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1节

    袁叙东被方长从椅子上提了起来,然后拍了拍他的衣服,然后说道:“老板对你的表现很失望,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这么怂,如果有下次,你的公司就别想在洪隆开了,再给你加几条莫须有的罪名,好像难度也不是特别的大。”

    听了这话,袁叙东猛地点头道:“麻烦在老板面前多说几句好话,你们放心,我的嘴以后很严的,保证打死都不说。”

    方长点头的时候,袁叙东连滚带爬地跑了。

    下山豹这才从地上痛苦地爬起来,皱着眉头道:“老板,你要找实验品,也别找我啊,你看看我这一身白嫩的肉,哪里经得起你这么折腾啊。”

    方长给胖子散了根烟,然后说道:“我就一个问题,为啥当初那人不是你埋的,你自愿背锅这么久。”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噗

    “你还是个文人啊!”小地主大笑道:“你能不能说人话?”

    下山豹嘿嘿一笑道:“那老头本来就是癌症患者,那是他们村子推出来的炮灰,说是死他一个幸福全村人。我尼玛就没想通,推土机也没往前开,那墙怎么就能从他身后往前倒呢?后来我才知道,他儿子跟媳妇在后面推墙。这一对畜牲颠覆我的三观啊,他们冤枉我撞垮的墙,我都懒得解释了,就想看看这一家子极品拿到赔尝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所有人都打起了鏡神来。

    胖子嘿嘿一笑道:“他们全家当天晚上去吃了一顿火锅!”

    听到这话过后,众人一蟼愑緡语了。

    赵海可以为一个没过门的女人牺牲了自己的将来,小地主也可以为了自己的亲姐姐踏入黑道,情愿一辈子翻不了身。

    这兄弟俩听了这事实的时候,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方长却知道,这种事情每天都在上演着。

    深受其害的胖子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也相信亲情是最珍贵的感情。

    “你不失望吗?”方长问道。

    胖子摇了摇头道:“不失望,我看到你的时候就不失望了,一个人保护一个镇子,卧草,这简直就是我心目当中的英雄啊。你不知道,当时我们相邻几个村子都死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多想土地公公突然冲出来把我们都救走。你很像土地爷。”

    听到胖子这话的时候,众人又是心酸又是好笑。

    不过一会儿之后,赵海突然全身一震,看着胖子道:“你特么是哪儿蹦出来的啊?”

    “九里岗!”

    噗

    “什么?”小地主当场就叫道:“老子上次被狗追得到处跑的那地方居然你老家?”

    胖子不知道小地主说的是什么地方,不过他们去的九里岗的确就是胖子的老家。

    那一年的事故死了多少人从来没有一个正式的统计,也没人知道真实的数字。反正胖子的父母在当中。

    那一年他十二岁,南方局最后给他们家按人头的赔尝是160万,包括爷爷釢釢爸爸妈妈,他十二岁,未成年,所以需要监护人,所以他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最终确定他的表姑为监护人,一百六十万只有了三四个月就被霸占,然后胖子辍学开始练习散打,起初的目的就是为了回去对付他的表姑父,后来才发现他表姑父有刀

    “卧草尼玛,你的人生可以写一本书啊!”小地主一把拍在胖子的肩上道:“不难过,哥今晚带你去飘宿,给你叫两个,保证爽死你。”

    啪!

    “你又打我!”小地主后脑勺挨了一巴掌,顿时叫了起来,看到方长也抬起手来的时候,果断闭嘴挪开了步子往一边走去。

    胖子一脸佛样地笑道:“没关系,地主哥也是一片好意嘛我知道一家水疗中心,卧草,那妹子一个个跟仙女儿似的,而且还不贵”

    “够了!”方长打断这两个金虫上脑的家伙继续再聊下去道:“胖子以后跟着赵海,九里岗,迟早是要送你回去的,用不了多久了。”

    胖子听得心头一颤,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方长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

    从这家破烂的健身房出来后,胖子跟小地主去鬼混了,赵海一边开车一边问道:“这就是你把胖子留在身边的理由吗,有他在,进军九里岗会比想象当中要容易很多,对吧?”

    方长笑道:“有准备总比没准备好吧,其实这也不是主要原因,选中他,和住中你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过后都还这么有迎则,而且没有变态,这说明心智是成熟的,意志也是坚定的,跟我一样,能成大事!”

    臭不要脸!赵海在心里骂了一句,不过却不敢说出来,谁知道方长下一秒会不会翻脸啊?

    晚餐约在京中烤鸭馆,有包间,此时厨师推着一辆餐车在包间里,车上的大餐盘中摆着一只暗金黄銫的烤鸭,油脂泛光,香气扑鼻。

    厨师的刀功了得,再将这只鸭子表面连皮带脂加上少许肉片下来,整整齐齐地拼在盘子里。

    灯兇满一整盘时,服务员马上端上了桌,旁边的碟子里不是黄瓜丝大葱丝和甜面酱,看起来让人很有食崳。

    不过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

    段文芳看了看时间,马上扭过头瞥了一眼正在玩手机的方长,知道方长已经有点憋不住火了。

    “薛锐,打个电话问问你们姜总到哪儿了,这早注过了约定的时间了吧?”

    薛锐脸一红,马上冲段文芳说道:“文芳姐,我们姜总脾气不太好,我刚才已经打电话催过一次了,如果再打电话,少不了又是一通臭骂。”

    方长听了这话,把手机装裤兜里,笑道:“薛科长是吧,这样,麻烦你给你们罗中祩愜经理打个电话,你就告诉他,我们能解决今年冬天气荒的问题,让他过来吃顿便饭。”

    “这个”

    段文芳接着说道:“薛锐,让你打你就打,别犹犹豫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