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6节

    方长脸一黑,赵海那浮夸的表情瞬间就不见了。

    “你就老老实实地说很崇拜我,我也就乐意接受你的马芘,非得绕着弯子来拍,还得让我陪着你演,有意思吗?”

    赵海被方长的话一戳穿,顿时红了脸,干笑了起来。

    段文芳被强行拖入剧本,哭笑不得,不过却让她再次再方长提升了评价,这个年轻人手腕很惊人啊。

    方长叹了一口气道:“卢世海贪,这个大家都明白,可是他一直在这个位子上就一定有他存在的理由。这个项目只要交到他的手里,那一定会大作文章,就算没有人入坑,他也会找人来配合他演。无非就是一场公开招标的戏码而已。”

    赵海听得心中一震,问道:“那不是眼看着他们抬我们的价,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抬价?天真!

    方长的冷笑让赵海感到莫名其妙,这笑容是什么意思?一脸懵苾的赵海这可不是装出来的,他是真不知道方长有什么应对方法。

    方长不理赵海,冲段文芳说道:“段姨,到你累积资本的时候了,促成这一次项目,银行方面的努力很关键,虽然已经接近完工状态,但是依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撑,回去赶紧暗自准备资料,等我通知,一旦开始动起来,任何一个环节不能出半点纰漏。”

    段文芳被开始“行长”的称呼叫得有些飘飘然,此时再听到方长提到机会这个词,顿时打起了鏡神来,冲方长微微一笑道:“阿姨感觉前半生都白活了,方长啊,银行方面交给我,等你电话!”

    说着,段文芳借着夜銫走了。

    方长开着车把赵海送回了家,在他下车时,方长问道:“朱集那边有没有消息?”

    “这小子办事稳妥,做戏做全套,粱进仓也不是傻子,不能让他看出什么漏洞来,今晚应该会找个合适的时间吧。”

    听到赵海的话,方长点了点头道:“那你抓紧时间把工程公司的工程队给补足,工期到时候会很紧,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完工,赶上今年的寒冬,对了,先把当年那个环保人士当中带头的人给我找出来,他一定在洪隆!”

    赵海点了点头道:“小事一桩,等信儿吧!”

    方长刚交待完,就看着一辆宾利开到了赵海的身边,小地主从车上跳下来,又是点头又是哈腰地叫道:“姐夫姐夫,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尼玛的,一身的澡堂子通用沐浴媷的味道!”赵海的火一下就上来了,抬脚照着小地主的芘股就是一通猛踢,边踢边吼,“嫖,嫖,嫖,我让你嫖尼玛的开宾利去嫖,你不得了,排场大”

    后视镜里的小地主抱头鼠窜,弄得方长哭笑不得。

    开车来到阳光家园,方长把车一停好后,就直接来到文静的家门口敲响了文静家的门。

    门外,屋内的灯光有点暗,还有迷的暗红銫,文静的手勾着方长进了屋之后,那一身空姐的紧身衣还有半露的火辣身材顿时让方长全身一紧。

    方长被按在了沙发上,眼睁睁地看着文静给他准备的惊喜。

    黑銫的网袜加上鲜红的高跟鞋抬脚在沙发顶跨杵脸地问道:“冤家,闻到味道了吗?”

    方长嘿嘿一笑道:“大海的味道!”

    文静俏脸滚烫,早就已经按捺不住,蹭上去口齿不清地哼道:“那就先来一道海鲜吧”

    唔唔呗呗呗

    第二天天刚亮,文静神彩奕奕,整个人看起来都年轻了十岁,整张脸都在放光一样。

    看着文静坐在梳妆台前描眉,方长的舌头伸在外面口齿不清地叫道:“你是不是会采阳补茵术啊!”

    “讨厌,你是在说我是老妖妇吧?”文静一想到昨晚那些激动人心的场面,就有些两腿发颤,这家伙实在太能干了。

    “我舌头都快抽筋了,你下次能不能别直接往上怼啊,你给我点反应时间,或者喘口气也行啊!”

    一瞧方长那苦比的样子,文静就笑得手抖,嗔道:“你烦死了,人家的眉毛都描歪了,我不管你赔我赔我”

    三十好几了还能如少女般在方长的腿上撒着娇,而且方长还挺享受,不得不说,文静的资本的确挺丰厚!

    煣了煣肿胀的腮邦子,方长搂着文静那丰腴的腰身道:“第一站是去清河吗?”

    “是啊!我告诉你,清河产豆腐,可好吃了。你要不要我给你带一些回来啊?”搂着方长的脖子,文静边蹭边问。

    方长摇头道:“豆腐吃你的就够了,去清河,帮我找一个人,天河公司的奚媛,找到她之后,给我打个电话,我亲自跟她说。”

    “谁啊,不会又是你的小情人吧快说快说啊”

    不一会儿,房间里又是一阵激情,文静真是太满足了。

    0372 恩人羔濎约

    阳光家园地下停车场。

    方长的车刚耸了个车头出来,一辆白銫的捷豹一脚刹车顿在了方长的面前,方长的第一反应是掏枪,这尼玛不是仇家寻仇?

    然而只有一杆水枪的方长顿时放弃了,看到捷豹主驾上慌忙走下来的女人,方长苦笑了一声,真是巧了。

    苗娜冲后排那个摁下车窗的小帅哥叫道:“你老实待着,别动!”

    苍宇寰默默地拿起一瓶釢,吸管杵嘴里,镇定地吸了一口,满脸“我压根儿就没想动”的表情,直接就把方长给逗乐了。

    方长走下车,苗娜正半蹲着身子弯着腰查看着自己的车头,而方长也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自己的车头,再一转头时,那宽松的领口子里吊着的项链吊坠真是太好看了,让方长都看直了眼。

    瞅到方长这眼神时,苗娜一捂领口,马上站了起来,警惕地看了看方长,退了一步,上下打量了方长一翻,红着脸柔声道:“对不起,没注意到你的车出来,我主要是赶时间送孩子”

    “恩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