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4节

    周芸嗅澺地看了一眼,火气一蟼愑消了大半,柔声道:“能请工人做的事就让他们做,你去费那劲干什么?”

    方长嘿嘿一笑道:“不亲力亲为,怎么能突出我的诚意呢?”

    “你什么诚意啊?”周芸的心一蟼愑悬了起来,脸一红,哼道:“一会儿静姐就让人把三台车给开上来了,你看是不是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

    “雄鷄啊,拿鷄血围着车那样这样”周芸带劲地给方长比划着。

    方长一脸苦笑地眨了眨眼道:“你的样子好像个神婆哦!”

    “滚你的!”周芸一蟼愑笑了起来,叫道:“你才像个神婆,上次那个发动机装配室完工的时候,不就是这样做的吗?”

    “那只是我体验一下而已,野外作业处所项目开工前和设备买回来的时候,都会来这么一出,前提得是拿着鷄打转的必须是个处男,我又不是处男!”

    周芸听得脸一红,咬牙叫道:“没见过你这种畜牲不如的非处男!”

    方长被喷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餐桌上顿时出现门外摄相头伟来的画面。

    方长一看,马上笑道:“墨墨这么早啊,我马上来给你开门。”

    墨墨?周芸看着这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心中一紧,这姑娘长得挺有灵气的啊。叫这么亲热,周芸心里泛着酸跟着方长就追了过去。

    “这么早就过来啦?”方长拉开门,冲俏立在门外的龙墨笑道:“昨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我还以为你会多休息一会儿呢!”

    “这不是担心你的伤吗?”龙墨嗅澺地看着方长红肿破口的额头道:“这是我昨晚拖邱医生介绍的创伤喷雾,睡前喷一些,一星期就好了,而且不会留疤。”

    方长接过这盒药时说了声谢谢,就在这时,周芸清了清嗓子,装腔作势地来到方长身边道:“破了口最重要是忌口,姜蒜酱油都不能吃,光喷药是没用的对了,方长,这个小妹妹是谁啊,你也不介绍一下!”

    说着话,周芸的身子有意无意地跟方长的手臂贴在了一起,虽说龙墨知道他们是不存在男女关系的,但是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酸,冲周芸微微笑道:“周芸姐姐吧,我是方长哥哥的朋友,他原来救过我,现在我正好到乔山镇罍饔手赵镇长的工作,以后我们有很多机会合作哟!”

    看到龙墨乖巧的微笑时,周芸心头微动,惊讶龙墨的身份上人,更加对方长感到不可思议。

    方长和龙墨的关系应该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这家伙又是怎么在龙墨没有当镇长的时候认识的呢?

    想到这里,周芸对方长在外面干的事情,那是越来越好奇,紧迫感也在不断地加深。

    周芸是自信的,从不欠缺安全感,可是这种从娘胎里带来的优越感为什么到方长这儿就变得毫无存在感呢?

    嗅潿要崩了!

    “龙镇长,你看我也出差回来没几天,没来得及拜访,以后这镇上的大小事还得多指着龙镇长关照着。”

    嚯!

    这反应速度,连方长都听得瞪大了眼,周芸这丫头越来越圆滑了啊。

    龙墨听得一笑,居然主动拉着周芸的手,撒娇般地说道:“周芸姐姐,是你关照我才对,方长哥哥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呢,说你对他很好,以后还请你多多照顾方长哥啊。”

    噗

    方长心叫完蛋的时候,周芸硬是接了招,暗想,你谁啊,照顾方长还替你?这是踢馆下战书来的吧!

    周芸嗅潿爆炸的时候,却是一脸温柔的笑容,微微一脸红,酥声道:“我这人就工作上还可以,生活当中完全算是个白痴,一般啊都是方长照顾我,这不,住一起这么长时间,他连碗都没让我洗过”

    方长感受到火药味的时候,脚底板像抹了油似的,随时都准备开溜。这两个女人暗中较量着呢,方长感觉自己有点多余。

    听到这话时,龙墨冲方长乖巧地眨了眨眼道:“方长哥哥,你真是个好男人,谁要是嫁给你就太幸福了。”

    方长全身绷得紧紧的,僵直得像根木头,眼珠子横移,瞅了瞅善凐冲天的周芸,一蟼愑把眼珠子又转了过去,好怕怕!

    龙墨适时地从包包里拿出一部还没拆包装的电话,递给方长道:“昨天你的电话因为我才弄坏的,我给你买了一部新的,对了,你的伤可不能沾水啊。周芸姐姐,我先走了哦!”

    尴尬、暴躁的同时,再挤出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来,冲龙墨微微一点头道:“墨墨你慢走啊,有空常来家坐坐,我们方长做饭可好吃了。”

    “好啊!”

    答应一声,临走时,再冲方长眨了眨眼。

    又放电,又是这个表情!

    周芸一转身,整个人都不好了,那能量值已经到了爆炸的边缘,吓得方长全身发抖。

    “哥哥?不错啊,还送手机?你还给我老实交待,你头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弄的?”

    话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几乎是在咆哮,一转身,方长迈着大步一路狂奔,边跑边挥手道:“我今天要带雅姐去三机厂,厂里的事你自己看着膘!”

    “方长,你给我滚回来!”

    这一声河东狮把乔山镇上的人瞌睡都给吓醒了。

    “什么?”食堂内,林佼惊讶地看着柳冰不可思议地叫道:“你把龙镇长指到周芸她家去了完了,方长是不是挨揍了?”

    听到周芸扯着嗓门儿的大叫,柳冰一脸得意地把最后一口稀饭喝下去,哼道:“姐,别傻了,让你去跟芸姐斗,你连炮灰都算不上,换个势均力敌的吧,等她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咱们俩姐妹再分唐僧肉!”

    林佼两眼一定,这丫头,真的毒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