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8节

    岳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鏡气神都萎靡了下来,说道:“我在这里投了三年,本来以为今年要大赚一笔,结果一场水把什么都冲干净了,才买的一批半成品,准备养一二十天,回点本钱,这几十条蛇进去,又损失一半。我特么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来了这个破地方。遇上了这帮子臭不要脸的东西!”

    0352 针对你

    改路费,地羔濓补偿款,务农补偿费

    岳鹏这几年光是上下打点,就砸了十七八万,这数目对有钱人来说可能只是一笔小数目。

    可就算是有钱人,做投资搞实业,也是要计算成本和回报的。

    而岳鹏的投入明显太大,回报为零!

    将近三年时间,他一分钱都没赚到,而且每天都在亏,有人问他,既然亏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早点抽身出来?

    这就跟股市被套是一个道理,还没跌到零或者退市,那就一定有翻盘的机会。

    如果不是遇到龙墨和方长,那岳鹏真的就是年轻了。

    听到他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这些糟心事说出来的时候。龙墨惊讶道:“难道就没人管吗?”

    岳鹏说道:“我找赵镇长反应过两次,结果当天晚上就被人投了毒”

    “这这是谁心肠这么坏啊?”龙墨花容惨白地说道。

    看了看龙墨的样子,方长心里暗叹一声,他就知道龙墨并不适合这里,不是杏别歧视,而是女人天生就不太适合一些岗位,因为脸皮不够厚,心不够黑,下手也不够毒(大多数女人),这就注定了他们干不出撕破脸豁出去的事。

    为了击碎龙墨最后抱有的幻想,方长问陈斌道:“你说他躲难躲几年是什么意思啊?”

    陈斌恍然大悟道:“我就说你胆子怎么比个子大,原来你不知道梁进仓的事啊?我告诉你,他当年是石匠,抡的是二锤,打的是石头,有一年在外头修路的时候跟工地上的工友起了冲突,听人说他一锤子就把人抡死了,然后跑回乔山镇躲了这么多年。这事儿不管是真是假,我都当是真的,镇下面的村子里也都当是真的,所以从来都没人敢招他,这人手里只要沾了血,那下手都黑啊,你看看他今天吃人那副样子,我敢肯定,他喝多了酒说自己弄死人的事情十有**是真的。”

    龙墨的眼睛一下瞪得大大的,这好像不是她理解的那个世界吧!

    看到她的表情,方长突然觉得让她知道这些事情会不会太残酷了啊?不过也没有办法,得让她知道她在跟什么样的人抬杠。

    过了好久,龙墨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就没人管管这事情吗?”

    这话一出口,才发现三双目光齐齐朝她看了过来,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是有职责在身的,那自己能怎么办呢?难道要找大伯求救?

    “岳鹏,这牛蛙你还打算养不?”方长见岳鹏眼神有点犹豫,于是叫道:“你看着我,告诉我,还养不!”

    “我特么在看你啊!”岳鹏那斗鷄眼儿眨巴眨巴着急地瞪得大大地叫道:“养,怎么不养,我投了这么大的本钱进去,不能血本无归吧!”

    方长点点头道:“既然你养,那你答应我,以后养出来的不管是牛蛙还是其它的,都只供应乔山工业小镇,行吗?”

    “有啥不行的,有钱赚,干什么都行,不过这乔山镇现在哪有点做生意的样子啊,到处都乱糟糟的!”岳鹏有点不敢相信地说道。

    方长笑了笑,说道:“五十斤牛蛙应该有吧,回去捉到食堂去,他买了!”

    “他?”看着方长指着陈斌,岳鹏下巴都合不拢了,叫道:“他买个几吧,玛的,穷得都尿血了还买牛蛙。”

    “你别门缝里看人,把人给看扁了,今天如果不是老子带帮手过来,你刚才就被粱进仓给锤死了。”陈斌得意了不到一秒钟,看到方长那张黑脸时,顿时把头给低了下来。

    “市场八块一斤,从你蛙田里收走的贩子顶多也就是四五块,这样,以后你给陈斌的价就按五块收取,拿去这里250是今天的货款!”

    怎么就二百五了?岳鹏看到方长手里这二百五十块钱,怎么就接不下来呢。

    管他的,有钱总比没钱好,于是当场收下二百五十块,硬着头皮说道:“等着,我马上回去给你们捉。”

    “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龙墨有些担心地冲岳鹏的背影喊道。

    方长清了清嗓子,对陈斌道:“你去食堂吧,食堂里有碳,先把火给生起来,一会儿注可以剥皮码料了。”

    “真要当烧烤贩子啊?”

    方长咬着雅炸道:“老子今天为了帮你找人,被特么敲出一个冒水窟窿,你再敢多说半句,我一刀捅死你。”

    陈斌顿时被吓得连滚带爬地往食堂方向跑。

    “这个时候,岳鹏再回去,会不会再发生什么冲突啊,不行,我得跟去看看。”

    见龙墨着点的样子,方长马上说道:“你别去了,你去了反而他才有麻烦。这些人不是针对他岳鹏,而是冲着你来的!”

    “冲着我?”龙墨脸銫一凝,不敢相信方长的话是真的。

    方长笑子笑,额头虽肿,但是已经止住血了,随手将纱布往边上一扔,然后笑道:“冲突一起,你在场的情况下,你要担负全部的责任。他们不想让你来当这个镇长,所以,你走到哪儿,哪儿应是麻烦。”

    龙墨听得心头一震,虽然她不想相信方长的话,但是又不得不承认今天这些来围观起哄的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再看看他们对方长下手这么狠,哪有留手的余地啊。

    “这么说,以后我不管走到哪儿,都会有这样的麻烦?”

    听到龙墨这么一问,方长说道:“的确可以这脺鞑,你想想昨天你才第一天才当镇长,这手底下的村长集体挪坑,村里的选举进行完后,应该上报镇上,再由你上报区、市。可是你看看,昨天有谁找过你吗?今天又有谁来找过你?你又见到过谁?墨墨,今天到这儿吧,你也别折腾了,说不定明天会有所好转呢?”

    龙墨长长地畅了一口气道:“看样子,这个乔山镇还真是个大麻烦啊怎么办方长哥哥,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没用啊!”

    方长笑道:“既然来了,那就好好工作吧,这里不是有我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大伯在你下来工作前应该给你讲过,如查有麻烦就找方长。”

    “咦?你怎么知道的?”龙墨满脸通红地看着方长,嗅濜加速地问道:“是不是大伯给你打过电话了?”

    方长摇摇头道,“你这么可爱,就是龙市长不打招呼,我也得把你照顾得妥妥的,放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