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9节

    看到段文芳的样子,方长点点头道:“看准机会一击即中,如果错过今天,一旦让曾成找到机会翻身,到退休之前,段姨应该没有机会了。”

    段文芳重重地点点头道:“大侄子,阿姨这一辈子都在拼命往上游奔,准备了这么长的时间,等的也就是这一次机会了。失败了不要紧,严东来那边”

    方长笑了笑,这笑容在段文芳看来茵冷到了极点,但却让她无比滇潳实,再不多说,扭头就走。

    方长把烟头一杵,看了看自己指尖,最近的烟瘾好像变得有点大,连指头都薰得发了黄。于是方长把指头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就是这个味道。

    微微一笑,方长寻着赵雅留下的味道,走进了车间当中。

    三机厂,原洪隆市第三机械加工制造厂,早期风光一时,生产的拖拉机卖到全国各地,没落于管理的落后,管理层的**,私有化过后又风光过一段时间,前前后后在洪隆市招行贷款超过一亿,用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努力地将这一亿多的款项一直拖了下来,能把财务运作玩到人这种水平,三机厂这个总经理也不是个简单的角銫啊。

    硕大的厂区当中一共七排厂房,分为四个车间,每一间大厂房当中都打扫得一尘不染,大型的数控车床摆成两排,床位上大多空着,没有工作人员在岗。

    一连逛了三个厂房后,终于在第四间厂房当中看到一群身穿蓝銫工衣,戴着头套的员工围在厂房的中间,好像在看着热闹,气氛有些紧张。

    方长挤进人群一看,赵雅的身边陪着余平,徐向前和李高兴看起来有点尴尬,他身身边站了几个面容青涩的小年轻。

    “怎么了?”

    听到方长一问,赵雅苦笑一声道:“来,自己跟你们方长哥说说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瘦瘦高高的大男孩,可能才刚过十八岁一脸为难,纠结了很久,也不愿说半个字。

    方长看了看他,道:“季连,在三机厂的实习怎么样?”

    好纠结的大男孩听到方长点了他的名,惊道:“你你怎么知道我是谁啊?”

    方长笑道:“郑老师亲自把你们三十个优秀苗子交到我的手里,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你们。我叫方长,当初亲自去技校招的你们。受了什么委屈大胆在这里说出来,我替你们做主!”

    听到这话,季连激动得眼眶一红,然后吞吞吐吐地说道:“方长哥,我们不是说好有实习工资的吗,我爸我爸生病了,我想寄点钱回去。”

    方长深深地吸了口气,朝余平看了过去,平静地问道:“我让你帮我照顾他们,可没说让他们当你的廉价劳动力,他们的工资每个月定时转账到你们三机厂的账户,余平,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啊?”

    余平还没有开口,有人就抢到余平前指着方长的鼻子叫道:“方长,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啊,一个臭打工的,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卧草,你看看这是哪儿,我特么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个傻比!”

    “是不是他?”

    方长看着余平,认真地问了一遍后,加重语气再问道:“是不是他?我最后再问你一次!”

    就在余平点头的那一瞬间,方长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那个男子的脸上,笑问道:“听说你叫小装?”

    0364 三机厂并入卓越

    庄志是个人才,至少在余平的眼里,他是个人才。

    于是在他刚毕业签到三机厂来的时候,就余平这个副经理亲自带着他。然后养出了这么个狗仗人势的东西。

    庄志并不是吃素的,借副经理的威风,在三机厂里养了很多兄弟,比如说二车间的车间主任,再比如说财务科的出纳,再比如说车间里一些较为年轻的工人。

    “你养几个傻比就想生吃生吃生吃我?”

    每一个重音词,方长就是一脚踩在的庄志脸上,肿了,吐血了,已经快死了。

    “反抗啊,你们干什么,你们的大哥要被打死了,快点上啊!”

    这群横眉怒眼的工人多少恐怕都是想帮庄志出头的,他们真的很想冲过去给那个在他们面前臭得瑟的小地主两拳头,可是架不住他们有六七十个人,手里还拿着甩棍,谁特么傻比才上吧。

    就在这时,余平一把抱住方长道:“小方,小方,你听我说,这事怪我,是我没管好庄志,最近厂里的事情太多了,我”

    “当然怪你,你看看他们这群小芘孩,最大的十九岁,最小的还不满十七,老子每个月给他们的实习工资是让他们吃饱吃好,好好长身体,你特么的就是这么替我管人的,把你的人喂肥了,我的人饿得皮包骨头。老余啊,这个三机厂怎脺骰给你来管啊?”

    方长叹了一声道:“这个姓庄的不能用了,老徐,你来宣布吧!”

    余平还没回过神来,徐向前走出来,清了清嗓子道:“因为三机厂内部整改,即日起免除原总经理一切职物,剥夺其股权。三机厂从今天起正式并入洪隆市卓越集团,为卓越集团下属第三机械制造公司。车间一级主任以上所有挂职管理层,全部一刀裁”

    这话一出,整个厂房里鸦雀无声,安静得可怕。

    三机厂,兵不血刃被方长给拿下。本来计划着在今年之内解决掉它。

    不过外部的重压与攻击远远没有自我瓦解来得那么迅速与彻底。在这件事情上,方长的计划倒是占了很大一部份的运气成分。

    半小时过后,赵雅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然后来到一楼大厅之外,看着辈静下来的方长道:“有必要发那么大的脾气吗,差点把人给弄事!”

    方长笑了笑道:“表态的时候,该出手就得出手,他们都还是半大的孩子,没人帮他们撑起一片天,他们看不到希望,满满的负能量,学得到什么东西啊。”

    赵雅听得心里一颤,白了方长一眼道:“死小子,就你鬼主意多,没看出来你刚才还是在收买人心啊!”

    “是收买人心,也是震摄人心,替你开开路,省得接下来这段时间的阵痛期,有人想不通到时来找你的麻烦。要的就是他们怕,敬不敬,无所谓!”

    赵雅眼神柔和地瞅着方长道:“对姐这么好啊,那你把姐留身边得了,把我弄到这家厂里来干什么?”

    刚才的三机厂内部会上,余平亲自宣布保留各职能岗位,管理岗一刀切,一个不留。然后宣布赵雅任三机厂副经理。

    赵雅当了这么多年的员工,最大的也就当过班长,这还是原来的厂长觉得她有两把刷子,这才提拔的她。算起来,工段长也才干了不到两个月呢。怎么一蟼愑就当了副经理,这升得太快,让她都有点没回过神。

    不过再一想,以后经常在这边上班,不能经常看到方长,这应该才是她最舍不得的事情。

    “管理上面有余平,这老小子的心思在全局上面,能用。让你来当副经理,主要负责技术人事,帮我把这个厂里混的全部找出来,最重要的还是把那些技术型人才找出来。”方长笑道:“现在可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时候了,在所有的关键位子上,都能放上周总信得过的人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