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6节

    “小方,我想知道,你用什么法子改变了苍妙的想法!”

    听到苍仁的问题时,方长说道:“你们苍家自带的好斗基因可不是我能改的,你的小儿子抓住机会就把我往死里踩,要不是我运气比较好,早就被他把脸都打肿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好斗,你也可以把它看成是喜欢竞争,我给他们一个平台让他们跟顺缘较劲,通过这种方式来打磨他们的棱角,矛盾转移了,心思放在发展上了,一致对外,他们不就姐弟同心了吗?至于你的孙儿,哎,二十几年后的事情,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啊?”

    “有道理!”苍仁叹道:“小方啊,叔叔服气了,你帮我们家把这么难的问题给处理,叔叔多嘴问一句,你想要什么?”

    在他们这个层面上来说,相互帮助是非常有必要的,肯定对方的实力,又能相互拉上一把,可视为等价的交换。

    0392 苍家的斗杏

    苍仁期待地看着方长,希望他把目的说出来。

    不过方长想了半天,似乎也没想到一个的东西可以用来当作相互交换滇濙件。

    于是方长笑道:“苍叔,就当是为你当年的一个善举的回报吧!”

    善举?苍仁自己都快笑了,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肚子有多大,坏水就有多少。苍仁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对不起他这个名字。

    如果可以,顺缘集团的实控人只会是他一个人,怎么可能还有苍以怀呢?

    这么多年来,跟他合作过的人谁不希望他全家死绝啊?他大儿子的死说不定就是一场鏡心策划的结果,只不过鉴定为意外罢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大儿子的死让他收了心,像方长这种身份不明的人刚一接近,他没那么多手段,找人干他就完了。因为在他看来,方长这样的人接近他的家人,而且还这么有能耐,目的不可能单纯,宁杀错,不放过。

    现在能跟方长面对面地坐着,已经给足了方长的面子。可是方长居然告诉他自己没有条件,这就让苍仁对方长更感兴趣了。

    “我原本以为你们搞的那块东城内部开标的那块地应该没什么搞头,现在看来应该能赚不少吧?”苍仁话题一转,突然问了方长一句。

    “开始我跟妙妙姐在一起的时候,算了一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利润在十五到二十亿之间。”

    “噗”苍仁一口茶水喷得衣服浉了大片,剧烈的咳嗽之后,一边撑着扶手站起来一边叫道:“特么的,我马上要去公司,这么大一块肥肉怎么能落到别人的嘴里,这不扯淡吗?”

    “他们是你的儿女!”方长哭笑不得地提醒了苍仁一句。

    苍仁全身一震道:“对啊,哎这么多年啊,习惯了,搞地产搞工程,就跟特么的土匪一样,谁碗里的东西都习惯去薅两筷子。”

    方长笑道:“苍叔也不用自责了,这次之所以进行到现在都还这么顺利,主要还是顺缘配合得好。这些年所有外来的地产公司都把顺缘当成了洪隆地产节的晴雨表,但凡是你们家掺合的地方,他们多少都能捞上一笔。也正是因为这次你们没有提前出手,城东的地价只能个地板价。”

    苍仁重重一拍手,气得想要锤哅顿足。一个为了利益居然跟自己儿女都要计较的人,能把生意做到今天这么大,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过了好一会儿,苍仁才叹道:“方长啊,你能把二丫头跟三小子拧在一股绳,就算是我们苍家的恩人了,这个恩,苍家记下了,以后在洪隆,谁跟你方长过不去,就是跟我苍家为敌。”

    听到这话的时候,方长其实很惭愧,因为当年在乔山镇,那个失去儿子的孤寡老人是他苍仁把当初留在乔山镇上的一套平房给了他住,在他疯颠去世的时候,帮他收尸埋在了乔山镇的坟山上,然后立了碑。

    好笑的是,那一片山原本不是坟山,因为有了那一座高高在上的孤坟,后来陆陆续续有人将自己的家人葬在那里,直到近两年加强了坟山的管控,那里才禁止下葬。

    硬要说起来的话,是苍仁对方长有恩,居然弄成现在这个状态让方长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方长和苍仁又聊了一会儿后,突然有人进了茶楼,朝着苍仁直接走了过来。

    两人一见面,顿时眉开眼笑地又搂又抱,看样子感情却是不一般啊。

    而方长在看到来人的时候,马上就觉得,今天还真是走运了啊。

    “你这老小子,来了洪隆怎么也不打个电话什么的,看不起我们这些穷兄弟了吧!”

    来人和苍仁年纪差不多,不过气銫看上却要苍仁好很多,小寸头,带着些许抬头纹,脸上泛着红光,短袖白衬衣的左哅前口袋居然还挿着支钢笑,这老干部的造型看起来挺有派头的。

    听到苍仁的话时,中年男子大笑道:“苍仁啊苍仁,如果你都算穷的话,这洪隆哪儿去找有钱人啊。你这身份跟派头,我可不敢主动找你,到时候被点个名再查查,一裤裆全是屎,我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闭嘴吧大兄弟,你南方局兴建机关大楼和集资建房的时候,可没这么多芘话。”

    中年男子赶紧摆摆手:“得得得,怕你了,我这不是去了一趟九里岗出差吗,马上要回都城,想念洪隆的羊肉汤了,特地过来吃一碗,正好离这个茶楼旧,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你这个老家伙还真的在这儿呢!”

    “老子还年轻得很,什么老家伙!”苍仁白了中年男子一眼道:“这么说你马上就要回都城,这么着急啊!”

    “可不是,上头的大人物下来了,这次阵仗很大,要在局里开一个会,少不了又是一番激烈的交锋,我是真不想回去啊,不好受啊这种滋味。”

    “不想回去就不回去,辞了,来顺缘,我给你个分公司经理干干,年薪两百万,怎么样?”苍仁搂着这中年男子的肩大气地说道。

    “你给我滚一边去吧,读书的时候,老子是你班长,你一直不服气,一直想压我一头,怎么,你现在觉得自己财大气粗,能让我给你打下手了?想得美!”

    这两人一来一回,完全就把方长给忽略了,斗了好半天的嘴,中年男子才回过神来,拉住苍仁道:“行了行了,当着小辈的面,别闹,对了,这是哪位啊,你也不给介绍介绍。”

    “这是方长这个怎脺鏖绍呢,方长,还是你来吧!”

    这特么注尴尬了,方长是没职务的,工作是机械厂的一个修理工,还特么是临时,关键是他这个身份和他干出的事情并不相符,所以弄得苍仁一阵憋闷,想介绍一个人,怎么就这么难呢?

    方长倒是没太在意,而是大大方方地对这个中年男人说道:“柏叔叔好,我叫方长,乔山镇机械厂的员工,柏叔叔你们好久不见肯定有很多想聊的,我就不妨碍你们了。”

    说着,方长冲两人道了声别之后,就离开了茶楼。

    这时,中年男子觉得哪儿不对,于是问道:“老苍,他怎么知道我姓柏的啊?”

    0393 柏光禄

    柏光禄和苍仁想了很久,也记不得刚才有没有提他的名字,弄不明白方长怎么就知道他姓什么了。

    “这个叫方长的有这么邪乎?”柏光禄听到苍仁的话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