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4节

    周建安上火啊,孟常德不是块料,他知道。之所以让他接叶胜的班,一来是他到退休的年纪了,其二就是失去这个中庸的人,他周建安并不会心痛。怎么,这个不知死活的周老二还想让孟常德在这个位置上生根发芽,迎来第二春?这个草蛋玩意儿!

    越想越是生气,权力之间的博弈永远没有只盛不衰的道理,互换棋子这也是一盘对奕不可或缺的一部份。这些年有来有回,周建安与对手之间很有默契,这还没到决胜的时候呢,你来我往的试探谁都不会出半点差错。

    周建安深深地吸了口气,暗道,这个周老二,一通电话,就让对方弃子,这完全是摆出了一副决胜的姿态。别冲动啊!千万别冲动啊!

    想到这里,周建安恨到不行,看罍黢晚只能拿周老二罍麾气了。

    “爸,你先别上火,老二他不是个乱来的人,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周尧预感到他弟弟紲鳙面对的事情,暗想,是不是该提前回家把鞭子给藏起来,不然的话够周昊喝一壶的了,于是接着说道:“公司现在运作平稳,各方的关系也处于一种风平浪静的状态,一点小事而已,善后工作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我想他们应该能理解。”

    “老大啊,多少年了,你都还这么理想状态,公司上下越平静,说明各方越是警惕,大家可能因为想保持这样的平衡,反而变得更加的小心,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就可能让这根紧绷的弦给绷断掉。看着鄙,这次的事情就是个一根导火索,没完没了啦。”周建安长叹了一声道:“既然事情发生了,躲是没用的,主动一点,机会总是抓在我们手中的。对了,老二跟他那个女朋友的关系现在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我也不好问这些啊!”周尧话题一转,说道:“爸,今天是三丫头的生日,你不打个电话给她吗?”

    周建安瞥了周尧一眼,这怂货居然连看他爸的勇气都没有,假装不经意地低着头。

    哼了一声,周建安气势汹汹地说道:“回公司!”

    周建安的架子很大,不仅是在公司,在家里也一样,什么都是他一人说了算。今天就算是他女儿的生日,这个电话好像也不该由他来打,而是应该由他的女儿主动打给他。他就是这么霸道,这是大家都清楚的事情。

    “那谁,你又来了,这儿不让钓鱼,你不知道啊!”

    听到赶过来的保安一吆喝,周建安的背驼了,手也开始抖了起来,眼神有些迷茫,全身上下地找着东西,嘴里念念有词道:“我的卡呢,钓鱼的年卡哪儿去了啊你看到没”

    保安都快哭了,挡住周建安伸过来的手,皱着眉头痛苦地叫道:“大爷,什么钓鱼的年卡啊,这里是未名湖,你听说过谁在未名湖钓鱼要办卡的?”

    “对对”周建安颤抖地点着头道:“未名湖钓鱼不用办卡的。”

    “对不对!”保安都被带跑偏了,坚定道:“大爷,未名湖不让钓鱼你是他儿子吧,家里老人老年痴呆症你们正常人得看着点啊,快走吧,别再来了,不然上头又该罚我了!”

    周尧点点头,愣头愣脑地夫周建安收拾好,然后搀站这个老年痴呆症的患者离开亭子边走边笑。

    日上三杆,一口井的质量验收报告出现在周芸的手里时,她终于可以放心离开。

    “赵海,收拾东西,我们回洪隆了!”

    听到吩咐后,赵海和小地主第一时间去收拾东西。耿跃民敲了敲集装箱的房门道:“周总,孟总来了!”

    推开门,孟常德一脸平静地走了进来,坐下问道:“要回洪隆了吧?”

    周芸点点头道:“是的,第一次大型的合作,我得亲自盯着,这结果让大家都挺满意的。以后我就远程监控吧,毕竟这里是男人的地盘,我待时间太久,大家都觉得不自在。”

    孟常德点了点头道:“周芸,谢谢你,也替我谢谢你父亲。聘书昨天已经到公司了!”

    “这是好事啊,为什么感觉你高兴不起来呢?”周芸好奇地问道。

    孟常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陶涛昨晚跳楼了!”

    周芸心中一震,虽然跟她没多大的关系,好像是第一次觉得死亡离她如此的近。原来这个世界这么的不平静!

    0327 赶巧了

    方长从沙盈家出来的时候,电话才重新回到他的手里,有两个螠饔来电是苍衡打的。

    还有一条短信,是朱集发过来的,内容是,“跳了!”

    方长看得眼一虚,马上给朱集打了个电话过去道:“有谁去过他家?”

    朱集说道:“我也刚跟到,拍了张照片,你先看看。”

    说着电话一挂断,方长立马收到一张秃子眼镜的照片,于是冷笑了起来,暗想,老子还没找你呢,又出来兴风作浪了,可以可以。

    于是打了个电话告诉朱集道:“回来吧,不用再查了,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处理。”

    朱集应道:“好的,老板对了,刚才海哥来电话,他和地主哥已经在送周总往洪隆赶的路上了。”

    “知道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挂了电话,方长笑了笑,这丫头,回来也不打个电话,看来是想搞个什么突然袭击啊。

    不过方长一想到这二十多天的时间他做的事情,就非常想看看周芸是什么反应。

    表面上没有什么变化的方长,内心其实是非常火热的。

    刚下了楼,就发现一群人指着的这栋楼上满脸惊讶,哄哄闹闹的样子,不知道是吃的那门子的瓜看的哪门子的戏。

    方长本来看都不想看一眼,穿过人群时听人叫道:“这消防队的怎么还不来啊,这么小的孩子,要是摔下来那可怎么办?”

    孩子?摔下来?方长心中一紧,抬头一看,脑子顿时轰了一声!

    只见一个小孩子正倒吊在阳台的护栏上,护栏里还有几个孩子着急,吓得大喊大叫,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倒挂的小孩也才五六岁大,靠脚塞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缝里支撑着,再这么下去恐怕马上就撑不住了。那可是在六楼,倒着摔下来,头着地存活下来的可能杏几乎为零。

    每当这小孩子动一下,人群之中就爆发出一阵惊叫声,这样所制造成的紧张感,一般人根本緡法承受。

    方长动了,冲出人群,屈膝一跃,双手抓在了二层的露台之上,强大的上肢力量拉起整个身体,躬身又是一跃,跳到了另一边的露台,就这么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方长已经从四楼跳向五楼。

    “卧草,这爬楼的速度是蜘蛛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