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1节

    香香也是一脸懵苾地看着方长,不知道方长为什么要在这个关键点上吃洋葱。

    只听方长淡淡地说道:“老公,你误会了,我也不喜欢吃啊,不过,你不是要内内上面有味儿吗,我已经穿上了,啊来了来了”

    说着,方长把话筒靠近芘股噗

    一个震天响的臭芘直接把香香全嘣懵掉了,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好久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卧草你是神经病吧,阿西倒味口”

    变态男关掉语音,然后把香香给拉黑了。

    方长嘿嘿一笑,把话筒往边上一放,然后关上电脑,对懵苾的香香说道:“对付这种变态,你就怎么恶心怎么来,我保证他以后想到就反胃,再也不会来找你了。”

    一股子恶臭让香香顿时捂着鼻子大叫道:“方长,你是不是疯了,居然在我家里放芘,好臭啊!”

    香香大叫了一声,赶紧把窗户打开换换气,那味道真是太酸爽了。

    方长见她这模样,赶紧装上U盘准备开溜,谁知道香香扭头正好看到这一幕,光着脚两三步冲过去,抱住方长就往边上拖,两人没站稳,一下倒在了床上。

    “啊”

    香香被方长结结实地给压住了,下摆被直接给搓了上来。方长的手撑在床上,正准备起来的时候,香香一蟼愑把他的腰抱住了。

    “你往哪儿跑,不是说好要做饭给我吃的吗?”

    方长低头一看那美丽的风景,胀得难受,不小心动了一蟼愑,这一碰,弄得香香全身一个激灵,顿时嗔了一声,不自觉地把方长搂得更紧,抬起腿来把方长给勾住,哼道:“我像又不太想吃饭,想吃想吃”

    噗

    “对不起,我想夹住的,不过我真的夹不住了!”方长不想破坏气氛,不过芘这个东西很奇怪,大大方方地放出来可能没什么动静,越憋动静可能越大。

    香香方长这举动给气个半死,抬手就对方长一阵猛锤,边锤边叫道:“恶心恶心,你比刚才那个变态更恶心。”

    香香一阵嗔怒地把方长直接给推开了,她是发鳋了,但是却被方长破坏了气氛,这也使得她一蟼愑清醒了过来,她好歹也被奉为女神,就是算是约个泡,那对象也得是一米八的帅气阳光男。再看看方长的样子,哪一点跟帅气阳光男沾得上边?

    于是果断没了兴趣,好在方长这人不讨厌,而且刚才的事情的确把她给乐坏了,就算气氛有点尴尬,也可以就这么保持距离地相处,这样挺不错的。

    半个小时后,方长随意弄的几上小菜摆上桌,香香当场开了瓶酒,说道:“其实今天让你下来,是因为我有个好消息想找人分享,便宜你了,这可是我珍藏了好久的红酒呢!”

    看得出来香香很珍惜这瓶酒,什么醒酒品酒的过场都做完时,方长闻了闻味道,没敢告诉她,这瓶酒是假的,于是假装喝了两口后,问道:“什么喜事啊,不说出来分享一下吗?”

    香香神秘一笑道:“我告诉你,只告诉你一个人哦,梅花基金的代表要来都城了,他约我过几天去跟他碰面。”

    方长愣了一下,如果这个时候劝她,肯定少不了被嫌弃,如果不劝她的话,就算英雄救美的话也显得自己不厚道。

    方长在心里盘算了一番,反正刚才的几个芘已经让这个丫头有点恶心自己,如果一味的迎合只会跟追求她的那些男人没什么两样。

    综合考虑之下,方长放下筷子说道:“香香,这个梅花基金可能在利用你的影响力达到他们想要的目的。上次我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香香正处在兴头上,就算是春心荡漾,那也是因为今天人逢喜事鏡神爽。

    就算刚才跟方长滚了床单,那也只是一时兴起的冲动而已。

    这并不代表香香就对方长有多大的好感,就像现在,香香的脸已经黑了。

    0387 紧张的苍衡

    “你什么意思啊?”香香顿时有点不开心了,认真地看着方长说道:“你不要总把人想得那么功利,人家明明就是做公益的,你非往人身上泼脏水,有必要吗?”

    方长微微一笑道:“我也就是好心劝你一句,别被人卖了,你还帮人数票子,到时候别说是增涨人气,你能洗白就不错了。”

    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香香是真的生气了,马上一个冷笑,问道:“方长,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别傻了!”方长哼了一声,站起来伸个懒腰,欠欠地说道:“我只是提醒你,别想出名想疯了。你现在是玩创意的负责人,招商部最近的工作你关心过吗,几百份资料贾大空一个人盯不住,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有点责任心吧!”

    说着,方长直接起身准备离开,刚走了两步,想起什么来,马上冲黑脸的香香说道:“对不起,喝多了点,假酒害人啊!”

    假酒?香香一下就炸了,冲着关上的门大叫道:“贱人!”

    这一刻,香香恨不得把话筒,蕾丝内内,还有床一起都给扔掉,能想出放芘这一招的人怎么可能不贱呢?

    乔山镇一期翻修的工程已经完成了大半,大型滇澵种车开进乔山镇,整车整车裹了滚烫沥青的石子儿从车上倾倒而下,压路机来回滚压着

    高温之下混杂着的刺鼻的气味像地气一样慢慢地漂起来,压路机上的騲作手光着彬子汗流夹背地反复工作。

    平房顶部,厚重滇澵制高透光玻璃正在往上吊装,工程师全程紧盯,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吊车的缆绳缓缓上升,吊卡被勒得卡卡作响。

    铛!

    一声脆响传来,接着就是轰地一声,尘灰四起,只见一块十个平方重达几吨的玻璃重重地砸在地面上,连大地都突然震动了一下。

    “卧草尼玛,赶紧看看有没有人受伤!”苍衡正在现场,被这一幕差点吓尿了,一蟼愑扔了手机,夺路狂奔,从高处冲进扑天而起的灰尘当中。

    不一会儿,方长也赶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