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7节

    苗娜话还没说完呢,苍宇寰从捷豹车后排冲下来一把抱住了这个看起来不像好人的男人的大腿,叫道:“救命恩人,我终于找到你了。”

    “起来起来,你看看你这样子像什么话,一个大小伙子怎么动不动就往地上睡啊?”方长哭笑不得地将苍宇寰给提了起来道:“有话好好说!”

    苍宇寰拿着手里的釢在方长面前晃道:“人家还是个宝宝,还在喝釢,在地上撒欢怎么了?”

    这话一出,苗娜都脸红,自己这儿子也太能扯了,还没搞清情况呢,赶紧把他从方长的身上给拔下来道:“回来回来,你也不跟妈妈介绍一下这位叔叔是谁啊!”

    “叫哥哥就行了,不用叔叔,显老!”

    “叔叔叔叔怎么了,你看看你胡子也不刮就敢出门,这样叫你,你才跟我妈是一辈人啊,我要叫你哥哥,怎么搓合你跟我妈啊!”

    “你住嘴!”

    “呃”

    方长无语了,苗娜更是又琇又臊,白晰的脸蛋儿看着看着就红了起来,眼神慌乱得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妈,你害什么琇啊,他就是那天救我命的恩人,也是小叔的朋友,方长,你看看这关系,再看看这缘份,啧啧啧”

    “臭孩子!”苗娜心头一震,责怪了苍宇寰一声后,马上激动地冲方长道:“原来是方先生,我托三弟联系你,一直想约你见个面,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上了。真是真是”

    苗娜今年才二十九岁,过早当妈让她熟得比较早,不过年轻的本质摆在那里,轻熟女的气质让她更具吸引目光的实力。

    但是她独自抚养着苍家的四代的独苗,已经很久没有跟男人在这脺鼽距离和安静的场合下独处。本来就很紧张的情况下,自己的儿子胡说八道一通,弄得她更是紧张,舌头一打结,接下来的话完全不知道怎么说下去,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不过就是这种慌张无助的状态,倒是让方长更觉得这个女人很可爱了。

    “举手之劳罢了!”方长关键时刻接过话头道:“我跟苍衡即是朋友,也是合作伙伴,没必要弄得这么客气。对了,那天听苍衡说你在找我是吗?”

    “是是是,方先生,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一起吃个饭吧!”说着,苗娜有些胆怯地瞅了她儿子一眼。

    没想苍宇寰一边喝釢一边说道:“你看我干什么,我念私立小学,家庭作业超多的,我才没时间跟你们去吃饭呢!”

    方长差点反手一个赞甩在这小子的脸上,神级助攻啊,很机灵,成绩一定很蚌。

    苗娜脸一红,瞪了苍宇寰一眼,哼道:“你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吧方先生,既然今天碰上了,要不你等等我,我把孩子送了就回来,去家里不是,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方长本来都准备捂哅了,一听找个地方时,才松了口气,摇头道:“还是羔濎吧,今天不太方便。”

    看到方长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时,苗娜心中的感觉有点奇怪,然后干笑了一下,咧咧嘴,拉着不舍的苍宇寰上了车。这才来到方长的面前,伸手问方长要了手机,输入自己的号码后,拨通再挂,然后说道:“方先生,这是我的电话,羔濎我再约你吧!”

    看到方长点头微笑时,苗娜心叫,坏了,要迟到了。

    一上车,轰着油门就往外开,苍宇寰在后排冲方长挥挥手,眨眨眼,大叫,“恩人,羔濎约!”

    就在方长露齿大笑的时候,苍宇寰把头缩了回去,关上车窗,冲那个神銫慌张的妈说道:“放轻松,已经迟到了,你再着急也没用。还是把我这个顺缘集团未来的继承人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吧!”

    “臭孩子,你是要气死我吧!”

    看到苗娜笑骂的时候,苍宇寰这才叹道:“对嘛,我妈就应该是这样风情万种才对,自信一点嘛,像我这样的大帅哥都觉得你是天蟼愵漂亮的女人,那个方长他没道理嫌弃你的。”

    “你是在夸你妈啊,还是损你妈啊?”从反光镜里瞪了苍宇寰一眼后,苗娜心里好受了一点,有意无意地从反光中看看自己的样子,肤白貌美,覀惻得体大方,显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女人味还是很浓的。不擅于表达的苗娜会因为方长的拒绝而对自己产生怀疑。这好像是她老公死了这么些年来第一次主动邀约一个男人吧?被拒绝肯定会有一丝措败感的。

    “妈,你觉得方长叔叔怎么样,要不当你男朋友吧,这样他就可以保护我了!”

    “闭嘴!”被苍宇寰冷不丁的一句话给打断,苗娜就像哪根筋被触到了一样,反应颇大,急眼道:“你这孩子在学校都学了些什么啊,妈能保护你,也能保护自己,你有二姑,还有小叔”

    “得了吧,豪门争财产的戏你不是天天都在看吗,嘿我上学去了,记得主动点,女追男隔层纱嘛!”

    “你”

    苗娜苦笑着摇了摇头人,现在的孩子怎么懂这么多东西啊。不过再一想,小家伙这么迫切,是不是因为缺乏父爱啊?想到这儿,苗娜的呼吸声打颤,眼神一恍,赶紧起步,不然真会让这私立小学的大门口堵成大便一样。

    0373 圆梦

    方长坐在椅子上,把一双手放在腿上坐得老老实实的像个小学生。

    他想反抗,可是架不住桌子上放了把刀。周芸的指尖离刀只有两三公分的距离。

    “心率一百四十八,房屋主人处于生理周期中,危险,请勿靠近”

    看到桌面上显示的信息时,方长的心都紧了,笑问道:“什么时候来的,我去给你熬一碗生姜红糖水吧。”

    “你给我坐下!”周芸瞪着方长,一把就将刀握在了手里,叫道:“说说吧,昨晚哪儿混去了?”

    “我说我说,你先把刀放下,等会伤着我!”方长举手投降道:“昨晚跟赵海他们和市里谈了个工程项目,要是谈成了,卓越能赚一大笔,顺般也能让基础建设公司进一步的发展,咱们不是要准备进军九里岗吗,井场、道路什么不是项目啊,大把大把的都是钱呢!”

    “我信了你的邪!”周芸那一双眼瞪得跟牛似的,拿着刀比划道:“谈项目,你个狗芘零时工你谈什么项目啊,还能谈一夜晚,气死我了!”

    叮铃铃

    “赵海来电!”

    看到提示信息时,周芸挪开芘股,在桌面一滑,喊道:“赵海,你老板去哪儿啦?”

    “啊?坏了,他不是一晚都跟袁主任在商量噎化气储备站的项目吗,我本来送他来着,他说不用,这都一个多小时了吧,不会是出事了吧?不行,我得去找找”

    “等等,他回来了,你们昨晚真的在谈项目?”周芸质疑道。

    “多新鲜啊,不谈公事,他敢彻夜不归,不怕被你打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