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3节

    周芸等付颖离开后,瞪着方长道:“回家收拾东西,我们今天下午去都城。”

    “这么着急啊?”方长讶道:“不是说好后天才去的吗?”

    周芸板着脸道:“没衣服穿了,好久没逛街了,洪隆也买不到什么合适的,所以就准备提前一天去,怎么,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方长赶紧摇了摇头。

    周芸瞧着方长那怂样,心里好笑,你以为我会把你留下来花天酒地?想得太美!哼!找个机会就拿链子把你栓起来。

    看到周芸那不怀好意的眼神,方长就背心冒凉气。不过紧接着,方长一想到马上要见到的人,就有一种难以形容的亢奋,终于是要见面了。

    周一的早上开完了生产会,野外作业公司的新基地里显得格外的忙碌。

    各科级下分队的领导在散会之后,夹着笔记本回到各队,召集起所有没有出差的员工准备打扫卫生。

    油管作业一队的队长在出差,副队长屈永华嘴里骂骂咧咧地吆喝起来,“你们几个几吧动作快一点行不行,上头大领导马上就要来检查了,要是出了问题,这一季的奖金被扣了,你们自己倒霉。”

    “我曰他妈,钱不发,事情倒不少,打扫个几吧打扫!”韩宇一边骂娘,一边给屈永华散了根烟道:“队长,晚上找个地方喝酒吧,激恋会所来了一批新妹子,妈妈桑的电话我留了,一会儿打个电话,让她留几个哅大漂亮的,嫫起来舒服。”

    屈永华瞪了韩宇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快滚吧,打个麻将都被你家那个疯婆娘把台子给草了,我曰你先人,老子手风正顺,如果不是她,最少赢两万,你特么是不是输不起,专门让你婆娘来救场的啊?”

    “怎么可能?”韩宇咋乎道:“那个死女人已经疯了,我快受不了她了,让我交工资卡,我要是把工资卡交了,还怎么出来混,哪个男人在外面没点应酬,老子早晚把她甩了,队长,你要是不解气,今晚酒钱和妹子钱都算我的。”

    “咦?大气?”屈永华嘿嘿笑道:“那动作快点,打扫卫生你就不去了,赶紧去把场地里的几台南奔车撵出去,特么的让那几个煞比搞个走合保养,半天没人动,喊他们动作快点,再特么不动,我特么一会儿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韩宇一听这话,顿时就来劲了,吴金贵?田原?草你玛,当初就在机械厂吃了大亏,车也开不成了,不过还好,混了个驾驶岗的技师,不用开车,但是一样能跟着出差,手底下还管着七八个驾驶员,比当初还牛。

    要知道屈永华也是被免了职的,不过最后油管作业公司的副经理王自强亲自求,让屈永华复了原职,还给韩宇保了个技师。

    哼!老子有关系,你们以后踩得死我?想到这里,韩宇一边抽着烟一边朝另一块场地正在忙活的机械厂上派人员走了过去。

    吴金贵从四米多高滇潹上跳了下来,取了脖子上的毛巾,防轻轻一抖,噗噗噗地吹着气,把毛巾那些细微的玻璃纤维给吹得远远的,这东西要是沾在皮肤上,能把人洋得挠破皮,根本就没办法再干下去了。

    “李昂啊,这套排气管如果耐得住高温的话,那就比原装的更牛批了,太好装了,幸亏你及时赶来,不然的话,将那一套死的,能把人给憋死。”

    吴金贵一边用毛巾拍着身上的毛疵一边冲上千赶到都城太湖区新基地的李昂说道。

    李昂笑道:“开玩笑,你也不看看这是谁做的,付颖现在可是咱们公司的王牌工程师,还有我方长大哥亲自把关,这东西啊装上去保证好使,这些苾东西不是三天两头喜欢换排气管吗,这倒省事了!”

    “哈哈!”吴金贵大笑了起来,转而道:“不对啊,以后这些大修车又不用我们修,费这劲干什么,跟我们有半毛钱关系啊!”

    李昂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方长大哥的意思是,用野外作业公司这帮玩意儿当小白鼠,拿他们做实验,只要我们的技术成熟了,以后生产出来的东西那就是天价,谁还修这破车挣这点绹费啊?”

    吴金贵觉得这话说得非常有道理,搓着手叫道:“哎呀,还是方长这小子脑子好使啊,我们兄弟跟着他有肉吃啊,不错不错。”

    “别胡说,我们跟的那是周总,和方长哥有什么关系啊?”

    “啊?哈哈哈可以可以,一听就是方长的口气”

    “田原,我让你去把那几台南奔检查一下,你是不是听不到啊?”

    两人聊得正开心,突然被一道不耐烦的声音给打断了,抬眼一看,田原带着人把中后桥的车轮子给装了上去时,那个韩宇就在他背后吆喝着,那态度嚣张到了极点。

    0411 一对贱人

    如果是原来,机械厂的人被这么吼两句,那也只能忍气吞声。

    说白了,那个时候有几个人是把机械厂的员工当人看的啊。

    不过现嘛,好像世道一蟼愑就变了。

    要知道田原可是机械厂出了名的老好人,原来在机械厂的时候,谁让他帮个忙什么的,他都没二话。

    现在面对韩宇毫不客气的命令,田原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慢慢蹲下来,把轮胎螺丝一颗一颗地拧上螺杆,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们那车,我们修不了。”

    “嘿?我草了!”韩宇当场火大道:“老田,你一个修车的,你说你不会保养,那你干什么吃的?我们特么的花钱来养你们一帮废物啊?”

    田原哼了一声,依然不温不火地说道:“我的能力怎么样,我自己有数就行了,对了,花钱养我的是我们老板周芸,废物不废物的,也轮不着你来说,还是那句话,你们那新进的十几辆南奔,走合保养我们搞不了!”

    所谓走合保养,指的就是新车接手之后的第一次常规保养,其实就是检查一下水、机油、电子线路及一般的底盘运载综合车况,前后加起来一台车也就十几分钟,大不了补一下黄油,也就半小时的事情。

    野外作业处这么些年进来的车载设备那都是由机械厂完成的,说到底,这是违规的。

    因为这个保养按规章制度要求,应该由驾驶员来完成。也许是给他们惯出来的臭毛病,现在这些驾驶员一个个都是懵苾地想让为数不多的机械厂员工来帮他们解决这个麻烦。

    不好意思,爷不奉陪了。机械厂所有外派人员只做合同范围内的工作,其余的一概不干。凭什么要干啊?

    “咦?我曰你先人,你脾气见涨啊!”韩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田原这样的怂苾给怼,张口就叫道:“你婆娘是神经病,你是不是也疯了,尼玛苾的还想不想混了。”

    砰!

    韩宇的话音没落,腰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整个人撞在车上,脸都变形了。

    “田师傅人老实,不代表可以被你这种狗杂种欺负,你要欺负人是吧,来来来,来找我!”及时赶到的李昂刚才那一脚还没踹爽,从车侧面取下灭火器,挥了两下,特别有手感地冲那发狠的韩宇勾了勾手指头道:“放马过来!”

    韩宇指着李昂叫道:“你你你看看这是哪儿,这里不是你机械厂,我不怕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