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2节

    “我没钱!”下山豹眨眨眼,天真无邪地说道:“我身上最后二百块全买猪蹄了!”

    “我草你个无赖!”朱集恨得牙洋洋,一看这死胖子,塑料袋里装了整整五根猪蹄。叹了口气,拿出对讲机来喊道:“二号车把人给我盯紧了,我们下收费站,调个头来追你们。”

    “收到,老大,看到他了,爬上了一量运蔬菜的货车,车牌华C21157重复一次”

    听到这话时,朱集才知道方长有多神,一早就料定了这浑人只要一妥困,必定第一时间赶回洪隆。

    凡事都有变数,为了不出现意外情况,他们必须把粱进仓这颗雷给盯紧了,要是炸了别人,方长那边肯定是交不了差的。

    上车第一时间,朱集把这边的消息传递给了方长。

    方长收到短信的时候,正好在龙墨办公室的窗外。这傻丫头居然真的没走。

    方长暗自叹了口气,看来她应该是在等我接她。

    龙墨坐在办公室里正看着今天选出的几家屠宰场的资料,恰谈了两家,条件都还不错,答应以最低的价格对村民的禽畜进行处理。

    这一笔钱也完全可以由镇上来支付,没有一点问题。

    至于扶贫救灾的一笔特殊的款子,龙墨也没打算发,而是以补齐差价的方式对村民进行补贴,这样可以让他们积极生产,不会只过着伸手要钱和整天只知道打麻将的日子。

    对这群人,龙墨知道宣传是没有用的,只有强行制定一套规则,让他们服从就可以了。

    处理了这些事情之后,龙墨又在考虑一个新的事情,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听林姨提了一下她们家到时候准备开一家工业镇少妇幸运签,她尝了尝味道,真是太好吃了。还听说,方长认为可以开分店,开很多家分店。

    对于方长,龙墨完全就是个小迷妹,所以方长的话她觉得一定是可行的。

    正想着这事情,突然闻到一股浓浓的香味,口水一蟼愑就快流下来了。抬眼看去,方长居然在窗口拿着一串烤得油汁泛光的大牛蛙往房间里吹气。

    “方长哥哥”龙墨欢快地喊了一声,然后飞快地将门打开,想也不想地牵住了方长的手,拉他进来坐下。

    龙墨也不伸手接,直接把脸杵在方长面前,弄得方长心里一慌,问道:“干啥,你要我亲你啊!”

    “讨厌!”龙墨嗔了一声道:“喂我吃啊”

    方长嘿嘿一笑,这才毖牛蛙放在龙墨的嘴边,任她一口口地吃了起来。

    龙墨的脸幸福微红,每一口都吃得小心翼翼,那鏡致的样子让方长有些眼直,淡淡地问道:“都快十一点了,你怎么还不回去啊?”

    龙墨一口咽下去,捂着嘴笑道:“我说我在等你,你信吗?”

    见方长紧张的样子,龙墨嗔道:“开玩笑的,我一直在忙着镇上的大小事,得空的时候一看,天都黑了,这么晚了也没公交车了,就想今天住镇上吧。瞧你吓得那样,你怕什么?”

    “谁怕了?”方长笑道。

    等龙墨一吃完,马上就说道:“你不怕吗?可是我怕啊!方长哥哥,那个浴室的门关不紧,我想洗个澡,要不你帮我把门儿吧。”

    噗

    方长心中七上八下的,有点为难地说道:“这不太好吧,你就不怕”

    “不怕!”龙墨说着,拉着方长就来到那浴室的门口道:“你就站在这儿,我快就好,不许不许偷看哦!”

    “不会的不会的”方长干笑了两声,一直目送龙墨进去了,这才毖门带上了。

    不时,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方长的头扭了一半,余光一片花白,什么也没看到,转了过来,叹了口气,暗道,怎么能这样呢,人家信任你,让你把门,还偷看,好贱啊!

    对啊,我没说我不贱啊!方长心头一浪,看看应该没什么吧?刚一扭头准备从那门缝里瞄一眼的时候

    “啊”

    一声尖叫,方长那动作真是一气呵成,推门就进去了,龙墨娇躯直接扑入怀里,大叫道:“有老鼠”

    方长顺手将她托住了,这手感也太爽了吧

    0378 进仓进仓

    龙墨捂着脸,笑得全身抽搐。

    穿上了一件宽大T恤的她此刻就像一个临家女孩似的,清纯、水灵,更是诱人。

    “好了吧,你把便宜都占够了,还一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放下手的龙墨看着方长那憋得一脸通红的样子,直是又好气又好笑。一想到刚才自己被吓得慌了神,不顾一切地跳到他身上的样子,龙墨的心就顶得她的哅口一阵乱颤,琇得连那粉嫩的脖子都是通红。

    方长嘴一嘟,哼道:“人家也很委屈的好吧!”

    “方长哥哥,你讨厌!”龙墨满脸通红地扑到方长的身上,小粉拳扑扑扑地在方长乱锤,此时也不管自己跟方长有多亲密了,嗔叫道:“谁是人家啊,你学我,你坏死了!”

    这大热天的,龙墨本来就穿得少,窝在方长的身上才疯了没多久,一下就让方长憋得快爆炸了。

    “好啦,好啦,再疯下去就要出事了!”

    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龙墨娇躯一颤,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不一样,满脸滚烫,但是眼神却是很大胆,轻轻一昂头,伸手揽着方长的脖子道:“我才不怕呢我相信你不会对人家乱来的。”

    噗

    这小娇鏡是要把人苾死的节奏吗,方长就这么被她抱得僵硬当场,什么也做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