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6节

    “喊,喊你家男人的名字!”严东来大笑道:“我就喜欢听你叫你男人的名字”

    “啊,进仓进仓”

    严东来在一阵高亢地声音当中,扶不住一哆嗦,顿时软绵绵地败下阵来。

    擦了一把满头的大汗,严东西啐了一口走出粱家的院子,隔得远远的往那蛙田边看去,刚泄掉的火又窜了起来。

    粱进仓这***去哪儿了?昨晚被一群人给上门带走的,看手法,应该不是正规路子吧,要不然怎么会放蛇呢?

    想到这里,严东来一边往蛙田方向走,一边掏出电话来拨通了一个陌生号码,接通后,叫道:“哥,蛙田这一块可不太好办了啊,昨天晚上有人把粱进仓给带走了,电话关了机,到现在人也没影儿。”

    “去哪儿啦?扯什么淡,一个大活人还能消失啦?”

    “我这不就是想问问,有没有可能是你们系统的人搞的突然袭击啊,粱进仓知道的事情虽然不多,不过他要吐出来了,咱们恐怕不太好办吧?”

    一听严东来这话,电话里的人也紧张了,重重地吐了几口气后,说道:“玛的,清河市的东西越来越不守规矩了,居然跨省抓人!”

    “什么?怎么又跟清河市扯上关系了?那事不都过去了吗?”粱进仓心头一紧。

    “过去?过得去个锤子,严东来你是不是觉得天老大你老二啊?过去?你也不想想他粱进仓弄死的是谁,如果只是跟他一样的贱种,死了就死了,他弄死的是个包工头,而且是下基层锻炼的包工头!”电话的人说起来就上火,沉声道:“昨天,清河市深夜发来协查通告,说是有一群道上的人流窜到了洪隆,我看了看,其余的没什么印象,唯独当中有一份关于粱进仓的资料,我还以为见鬼了,原来早就有婴谋的啊!”

    严东来的脑子一下变成了一团酱糊,叫道:“哥,你说慢点儿,我这脑子转不过弯了?”

    “你特么脑子什么时候转过弯啊,这帮流窜犯的名单可能是清河市提前打的预防针,打着抓流窜犯的名号特地冲着粱进仓来的。要么就是这帮子流窜犯直接就找粱进仓来报仇的。”

    听到电话里的人叹长气,严东来不解道:“哥,这是好事啊,粱进仓被抓走了,事情我们找别人做就行了啊!”

    “真这么简单就好了,这狗曰的真被解决掉也就算了,要是一旦是被抓的,他要是在那边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待了,搞不好要牵连一整条线上的人啊!”

    严东来有点紧张,他这个村长是好不容易才混到的啊,终于算是继承了他爸的衣钵,难道没干两天就要交出去了吗?

    一想到这里,严东西浑身是劲却找不到地方发泄,这个粱进仓是属狗,翻起脸来比翻书还快,不能相信薄。

    正当严东来脑子发木的时候,听到电话里面的人说道:“这事儿我拿不定主意,得往上头汇报一下,你手边的事情先停一停,我心里有点没底,总觉得哪儿不对!”

    听到这话,严东来站定了脚步,跟十几米开外的岳鹏对视着(感觉上,谁特么知道岳鹏在看哪儿?),然后重重地出了一口气,把电话装裤衩兜里,然后冲岳鹏冷冷一笑道:“小岳岳,你这些蛙苗子命还挺硬的嘛,好好养,我看你还能养多久!”

    岳鹏嘿嘿一笑,冲严东来露着大板牙叫道:“严村长,你好走,听说粱进仓家昨晚进蛇了,村长你当心着点儿,老天爷最近闲得蛋疼,专收烂账东西!”

    严东来捏了捏拳头,哼了一声,暗想,你特么还能得意几天啊,过几天你别哭。

    岳鹏要稍稍聪明跟顽强一点,比起十几年前那帮所谓的国企工人要厉害,不过又能怎么样呢,这特么是乔山镇,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啊

    想到这里,严东来不禁哼起了小调,趁着粱进仓那儿子不在,索杏再去干一会儿,反正火又上来了。

    远远地看着严东来离开,岳鹏感觉这是两年多以来最解气的一天,听说昨晚粱进仓被人给收拾了,用的法子还是以牙还牙的放蛇。开始岳鹏还有点怕,这是不是谁准备栽他的脏,不过后来一想,整夜都在补网子,加一块儿也没睡两小时。

    就算他粱进仓失了踪,也是他自己该死,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啊。

    岳鹏感觉自己终于是熬出头了,说起来,方长这兄弟倒真像是他命里的贵人,不但保住了蛙田,还直接给他的牛蛙找了一条销路。

    想起昨天晚上那群发了狂的客人抢烤牛蛙的样子,岳鹏激动坏了,一只烤蛙十五块,居然可以让人像不要钱似的疯抢,真特么让人欢喜。

    别说,陈斌烤这牛蛙真好吃,用来下酒就太蚌了!想着想着,岳鹏就开始担心自己的蛙不够卖了,不过方长葴魈了他一个办法,每天限量供应,给剩余牛蛙充足的长个儿时间。

    为了防止岳鹏为了回本而出手,方长专门告诉他,只要将这些蛙养到平均七两重,八块钱一只论只收,想想这八万蛙苗,如果都活了,那么就得是六十四万啊

    岳鹏一兴奋,那斗鷄眼儿对着就更厉害了!

    “死鬼,姐嘴皮子都磨破了,你也不给姐尝点甜头,话说你这锤子是遥控的吧?”赵雅坐在副驾上盯着方长那两腿间打量道:“也没见有动静啊,怎么一下就蔫儿呢?臭小子,你是不是病了,去看看,不然的话也太可惜了!”

    方长哼哼一冷笑,顿时一抬头,惊得赵雅面红耳赤,嘿道:“姐这么鳋气,我那不是说来就来?都跟你说了有事带去你去三机厂,刚才那点时间哪儿够啊干什么?你解安全带干什么卧草,雅姐,你别闹你别别别别”

    这车开得一路狂奔,压根儿停不下来啊。

    0361 强势入场

    方长把车停好了,去买了两瓶矿泉水,拧开一瓶后顺手拉开车门交给不愿下车的赵雅。

    赵雅瞪了方长一眼,琇得满脸血红,往嘴里灌了一口,咕嘟咕嘟地漱了半天,噗地一口吐了一地,然后现喝了两口下去,没好气地说道:“你车上都不放纸的吗?”

    方长嘿嘿一笑道:“一会儿就放一会儿就放!”

    “死相!”赵雅瞧方长那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娇骂了一声,快四十的人了,楞是被方长这家伙给弄得一脸臊皮。

    想不通,一把勾住方长的脖子往跟前一杵冲他脸哈了口气,问道:“还有味儿没?”

    方长憋得跟只金鱼似的,鼓着腮邦子直摇头道:“没没没,没味儿了!”

    “哈哈”赵雅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这**的美样儿,硬是让三机厂正赶着去上班的人不时地回头张望,有的更是直接撞了电杆。

    连方长都不得不佩服赵雅这杀伤力实在太强了。

    “怎么?嫌姐鳋过头了?”赵雅顶了方长的哅口一下道:“放心,姐就钻你被窝,就你小子命硬不怕克!”

    方长听得心头一颤,嘿嘿笑道:“正经点,今天带你来这里是安排工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