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8节

    依稀记得他说他将初恋的名字刻在了桌面上,就是为了让她轮到那个位子时看到,这样的心思,是不是每个小孩都有呢?

    “嘿!”秦思缘猛地一拍方长的肩膀道:“这学校闹鬼,你是不是中邪了,愣了好长时间。”

    方长回过神来道:“你回去把日用品弄一本目录出来,不然的话怎么跟卡勒的代表谈判啊。我走了,电话联系!”

    把洪隆去掉,把子弟去掉,就叫工业镇中学吧!方长默默地打算着。

    【作者题外话】:感谢憨特、龙飞凤舞两位兄弟的打赏支持!

    0405 一中的尴尬

    任前行的面前放着一诊考之前最后一次正式模拟考的成绩。

    名单上的过线率早在他的预料当中,百分之八十三,过线中上重本线的应该能达到百分之七十。

    任前行对这个成绩不是特别的满意啊,这样的标准在明年的省重点评比当中估嫫着又得差上一点。

    任前行离退休还有十年时间,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洪隆第一中学拉进省重点,国重是不敢奢望了。

    洪隆市一中名气不小,因为它是洪隆最好的中学。

    不过这所中学也有尴尬的地方,因为有条件的父母都把自己的子女送到省里去了。

    教育资源更丰富,好的教学质量是现在家长所追求的实际。

    各大初高中挖墙角也是摆在面前的现实。

    洪隆一中这几年被挖走的人才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让任前行夜夜失眠。

    看到眼前这一张名单,应该是目前学校这样状况蟼愵好的发挥了。

    什么时候,洪隆一中也可以像别的学校那样放开手脚地挖人,那么省重点中学应该就不太远了。

    可是,公办高中的权力就那么丁点大,经费又十分的有限,这些优秀的老师都快留不住了,又怎么能在学生身上做文章呢?

    想到这里的时候,任前行一个头就变成了两个大,禁不住地煣起太阳袕来。

    咚咚咚!

    “进来!”听到敲门声后,任前行下意识地叫了一声,等他抬头一看的时候,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迎到门口去,握住了来人的手道:“小方啊,你怎么来了,是关心柳冰那小丫头的学习的吧。”

    方长被任前行的热情弄得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从任前行的手里接过一张名单,一眼就看到排名第一的柳冰。

    “你的这个小妹妹啊,成绩真是没得说,稳定复习,明年稳定发挥,国内的大学可以随便挑选!”任前行得意地说道。

    柳冰这次模拟考真的考了第一,这是她以前从来不曾做到过的。当方长看到这成绩的时候,也是一脸震惊。

    过了好一会儿,方长才客气地说道:“真是多亏了校长平常的照顾,这丫头最近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了啊!”

    任前行微微一叹道:“也怪我,原来啊对这帮孩子的关心不够,否则的话,柳冰也不会吃那么多苦了。小方啊,按柳冰这情况来看,如果加把力,明年市里的理科状员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一提到柳冰,任前行也是一脸的骄傲。

    要知道柳冰当年进入一中的时候,成绩一直不上不下的,并没有特别的突出。现实的学校里有一种不成文的说法,女生的成绩向来是虎头蛇尾,强劲的趋势往往在小学六年经到初中三年级,然后一不小心开始走下坡路。而男生则是相反,发力的时间段是在高中。

    按照这种推断,柳冰应该不是个女生,她不到一年的时间中从流水平跃居第一,稳稳甩第二名十五分,虽然不是一诊的正规考试,但是已经可以肯定她学霸的地位。

    其实柳冰一直很猛,只不过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显眼的情况下,一直压制着自己的成绩,换言之,她的中等成绩是她刻意騲作下完成的。至于原因嘛,她不想总被那些社会姐针对。

    况且经常被校园暴力,柳冰的嗅潿还是产生了一些变化,久而久之就给老师们留下了一个成绩中等的印象。

    然而现在方长替她解决了一切的麻烦,在离开了家人之后,她已经没有什么好顾及的了,考到第一名,才是她的正常发挥。

    对于这个结果,方长是特别满意的,轻轻地这张名单放在桌面上后,方长问道:“任校长,还记得上次我离开这间办公室的时候跟你说的话吗?”

    任前行先是一愣,然后点头道:“记得,不但记得,我不真的想过这个问题。”

    当时方长问的是,为什么害群之马可以留在洪隆一中这所洪隆市最好的学校里。

    任前行想了很久,学校就是上学的地方,沉重的学业负担让老师只有时间罍魈给学生知识和拽习方法,但是教育不只有学习成绩一部份,那么品行上的缺失,就让一中这样的地方变得不那么单纯,早恋不用说,校园暴力才是最令人头痛的事情,而且屡禁不止,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为什么他们还留在这里?因为公办体制的问题。

    从任前行这里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后,方长看着任前行笑道:“上次我走的时候对你说过,说不定我还可以提供给你一个非常良好的发展平台,既然你也想明白了,那我们可以商量看,能不能合作一下。”

    “合作?”任前行皱眉道:“小方你说的是哪一方面啊?”

    “私立学校!”方长平静地将自己用意直接道出。

    任前行心中一震,惊道:“私立学校?怎么办?手里没有权限,没资金,更重要的是,没生源啊!”

    方长笑道:“一中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老师收入低,学生成绩参差不齐,中产家庭对学校的环境越来越不满,面对已经崛起的私立小学和初中,一中的优势正在慢慢流失。今年九年一中的高中招生的分数线较往年低了十五分,这说明什么?说明招不到人了,学生家长开妈不买一中的账了。初中,就更不用说了,还在义务教育的范围当中,这就等于把什么人都给招进来了,弄得学校是乌烟瘴气的,能选择的家长,肯定不会把子女送过来的。比如读私立小学的,为什么要送到你公办的初中来呢。既然念了私立初中,可以考省里的私立高中或公立高中,又为什么要选你一中呢?这是个恶杏循环,无解!”

    洪隆一中的尴尬处境一蟼愑被方长给说破了,任前行眉宇间的挣扎证明他还在努力地说服自己,可是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显得太苍白无力。

    “小方啊,你刚才说私立学校,是不是可以解决这个麻烦呢?”任前行小心翼翼地问道。

    方长点点头道:“学校的地址已经选好了,就在七板桥,离市区不到十分钟车程,原来工业子弟学校,拿下这一片地方,所有设施都是现成的,翻修就可以使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