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2节

    两人一听,赶紧忙活自己手头的事情去了。

    要知道目前的南方局正处于动荡的时刻,两大派系的争斗会让有的人将其中一些软肋给剪除和外包,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安全、有效!说得再简单一点,就是不想不敢背锅,为了自己的权力上的将来,只有将前途风险降到最低。

    那么这些行为在人方长看来,那就是卓越迅速崛起的机会。

    同一时间,为加大市场竞争力,从而刺激国企在管理上狠下工夫的做法,会无形当中让大量资源(人力簢力)流逝,擅长淘金的方长会很乐意地将有价值的一切收入囊中。在未来不久将发生的商业冲突当中,将会取得更大的优势。

    这样的发展如同滚雪球,终就带来的是一场雪崩!

    0335 谁比谁犟

    “野外作业公司的款子已经到了吧?”

    林佼听到周芸的话时,在电脑上调出了近来到账的款子,投影上第一时间显视得非常清楚。

    周芸和耿跃民看到账目的时候,一个神銫自然,另一个当然是震惊。

    耿跃民远远无法相象被自己曾经折腾得快要完蛋的公司居然在两个月扭亏为盈,创造出的价值远比想象中要恐怖得多。

    这个季度的最后一个月,卓越算上这次龙山区块的生产任务,保守盈利已经达到四千万。

    当然,周芸并不觉得高兴,因为接下来几个月就意味着没收入了,这些收益当中,至少有一半是提前支付。所以接下来龙山的任务是白干,万安的收益偏低。

    所以周芸的平静只是因为她已经在考虑接下来的规划了。

    “账目方长看过了吗?”

    周芸随口问了一句,于是林佼的表情在一瞬间不自然后,干笑道:“方长说他是个临时工,这些东西不敢过问,怕别人说他越权!”

    “这个小方!还真是有意思!”耿跃民笑道:“按我说,今天这小会,还是应该让他一起参加。”

    周芸也是一笑,“他在家跟人谈别的业务,恐怕是看不上我们这种小生意吧!”

    “谁说的!”

    周芸的话音刚落,就被门外走进来的方长打断道:“我不也是有工作要跟领导们汇报吗?”

    耿跃民一见方长,整个人都兴奋了,要知道他能有今天,方长帮的忙实在太大,这是恩,得记。

    “来来来,快坐,我跟周总正说你呢!”

    方长不敢在耿跃民的面前托大,微微一笑,双手握着耿跃民递过来善意的手,然后坐在他的身边。

    “你来得正好,资金方面已经緡了,你来跟耿总说说接下来卓越除正常生产任务之外的发展规划。”

    周芸这话显然是对方长说的。

    要知道在卓越当中,方长的确没有实职,平常也没有做任何干预周芸决定的事。但是方长的一举一动都在影响着周芸,让她在不断地发生着改变。

    而此时周芸的一句话,也从侧面印证了方长在这个公司当中的重要。

    方长没有推三阻四的客气,张口就说道:“卓越,未罍鳙是一家多面手的公司。就目前而言,我们着力于能源勘控服务与特种机械装备的自主生产设计工作。前线生产力薄弱的主要原因是人和装备,人的问题,我们已经尽最大的努力改善过了,接下来就轮到装备。周总在临走之前订了一台两千型高压裂特种车,现在这个数字要改一下,是三台,其中两台两千五百型,还有一台两千三百型。这一批车在未来七天会被送到机械厂来。”

    鸟枪换炮啊!耿跃民激动得想要大叫人,一口气拿下三台特种车,这可是杂牌军当中非常少见的。如果有了这三台车的放,前线的生产力至少得再提升一个档次,以后再复杂的地层,永发不对,是卓越的队伍硬杏条件已经完全达到标准,已经具有相当大的市场竞争力。

    “小方,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是的,比珍珠还真!”方长点头,肯定地说道。

    “出头了,终于出头了!”耿跃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说道:“我们应该让三台设备第一时间赶去万安啊,开回机械厂来做什么呢?”

    方长笑道:“车辆要完善手续,不然上了路会有麻烦。然后,这三台设备当中要选一台留下来。”

    “留下来,干什么?”

    “拆!”

    “什么?”耿跃民脸黑了,咂舌道:“为什么要拆,这可是钱啊!”

    耿跃民的传统,让他带了一帮子兄弟,传统中的守旧,让大家跟着他一起要饭,所以,他不会理解方长和周芸的想法。他也不会知道,能源勘控部门每年在装备上的开销永远是个天文数字。

    现在,方长和周芸的共同野心已经出现,他们要打破这样的局面。

    “这就是你们口中的自主生产设计!”听到方长耐心地将拆掉一台装备的用意和决心时,耿跃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理解,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有一点成绩就敢这和托大。

    如果一套设备真的这么容易自主生产的话,还轮得到他们,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创业型天才壁在他们的前面,好事怎么可能砸到他们。

    拥有这种想法,注定耿跃民是可悲的。不过这不是他的问题。

    方长想了想,用一种最残酷的方式告诉他道:“其实国内早就有厂家完成过这种壮举,只不过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的道理一直主导着国内市场。包括耿总你一样认为什么维特根、福格勒这些品牌是最蚌的。国能、国化、国气三大企业将能源机械进口看作是提高生产力且有作为的表现,实际上浪费了多少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有数。没人给过国内机械制造的机会,没有舞台的表演注定会失败。这种无利可图的生意再也不会有人去尝试。不过我愿意去当这个傻子!”

    耿跃民心中不是滋味,这小子太犟了,怎么才能说服他呢?于是看着周芸道:“周总,你得劝劝小方啊,这干事业可不能光凭着一腔热血,还得考虑一下实际情况!”

    周芸笑了笑道:“劝什么劝,这本就是我的意思,方长他跟我不谋而合,要想开创传统能源的新局面,装备自主生产势在必行,我爸来了都没商量,就这么决定了,车一到,就开拆。”

    耿跃民这才发现,事情并不是跟他商量,而是通知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为这一对年轻人的大胆而鼓掌,还是该为他们如此败家而感到叹息。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的啊。这样的局面让耿跃民很无奈,因为他仅有的权力只争对能源服务公司。对于总公司的决策,他无权过问。唯一口长气来表达自己的无力!

    此刻,心里最不是滋味的,要数林佼,周总不是出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差吗?为什么,她和方长现在好得已经穿一条裤子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