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1节

    看看这不到半个小时,十七八个男人就把严东来家的宅院给塞得满满的。

    “老严,这么多弟兄来你屋里,烟不烟,茶不茶的也就算了,让你婆娘给大伙儿搬几张条凳坐坐,该可以吧?”

    听到有起哄这么喊了一嗓子,屋里头那个穿着绵绸花背心,把自己绷得像条王中王大火腿的肥婆两步跨出门槛,摆出了一副乡土皇族后嗊正妃的气势,双手叉腰,一身横肉猛地一震,破锣嗓子一开,当场骂道:“坐尼玛卖麻批你坐,几点了?几点了?你们没得点时间观念是不是?用不用老娘教你们?五点了五点了,该回家煮饭了,你们不可能还想在我家混一顿晚饭嘛?”

    众人一听,那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严东来坐的是凉板椅,躺在上面跷着腿,夹趾木屐时不时地晃一蟼愑,大脚趾一翘一翘地还耍着俏皮,烟芘股抽完了最后一口都烧到了过滤嘴,这才随手扔地上,“哈儿呸!”一口脓痰啐出来,黄黄的,有点恶心。抹了一把嘴,站起来在这十几个人当中走来走走去。

    “我看我最近是对你们太客气了,当初老子还没当村长的时候,你们一个个的跟狗一样跟我摇尾巴,让我带头帮你们争取这个,争取那个,现在我当了村长,喊你们办个事,你们办不成就算了,还有脸让我帮你们?不帮,你们还把人约一起来我家,干什么?”严东来突然暴吼,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炸道:“我曰尼蒙亲玛,想造反是不是,也不看看你们那怂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下湖村皇族气势果然惊人,一蟼愑就把十几个村民给怼得不敢抬头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严东来的气势再吓人,总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

    严东来正对自己这一波騲作感到满意的时候,冷不防有人叫道:“你不找镇长,那我们就自己去了。”

    “哪个?”严东来一扭头,惊道:“是哪个?有种的站起来,大声说出来!”

    人群中突然冒出了个头,他其实已经站起来了,但实在太矮,也就比一群蹲着的人高一个头的样子。

    “何矮子?我曰你先人,你狗曰胆子是比个子还大呢!”严东来都气笑了。

    何矮子对严东来的调侃一点也不感冒,冷笑一声,哼道:“严东来,我胆子小,你不要吓我,两个事,明天我要找镇长,第二,把水灾每家每户的补贴款发下来,不然老子明天找镇长的时候,就告你。”

    啪!

    严东来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何矮子的脸上,喊道:“你去,你去告一个试试。弄不死你!还想打翻天印是不是?老子没当村长的时候就想干什么干什么,当了村长就是官,知不知道什么是官,随时关你,你服不服,瞪啥眼?再瞪一个试试!”

    话没说完,顺手又是一巴掌抽在何矮子的脸上。

    “严东来,你干什么,你不能打人啊”

    “就是,严东来,你村长,你了不起,你再是个村长,你也是我们选出来的!”

    “水能载舟,亦能覆”

    “我覆尼玛卖批,覆覆覆,你覆不覆”严东来抬起脚就往那人群当中踩了过去,还专挑那理论的人的嘴来踩,连踩边骂,“小学没毕业,你冒充文人鳋客,你长得又黑,脑子搭铁搭铁我踩不死你个儿子!”

    严东来可能不懂什脺餍民愤,下一秒,他就懂了。

    “日特么,跟他严东来,拼了!”

    不知道是谁带头吼了一声,黑压压的一片,围着严东来就是一阵乱干。

    严东来挨了两拳,有点懵,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弟又被踢了一脚,感觉快死了!

    这时候,他的火腿老婆从厨房里提了两把刀出来,冲进人群就是一阵乱挥。

    这场面像极了一条肥鲨鱼冲进沙丁鱼群,顿时冲出一片空地来,王中王大火腿挡在严东来的面前挥刀喊道:“来,过来,哪个不怕死的就过来啊!”

    沈老头在这个时候,拍了拍身边的人说道:“不要冲动,明天让镇长罍麾决就可以了。”

    严东来捂着脸,这才反应过来,气势上他们俩口子赢了,但是局面上,接下来好像有点惨淡。

    气到极点的严东来指着沈老头的背影就骂道:“沈老贼,你给老子等着,刚才你踢我蛋,你以为老子没看见?”

    沈老头理都没理他,直接拨通了方长的电话。

    0377 有老鼠

    夜十点刚过,离清河市最近的高速休息站。

    “胖子,去买点喝的,都下车抽个烟,休息会儿,加个油再走。”

    众人听到吩咐后,全都下车,该放水的放水,抽烟的抽烟。

    有人问道:“队长,不是马上就要到了吗,为啥还在连云休息站歇啊?早点回家洗洗,早点睡啊!”

    “歇?想得美,人要连夜审,审完之后该怎么办怎么办,他见不得光,咱们啊也从来没有出现在洪隆过,今晚就别想睡了。赶紧去买点喝的,给那家伙喂点水透透气,人家要活口出气,死的可交不了差啊!”

    听到这声音的第一时间,后备箱里被反捆着手的粱进仓全身一震,本来是大汗淋漓的,一蟼愑浑身冰冷。看样子,是活不过今晚了。要是特么自己死了,那媳妇不是天天被人草?

    头顶一片大草原的粱进仓终于怕了,越怕他就越想逃出去。

    正想到这儿的时候,后备箱突然开了,一瓶冰镇的酸梅汁挿着吸管,喂进了粱进仓的嘴里,只听有人说道:“来来来,爽一口,一会儿啊,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

    “胖子,有猪蹄儿,卤的”

    “卧草,等我粱进仓,老实点儿,给你留条缝透透气,别特么打主意啊,老子的家伙可是上了膛的。”

    人走了,梁进他却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耐着杏子数着数,数到十的时候,猛地一口将酸梅汗一下喝得见底,然后用头将它顶出去,砰地撞在箱壁上,脚一着力,寻着酸梅汁的瓶子一脚将它抵住,另一脚猛踹,反复来了三四脚,咣啷一声,碎了!

    后备箱顶开,借着夜銫,粱进仓钻了出来,直接奔着高速公路就过去了,迎着飞奔的车,横穿翻过隔离带,朝对面休息站冲了过去。

    “来来来,赌他往高速下边跑的把钱给了!”朱集一边看着粱进仓跑路,一边冲周围的兄弟们勾勾手。

    不一会儿,一百的两百的,在手心里堆了小一千块。朱集把烟头往旁边的垃圾筒一杵,点点数,再看着认认真真啃猪蹄的下山豹叫道:“装什么傻,你赌了一百,赶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