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7节

    一听安排工作,赵雅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情呢,自己的工作不是在三机厂吗,为什么还必须到三机厂来啊,机械厂跟三机厂可是八杆子都打不着的啊。

    赵雅一本正经地跟着方长进了三机厂,沿着厂房车间右边的绿化小道走了不到五十米,就看到一栋六层高的办公楼。

    坐电梯到了三楼在走廊的尽头来来副厂长门口敲了敲门后,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叫道:“进来!”

    方长推门就进去了,余平和三个颇有派头的男女正围坐在茶几旁,见到方长的第一时间,余平一蟼愑就迎了上来一把握住了方长的手,叫道:“小方啊,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赵雅,是我们卓越集团下属机械生产研发中心的项目负责人,也是机加工车间的工段长。雅姐,这位是三机厂副总,余平!”

    “你好你好,赵工,久仰啊久仰!”

    赵雅跟余平轻轻一握手,打过招呼,然后听余平把在场的两男一女介绍了一下。

    过耳就忘这是人的常杏,也许这会儿还记得住,转头就忘了别人是谁。赵雅大概就是这样的,因为她眼里只有方长,老老实实地坐在方长的身边当个乖巧的女人就好了,管他谁是谁。

    “小方啊,你们机械厂不,应该叫卓越集团真是不一般啊,几个月前从国企当中分离出来,转眼就把业务做这么大,还跟老上级直接唱起了对台戏,这事儿啊在洪隆都传开了呢!”余平感叹之中带着悲凉,落寞之余对方长真是羡慕啊。

    方长听到这话,淡淡笑了笑道:“占了点运气成份而已,怎么,余老哥最近的情况不太好啊,我可听说你们三机厂老总最近失踪了!”

    余平心里一震,赶紧站起来,打开门看了看门外,确定没人之后,这才毖门关上,压低了声音道:“小方,这话可不好乱说啊,这要是传出去,三机厂会有麻烦的。”

    方长笑了笑道:“都火烧芘股啦,还藏着掖着呢。你们三机厂这些年接的单根本不够养活一厂子的人,酒囊饭袋养特么一群,员工每月三千块,主任一级年薪十五万,就算你这个副厂长全心全意为厂子里卖命,你想想,养得起你几个拿五十万一年的副总啊?”

    这话一出,余平的脸都绿了,茵晴不定地看了方长很久,终于长长地舒一口气,放弃抵抗道:“那个狗杂种肯定知道这是个填不满的窟窿,所以才卷了款给跑了的。”

    三机厂从私有化之后,财务状况一直没多大起銫,虽然有一定的市场竞争力,但是架不住内部人员结构复杂。请吃请喝也就算了,送礼拿回扣乱开票据等行为从来就没停过,三机厂的总经理本来就是靠送礼找门路发的家。上梁不正下梁歪,能撑到今天已经算个奇迹了。

    只不过这家伙算准撑不下去了,洪水过后,趁各大银行贷款政策宽松的情况下,伙同财务做假账,骗取到一笔一千六百万的贷款,放款第二天,人就跑了。

    对于这种突发失联的情况,洪隆招商银行的副行长坐不住了,这笔贷款是他放出去的,至于过程,肯定是违规的。于是多次派人上门来找人。

    在座的三人中,那个快五十岁的女人就是副行长助理,名叫段文芳。

    另外两人都是的三机厂的投资人,握有三机厂部份股份,现在被告知要一同承担这笔债务,这不是正在余平的办公室里理论吗?

    俗话说,来得好不如来得巧。既然人都在,方长也省了时间。

    趁着膘公室里的气氛还不太尴尬,微微一笑道:“本来,我是想把留在这里的三十个学徒机加工领走的,现在看来,就没必要了,余老哥,带我雅姐去转转,熟悉下三机厂的生产加工运作情况,熟悉一下基层的技术员和工程师吧。”

    “小方,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余平不解地看着方长。

    方长笑道:“记得我跟你原来说好滇濙件吗,帮我把这三十人培养一阵子,然后特种装备批量生产的大单子由你们厂承接,我现在可是来兑现承诺的。”

    余平兴奋得全身一抖,叫道:“真的?老天爷啊,终于有救了,哈哈哈”

    趁余平大笑的当,方长哼道:“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事情不可能有这么简单,你先带人去转转,我们一会儿就下来。”

    “这个”

    “我跟段助理,徐总还有李总有点事情聊聊,也是为了三机厂的将来,你先去吧!”

    在座的三人没有一个提出反对,他们知道这一时间,方长完全掌控了局,以喧兵夺主之势强势入场,留给余平的除了是遵守游戏规则之外别无选择。

    无奈一声长叹,余平带着满眼柔情的赵雅离开了办公室。

    方长冲赵雅眨了眨眼,然后正脸冲着脸銫好转的三人,笑道:“重新介绍一下,我叫方长,来自卓越集团的一名临时工,没有职务,如果三位觉得我地位低没法谈,那么可以请便了!”

    0362 千丝万缕

    余平带着赵雅一走,办公室刚好四人,如果气氛不是这么压抑的情况下,旁边的麻将桌拉过来,马上就可以开整。

    在座的除了段文芳,另两位是生意人,怎么挽回损失的情况下不背黑锅是他们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

    僵持了一根烟的时间过后,方长杵了烟头,微微一笑道:“既然大家都没走,那么我们可以谈谈合作方法了。”

    听方长这么一说,三人都很好奇,方长倒底是个外人,顶多算个客户,除了把要生产的设备交给他们厂,还能有吁样的法子合作呢?

    方长淡淡一笑道:“三机厂现在面临的根本不是一千六百万的债务,而是应该想想怎脺麾决三机厂经营不善的问题。”

    听到方长这话,投资人加管理者的徐副总清了清嗓子道:“方方长是吧,恕我直言,这是三机厂内部的事务,你只是一个外人而已,讨论这个问题似乎不太合适吧?”

    方长嘿嘿一笑道:“徐总,你太客气了,你大哥指着我鼻子让我滚出去,可是你没有?这是为什么呢?说明你在三机厂投入滇潾多,已经算是泥足深陷了。而我,能给你把问题解决了,你管我是不是外人,对吧?何况,谁说我一定就是外人呢?”

    “方长,痛快点,别绕弯子,我们最近遇上的糟心事可够多了,心力憔悴啊!”

    “好的,李总!”方长微微一笑道:“快刀斩乱麻吧,三机厂的管理层一刀切,自车间主任以上一个不留,余平除外,员工酌情,靠能力靠本事,能留下的,该加薪加薪,该升职升职。没本事的,自己卷铺盖!”

    徐总忍不住要炸了,看了方长半天,不知道这个自以为是的东西哪儿来的勇气在这里发号师令,沉着声,哼道:“想必你一定有这么做的本钱,不如把你的底牌亮出来。”

    方长脸銫一变道:“你当我是来这里跟你开玩笑是吧?一年两个亿的产值就是我带来的本钱,生产什么你不用管,卖给谁了不用你管,拿着辟分之十的股份在家收钱就行了,至于招行一千六百万,卓越接锅!”

    语出惊人啊!

    三人不仅仅是对方长提出的解决方法感到惊讶,更震惊的是他哪来的苾脸敢讲这么无耻的话?

    除了段文芳之外,其余两人都笑了,被方长给气笑的。

    “小伙子,我看你是把心思都放在怎么空手套白狼上头了吧,看纪轻轻的,什么不好学,学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