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7节

    这不管是谁与谁的矛盾,黑锅嘛,最后都得由龙墨来背。结果无非就是龙墨走人,然后换一个镇长,风平浪静。

    然而这样一来的话,倒霉的始终还是像岳鹏这样的养殖户,还有那些死了的冤魂。

    被方长温暖的手掌摁在了肩膀上,龙墨一蟼愑平静了不少。

    扭头一看时,方长冲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再跟粱进仓这样的人闹下去,因为一旦闹起来,这冲突一起,之后就没有道理可讲了。

    龙墨心头一颤,不管是不是被人误会,反正自己对方长也是有好感的,让他们嘴贱一下,好像也没多大点事情。

    这么一想,顿时清醒了起来,接着毖矛盾给转移开,不再理那个疯狗一样的粱进仓,而是看着岳鹏,问道:“岳先生是吧,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如实说出来,镇上一定会帮着你解决的。”

    “小婆娘,你是镇长,应该帮镇上村子里说话,你去忝一个外人,什么意思?长得乖,可以卖个好价钱?”

    方长气势一变的时候,龙墨一把抓住了方长的手,摇摇头,劝他不要动气。

    岳鹏看得心头一感动,当场说道:“镇长,你看看,你好好看看,这酸濙腿的畜牲蹦起来一丈多高,养这玩意儿就得围网子,成片成片的网子。你说说,乡亲们三天两头抓几只回去添道菜也就罢了,弄死了扔沟里我也不计较。可是你们这群杂碎拿剪刀镰刀把网子给捅几个大洞是什么意思啊,我特么的弄网子碍着你们什么了?”

    相隔不远,顺着岳鹏手指的方向,网子上的几个桶大的窟窿眼还是挺明显的。

    “你特么指谁啊,你哪只狗眼看到是老子给你能出来的洞,我怕是捅了你老婆哦!”

    粱进仓这话一出口,惹得村民又是一阵狂笑。

    这时,岳鹏的火噌地一下就上来了,他身后这些人那也不是吃素的,怼陈斌的时候就是这帮子人,本来就是他从城里拉过来准备跟当地的村民开干的,这一把火一旦点起来,绝对是一场血战啊。

    方长瞬间挡在岳鹏的面前,喊道:“不能动手,一旦动了手,你就真的回不来了。我能帮你挽回损失,忍忍!”

    “曰死尼玛!”

    “啊”

    听到这大骂的声音,再听到龙墨的尖叫声时,方长一转头,那根扁担就像遮天蔽日一样地砸在了方长的头上。

    一股子热流从头上流了下来,方长站在那里,连晃都没晃一下,顺手抹了一把,满手腥红。

    方长轻轻地叹了口气,抬头看了打人的梁进仓,这人没有一点惊慌的样子,不但是个惯犯,应该手上沾过不少的血。

    “看什么看,老子又不是打你,好狗不挡路,你活该!”粱进仓嘿嘿笑道。

    “你没事吧,疼不疼,我带你去医院”龙墨急得双眼通红地拿着纸巾给方长捂伤口。

    满脸是血的方长居然还笑得出来,说道:“我没事,走吧,龙镇长,我们换个地方谈,还有永鹏,一起来吧!”

    岳鹏本来跟方长就不熟,这时方长为他挡了一扁担,感激的同时也很内疚。

    要真的干起来,结果不好说,这局面是方长拿血换来的,岳鹏当下拿支烟塞方长的嘴里,点着了火,说道:“兄弟,挺住,以后就是兄弟,有肉一起吃!”

    陈斌拍得正起劲,粱进仓一把抢过手机扔地上,抬脚就踩,用力踩,踩到粉身碎骨为止,指着一群人得意道:“走什么走,事情不讲清楚,你们走得了吗?”

    方长从一堆废渣当中把那手机卡捡了出来,在身上把沾上的血擦擦干净,然后装进兜里,冲粱进仓茵冷地笑道:“人家歹是个镇长,你的关系充其量也就是个村长,你得到的命令是把镇长搞下课,没让他把她弄伤。粱进仓,你要是伤了镇长,你觉得接下来的日子还能过下去。”

    “这有什么,大不了再找个地方躲几年呗!”

    听到陈斌这话,粱进仓那气势一变,手里的扁担捏得吱吱响,看他手臂上的力量,这是要把人抡死的节奏啊。

    然而方长根本没有给他纠结的机会,带着一行人挤开了人群往大路上走去。

    “让你的人把蛙田看住了,忍两天,这事儿,我帮你摆平!”

    听到方长的话,岳鹏冲他带过来的几个兄弟招呼了一声,他们就拿着家伙守在蛙田的边上。

    “我送你去医院吧!”到了镇办公室内,龙墨忙上忙下地替方长处理着伤口。

    由于多年来照顾龙远山,龙墨现在可比很多护士更专业。选用酒鏡消素,再涂上药水,然后用的纱布将伤口捂了起来

    正处理着,龙墨一下就哭了起来,“你傻啊,不会躲吗,都怪我”

    岳鹏都懵了,他一躲,那不是我挨这一下,禁不住全身一颤,赶紧冲方长道:“兄弟,刚才真的谢谢你了。”

    方长摇摇头,冲龙墨笑道:“不是什么大伤,别哭。”

    龙墨也觉得自己失态,赶紧说道:“你们聊,我去一下卫生间!”

    龙墨前脚一走,陈斌马上就说道:“我都说了,那牛蛙是自己跳我怀里来的嘛,我昨天从那儿过的时候,正看到粱进仓那狗曰的在捅网子,太缺德了!”

    方长白了陈斌一眼,然后再朝岳鹏问道:“怎么憋了这么长时间,今天突然就炸了啊?”

    “能不炸吗?”岳鹏叫道:“昨天破坏围网,我还没来得及补,晚上就带人往里面放蛇,我草特么的。”

    “蛇?”方长顶着一大血包,嘿嘿笑道:“够毒的啊,你怎么知道是他们放的啊,也许是网子坏了,蛇钻进去的啊。”

    “钻几十条进去?”

    几十条蛇?门口刚回来的龙墨吓得花容惨白。

    要知道女孩子最怕的无非就是蛇和蜘蛛这一类的东西。还是几十条。

    方长问道:“损失有多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