叫大哥吧。”

    听到这话时,周芸的脸唰地一下人就红了,琇涩地偷偷看着方长,而周昊侧是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周尧。

    他这个大哥做事情向来一板一眼,有自己的节奏,除了老爸,谁也不服,鬼才知道他们刚才相对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反正可以肯定的是,他大哥对方长的欣赏那肯定是不压于自己的。想到这里,周昊就特别佩服自己的眼光。

    就在三道目光注视在方长的身上时,方长淡淡一笑道:“周部长,现在是谈公事,还是叫职务吧!”

    周芸一脸失望,而周尧和周昊都是一脸凝重,心中所想相近,这小子不识抬举啊!

    “我跟你有什么公事好谈的呢?”周尧沉声问了一句道。

    方长对周尧的不客气丝毫不在意,直奔主题道:“孟常德你们是保还是不保?”

    周尧眼睛一亮,哼道,“方长,我知道你很有实力,不过这好像不该你来过问吧?”

    方长根本不顺着周尧的话往下接,而是直接说道:“孟常德在不在位,对卓越下一步很关键,你说一句不保,那么卓越可以及时地更改发展战略,如果要保,我们可以维持原定计划来发展。周部长,现在不斗气的时候,孟常德的问题圆满解决对大家都有好处,你觉得呢?”

    周尧觉得方长这个年轻人非常奇怪,刚才明明还凶如猛兽,这个时候又狡头得跟只狐狸似的,跟这样的人玲濎,他从来都不在自己的掌控当中,这让周尧觉得很被动。

    最要命的是什么呢?周尧居然就是这么短短的十几分钟间,把方长当成了同等地位的人。

    要知道周尧身在这样的企业里,受周建安的影响,等级关念强得可怕,不到这一个级别,连正眼都不看上你一眼。能跟方长坐在同一桌,那是看在他妹妹周芸的面子上。按说像方长这么不识抬举的样子,周尧起身走了就可以。这个时候,他居然有种想跟方长聊下去的冲动。

    “孟常德他的问题圆满不了!”

    周尧终于开口,而且显得非常的无奈。

    方长看了看周尧道:“我帮你们捋一下,在一次交锋当中,你们和对立的势力达成了某种协议,约定的位子就是野外作业公司总经理的位子,所以前总经理叶胜要提前把坑挪出来,让你们的对头安排自己的人坐在这个位子上。是谁都好,反正不可能是孟常德,因为孟常德是你们的人。可偏偏孟常德是一个保守的人,不爱犯错,于是就得走一个过场让他在总经理的位置上待几天,再来一次顺利的过度。可是就在孟常德要犯错的时候,有人亡羊补牢把他的错误给挽救了,加上周二少一个打话打到了南方局,等于承认你们直接出手干预了一次意外换帅的事件,然后破坏了你们双方之前的默契或是约定,导致人家被迫弃子,拿陶涛当了炮灰。现在别人滇潿度给出来了,他们死了一个人,要跟你们对子。现在要看你们滇潿度了。”

    周尧和周昊两人惊恐地看着方长,这小子到底是什么鬼,这一条主线就算差了细节,但是整件事情从逻辑上是没有半点毛病,就像是方长亲自经历过一切似的。

    “卧草,你小子是不是谁派来的商业间谍?国安部?中情局?尼玛,三丫头,你男朋友有一套啊!”周昊首先拍着大腿咂舌叫道。

    周芸脸一红,似乎默许了男朋友这个称呼,也不再解释。

    周尧过了好久,才冷静下来道:“这些是你猜的,还是听谁说的。”

    方长摇摇头道:“道听途说那不是我的习惯,其实这件事情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难推断。机械厂、叶胜、孟常德,这是你们失去的,做生意讲求一个等价交换,我想知道你们得到了什么。陶涛嘛,充其量只是个买一赠一的赠品。”

    周尧哼了一声道:“不用套我的话,我知道你很聪明。那么我们现在说点实际的,孟常德这个点,如果要保,该怎么保,如果不保的话”

    方长直接打断周尧道:“我觉得你可以打住不保的话题了,周董今天没有出现在巡视的队伍当中,但是人已经到了都城,说明他很生气。到了你们这个层面上的人,都爱个面子,谁也不能免俗。不过有人不给你们面子,拿刀架你们脖子上,苾你们亲手把孟常德给料理了,这口气,你们吞得下去?”

    话到这儿,方长贱贱地笑了笑道:“反正我咽不下去!”

    0419 娃娃头

    叶胜算是野作作业公司二十年来最有前途的正处级领导,开创了野外作业处黄金十年,实际上只有后七年。于是我奇查了查关于叶胜的资料,华瑞集团副总裁兼任战略发展总监。这本事,放在国能集团当中就算当不了周董的副手,妥妥一个三号人物是没有问题的。

    国能集团历来有一句话叫,地球离了谁都能转,一来表示国能的人多,其次也是这个企业的一种态度,人才什么的,没所谓的。

    可是像叶胜这种人物的离开,打击不是一二般。他亲手留下孟常德接班,是为了让孟常德守住野外作业处的家业。不过人走茶凉的悲哀只用了不到一个季度就发生了。

    方长和周芸私底下商量的结果破坏了周建安和对头之中的博奕,周建安本来可以换一种方法,让孟常德去一个闲职上待到退休,可是现在面临的局面是,别人要的不仅仅是孟常德离开,而是晚节不保。

    周尧的火不是冲着方长来的,而是在今天下午的临时会议上,有人丝毫没有给周尧留半点情面,表面批孟常德,而矛头直指周尧,一场不到半个小时的会,全程听他一个人比比,一群人看周尧的笑话。

    无奈的周尧一句话也没讲,到现在为止,这火还没消呢。可笑的是,他居然对方长寄予希望,觉得这小子有办法收拾这个局面。

    这时的周尧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他都没办法的事情,怎么指望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

    然而,方长从来不是一个令人失望的人。

    只听方长不紧不慢地说道:“十台南奔,改装设计有严重的质量问题,出厂价不到八十万,卖到野外作业处,单价六百万。孟常德太怂,干不出这种事情来,但是购买清单上有他的签名,这就说明采购计划是一早就定下的。现在只是到时间提货。那么,验货的人是谁,供应商或是中间商是谁,如果要较真,他们占不了多大的便宜。把南方局出手干预这一单采购的人拧出来再说。”

    “你这是让我们跟他们撕破”周尧感觉自己话太多了,不过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再藏着也没意义,叫道:“下棋换子这很正常,不能一无止境地换下去,但最后没有和局,都是输家。”

    “谁特么要跟他们对子啊?我要的是他们赔了夫人又折兵!”方长平静而霸气的一句话,把在场的三人都给惊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