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0节

    “倒是姐騲之过急了,对不起啊小方,你把姐放在这个位置上,我不是得多对三机厂的生产现状考虑考虑吗?”赵雅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方长笑道:“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有你这样的公司骨干,周总她睡着都会笑醒。”

    “你怎么知道她睡着都会笑醒啊,难道你睡她旁边?”赵雅又浪了起来,哼道:“不逗你了,我马上让余平去申请生产资质,只要一到手,马上就上车床开始加工。”

    只要三机厂接下这活,短期内的财务状况应该能得到极大的缓解,林佼这丫头现在估计被三机厂的财务状况给整得一脑门的包,只得是辛苦她一段时间了。

    挂了电话,方长正好来到食堂外,沈老头垂头丧气的样子看得方长心中好笑人。

    “沈大爷,挣钱了,怎么还不高兴啊?”方长贱兮兮地问了一句道。

    沈老头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每天少挣二百多块钱啊,能高兴得起来吗?”

    说着,还不甘心地往镇办公室的方向看了一眼。

    “哇,一天少挣两百多,那一个月不是少挣六千块,这不得亏死啊!”

    沈老头本来心里头就堵,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脸一黑,顺势在就在街边蹲了下来,一边抽着闷烟一边道:“谁说不是呢,现在养鱼,那饲料这么贵,动不动还会死上一些,雇人打渔得钱吧,把鱼运过来也得要钱吧,成本就得除开两三块,结果就挣不到一块钱的利润。我在想啊,这鱼还是别养算求了。”

    方长点点头道:“对对对,我也觉得还是别养了,你看看你都这么大把年纪了的,早该享福了不是,天天拉鱼送鱼的,到最后还找气受,何必呢?”

    沈老头一听,急得皱眉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啊,我们农村的,挖一锄头才有一口吃的,不干活谁来帮我们养老?小方啊,我看你跟林家的关系还可以,要不你帮大爷给劝劝,再涨一块?”

    方长摇头道:“我怎么能帮你劝呢?你们一个镇上的我都劝不了,我一个外人怎么可能劝得了嘛,对不对?”

    沈老头一叹,说道:“也对,做生意的嘛,都唯利是图,哪会听你的劝呢?”

    方长冷笑,这话听着是从沈老头这样的人嘴里出来了。他似乎忘了,当初就凭他一张嘴哭诉,林姨就把价从三块提到了五块,这老东西挣钱挣得理所当然,完全不知道这当中还夹佑着人情这东西。

    如果不是看在龙墨花了心思在这件事情上,这钱啊,方长真不打算让他再挣下去了。

    “沈大爷,我可听说在这件事情上,镇长一直在帮你们争取,为啥你不找镇长反应一下呢?”

    听到方长的话,沈老头伸长了脖子东张西望半天,这才压底声音道:“我倒想去,不过我这不还没去吗,村长就打了招呼,谁敢去给镇长添麻烦,就特么别回村子里了。这不是有苦没地方诉吗?”

    方长笑道:“你们村长这么厉害啊?”

    “那可不?”沈老头压低了声音道:“我们村长跟上头有关系,这个镇长啊怕是干了不几天就得走人,不过镇长也奇怪,刚来的时候还上来转转,现在干脆就不来了。你说说这村长再厉害,我也不能拿自己的钱跟他一起胡闹吧,就盼着镇长能下来走走,我悄悄地跟他反应一下,这事情说不定就成了。”

    “然后你就两面都讨好,谁也不得罪是不是?”

    沈老头被方长赏得一阵脸红,干笑了两声,然后抠抠搜搜地给方长散了根烟。

    这个老家伙,烟还抽得挺好,居然都抽二十六七块钱一包的,看来这几个月没少挣啊。

    方长没客气,接过来点着也有样学样地蹲在沈老头的身边,说道:“沈大爷,有些话呢,我就悄悄在这儿告诉你,哪儿说哪儿了,这些天你看到粱进仓没有。”

    沈老头摇摇头道:“听说让人给抓了。”

    “嘿,谁抓的,你想过吗,为啥早不抓晚不抓,偏偏镇长那天下村子里转了一圈后就给抓了呢?”

    沈老头听得全身一震,惊讶地看着方长道:“你是说镇长她也是能耐人?”

    “那肯定啊!”方长嘿嘿笑道:“你们村长再厉害,也只是个村长,跟镇长斗这不找死吗?”

    沈老头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官大一级压死人,他怎么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呢?想到这里,沈老头马上说道:“我马上就去找镇长,小方啊,还是你够意思,羔濎大爷请你喝顿酒!”

    看着沈老头急急忙忙想去找镇长,方长一把拉住沈老头道:“别着急,我话还没说完呢,亏的又不是你一个人,而是全村的人,你应该回去把村子里鷄鸭子买不出去,菜也交不掉的村民都拉到一起,然后去村长家诉苦,明天一早,我就带着镇长去转转,你们一闹起来啊,镇长也出现了,顺般就把问题给解决了不是?”

    “咦?还是你小子的脑瓜子好使啊,这样一来,我们也不用跟村长撕破脸,这现官不如现管嘛,好好好,就这么办,今晚我就去找乡亲们说说!”

    方长看着沈老头兴奋地离开,冷笑一声,暗想,一把年纪,还这么单纯!

    0376 民愤

    沈老头是个急杏子,回了村子里把拉鱼的车一停好,第一件事就去了村东头的赵家,推开门就嚷,“赵莽子,赵莽子”

    “莽莽莽,莽尼玛个锤子,不会喊名字啊!”

    赵顺从屋子里一边穿背心一边走出来,眼皮子半睁着,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问道:“什么事,大下午的鬼喊鬼叫!”

    沈老头说道:“你们家的兔子是不是被乔丽给挡回来了?”

    “是啊!”赵顺一点头,骂道:“这个死婆娘不知道发什么疯,说兔子属于生鲜不能私宰,要送到屠宰场去,我疯了?本来注挣不了几个钱,再送到屠宰场去那不是挣得更少?这个贱婆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沈老头嘿嘿一笑,问道:“你没去找镇长帮你出头?”

    赵顺有点气不顺地说道:“不敢去了,村长打了招呼,你又不是不晓得村长的脾气,找个镇长一回来,兔子全死了,这尼玛批不是更亏?”

    沈老头嘴一咧,气道:“严东来过了,他老爸就是个土匪,他比他爹还恶霸,他跟镇长斗为啥要拉我们垫背呢,我可听说了,上头发的受灾补贴款现在就在他手里,别的村子都发了,他一直扣着,这是想干什么,你心里没点比数?”

    赵顺忧郁地看了看门口那把宰猪草的人砍刀,很冲动啊。

    过了好一会儿,赵顺说道:“这样不行啊,老子们给他严东来当打手,他说干谁就干谁,这么些年撵走的承包土地的,承包湖塘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钱没分几个,顶多就是喝了几瓶八块钱的二曲,这特么一喝多,桌子上就称兄道弟,他跟老子说,弟兄家,不能算细账,我曰死他的妈,这账怕是算一算啦!”

    沈老头散了支烟过去道:“是该算算了,你去找矮子,他去年收完稻子没给严东罍骰钱,严东来放了把火,把稻草给他点了,还叫来了镇上的人,罚了他八百八,他一直都想出这口气呢,他们家的鷄也被挡回来了,火头上,一点就炸,你跟他关系好,把他叫上,我去喊冬瓜,一会严东来家里见。”

    要说这沈老头,只要是为了钱,那煽动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