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5节

    后来这人被迫在放弃续约的合同上签了字,拿了一次杏补偿款想到大临湖承包一片养鱼。这支火药枪当了见面礼。

    后来这人的钱都被严东来给坑了,自己也跳了湖。十年后的今天,严东来死得比他还惨十倍。

    一共酸濙人命,就在这秋高气爽的清晨了结,放下湖村里,也算是大喜事一件。

    人杏的冷漠再一次刷新了龙墨的认知,不过她早有心理准备,习惯了!

    【作者题外话】:感谢憨特兄弟的打赏支持啊,这是连续四十六七天打卡签到了吧,流批!

    0380 怀柔的手段

    段文芳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把一段删掉视频只剩文字的新闻翻来覆去地看了很久。

    她想给方长打个电话过去确定一下新闻的真假,但是又觉得自己太傻,转发超过两万,点击率一上午破二十万,留言更是超过七千条,妥妥的热搜和头条,这还有什么是值得怀疑的呢?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段文芳觉得自己这么多年都白活了,完全没养成一个平静接受现实的好习惯。

    想到这里,段文芳微微一笑,然后拿起座机给一个人打了个电话过去,接通后说道:“薛锐,我是你芳姐,有阵子没联系了嗨,一个副行长而已完全没必要到处去广播通知一下吧这不是关照你来了吗,有个工程,你们燃气公司一定感兴趣是的,可以聊聊,就今天晚上吧”

    袁伟给龙墨倒了杯温度合适的水,这个时候,她坐在办公室当中,面对着袁伟等一众市里来的大人物的慰问,当然,领头的还是卢世海这位副市长。

    “对不起,副市长,是我没有做好村民们的工作,让他们之间的矛盾激化,造成了今天的惨案!”

    卢世海憋得像个炸弹,但是他的无名火却不知道怎么发,往哪发,对谁发。

    憋出一脸叭哭还难看的笑脸来,卢世海叹道:“龙镇长,这事怎么能怪你呢,你已经很勇敢了,这就是我们要树立的典型跟榜样嘛,将自身生死置之度外,勇于保护村民生命财产安全,面对那样的危险,有几个人会像你这样往前冲,挡在群众的面前?你上任才几天?这个赵宏伟,当了这么些年的镇长,居然埋下这么大的隐患,回去之后,建议停下手里所有的工作,先将这件事情解释清楚再作处理!”

    袁伟在旁边听得直点头,他这口邪火一定是得找个地方发泄一下的,赵宏伟的位置敏感,又跟卢世海不是一路人,既然他龙远山的一个人立了功,之前的过当然也得由他龙远山的人来担。

    在整自己人的水平上,袁伟还是对卢世海服气的,几秒钟就能把自己的思路整理得这么清楚,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

    “副市长,这事跟赵主任好像没太大的关系吧,我觉得”

    “小龙墨啊,听叔叔一句话,回去休息两天,镇上的事情可以放一放,调整一蟼愒己!”

    对于卢世海的打断,龙墨自知管得稍多惹这头老狐狸不满意了,于是挤出一张笑脸来道:“不用了,卢叔叔,我的身体状况很好,休息一会儿就行了,紧接着还要安排他们火葬事宜,你也知道,现在村镇对坟地的管理加强,为杜绝尸体直接下葬,不能掉以轻心啊,以免出现新的矛盾。”

    “嗨,你这丫头,可是跟你爸当年一样的倔啊!”

    听到这话时,龙墨的眼神顿时一变,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不过已经转身带着袁伟出了办公室门的卢世海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开枪的人是谁叫的?”

    袁伟听到卢世海这话的时候,压低声音道:“我问过了,市长一直都安排了人,你想想当年龙墨的父亲是怎么死的,市长怎么可能让他们龙家唯一血脉再以身犯险,今天差点就出事了。”

    卢世海绝望地闭上了眼,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如果那一枪真的抠响了,事情也就好办了啊。

    现在嘛,所有的计划看来都得缓缓了,特么的,怎么就这么背呢!

    卢世海决定去洪隆市最近的庙子烧烧香,最近太特么黑了,不知道是犯了哪门子滇潾岁!

    有时候人倒霉都只怪运气不好,却从来没有想过,一切的巧合与不走运都有可能是运作出来的效果。

    运作的不是神,运作的也只是普通人。

    此时的方长真的有点怕周芸把刀抽出来给他两刀。

    “昨晚为什么又没回来?”

    方长被周芸的气势苾得有点难受,深深地吸了口气道:“这不是一大早要去下湖村办事吗?怕吵到你,昨晚就在老房子里睡的!”

    周芸面无表情地问道:“你跟付颖睡过了吧,怎么样,她身材是不是很好?”

    方长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还没吭声,只听周芸再问,“你们昨晚也睡一起的吧?”

    方长反应过来,摇摇头道:“就算我不要脸,你也不能不顾忌人家女孩子的名声吧,我发誓,我要是昨晚跟付颖睡在一起,我出门就被车撞死。”

    门外的付颖听到这话的瞬间,咬着牙暗道,这家伙昨晚不知道又跟谁滚床单去了。浅浅一笑,转身下楼去了。

    周芸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白了方长一眼道:“谁让你发誓了,你愿跟谁睡跟谁睡,我还管得了你,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以后不用跟贼似的不过,方长,我只有一点要求,不管你去哪儿,晚上回不回来,你给我打个电话,让我心里有数。”

    草,更狠!

    方长心里慌起来了,这丫头发现对我来硬的已经不行,现在开始转变战术,要来软的了。

    “我们虽然不是男女朋友,但是也算同居吧,那是不是应该彼此尊重呢?”周芸一本正经地看着方长。

    方长顿时一心软,道:“我还是搬回去吧”

    “你敢,看我不打断你狗腿不是,我一个女人自己住,太危险了,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住吗?”

    周芸一脸可怜的样子,方长不忍拒绝,于是小声说道:“好好好,我不搬走,这样,你的衣服能不能你自己好好好,我洗我洗,把杯子放下,乱扔东西不好!”

    贱皮子!周芸在心里暗想,你把本小姐惯成这模样,现在又想跑?做你的大头梦。方长,我不苾你,不过你得一步步地靠近我,最后终就是我一个人的,你现在想玩就玩吧,总有一天,你在外面玩都会玩得愧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