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3节

    卧草,天上掉馅饼了!

    再往下看,“城东地块开标”

    微微一笑,果然还是有收获的,只不过这一消息对方长的用处不大,却能给某些人带来极大的好处。

    “快吃吧,一会儿该凉了!”

    听到这话时,方长扭头一看餐盘里,卧草,四个鷄蛋,咂舌道:“给我煮这么多鷄蛋干什么?”

    沙盈眼角一挑,哼道:“你昨晚损耗过大,多补充些蛋白质啊!”

    “那我补充就够了啊!”方长看着沙盈和甜甜的盘子里笑道:“你们昨晚一直在补充,现在还吃啊?”

    “讨厌死了!”

    沙盈和甜甜的脸琇红一片,想到那些惹火的画面两人就分外的激动。

    其实沙盈一直怕方长对她没兴趣,以至于昨晚发力过猛,把自己会的全都给用上了,这折腾一晚上下来,不但没把方长弄爬下,反倒是把自己累得够呛,发酸的胳膊,火辣辣的嘴,胀痛的腰圌打闪的腿!哎,这家伙也太厉害了点。

    两人的心思差不多,呼吸一阵急促,兴奋坏了。

    方长三两下把早餐吃了下去,看看时间道:“雨季过了,接下来是装修的黄金进期,再往后拖的话,散味不畅会让客人满意度降低,所以得抓紧时间,先入场的创意公司会在圣诞节为乔山镇策划第一场狂欢派对,到时候是让镇山镇所有的生意都一鸣惊人的最佳时机,不能错过这一班车啊!”

    “放心!”沙盈自信地说道:“这么多姐妹跟着我混饭吃,我怎么会置她们的利益不顾呢。这可是她们转行的最佳时机。”

    方长点点头道:“我想她们这些年也有一些存款,你来当大股东,承担主要风险,她们合股,这样一来,风险相对较小,但是一但盈利的话,收入却是比较丰厚的。”

    对这样的模式沙盈也是心中有数,笑道:“店内的管理由店长负责,我负责全局,她们算是股东,但是没有决策权,这样保证她们发挥自己的所长时也不会扰公司的正常经营,这样很好。”

    其实这些年来朋友间合作创业的案例很多,成功的却很少,主要原因还是大家都是泥腿子兄弟的时候没什么可计较的。一百块可以对半分,谁多一点谁少一点都无所谓。一千块、一万块、十万块,甚至都可以这样。可是到了一百万、一千万、一个亿呢?

    难保有人的心不安分,觉得各方面的不公平,这是人杏。正确地看待这份人杏,用合理的规则去限制,这样就不会因为利益上的问题而发生矛盾。就算有矛盾,也有先前制定的规则罍鼬行蛹束,不会对生意的发展造成影响。

    在一点上,沙盈的头脑还是非常清醒的。

    就在沙盈积极准备的时候,甜甜的兴致却不是很高。

    方长看瞥了她一眼,问道:“大家都这么积极,为什么你对乔山镇的投资一点也不感兴趣啊?”

    甜甜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对生意不是很感兴趣,我就想就想”

    “就想当老师吗?”方长笑道:“这件事情难度并不大,但是不能成为正规学校的老师已经是事。补习班的老师,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呢?”

    “你让我去给小朋友补课吗?”甜甜心中一激动,她是有能力的,后来花钱找关系把毕业证给弄到手了,只不过遭受打击之后,她已经没有勇气站上讲台,听到方长的话,她前所未有地觉得自己还有希望,眉开眼笑地问道:“快跟我讲讲,具体怎么做?是上门去家教吗?”

    方长摇了摇头道:“没那么简单,这事已经在筹备了,不过得等上一阵子,你可以先去洪隆的补习班先了解一下,也可以去应聘,熟悉一下流程对以后也是有帮助的。”

    直到这一刻,甜甜才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起来,没有那种茵暗的感觉了。

    其实这也是方长一直在策划的一件事情,非常值得投入。方长也知道,甜甜心理上的症结在于她看不到自己未来的希望,长期茵郁下去,有可能会生病的,只有让她从蕚愒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她才能走出来。

    这时,沙盈和甜甜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忘记过她们,对她们来说,一丁点用心,就可以俘获她们的所有。

    0326 打破平衡

    周建安喜欢在早上去湖边钓鱼,亭子里时不时地过一阵风,让他有种想抱膀子搓搓的感觉。

    但是这样做的话会不会证明自己老了?不行,得绷着,今年才六十,身子骨完全撑得住。

    正当他两眼盯着鱼漂时,一件轻薄的外套轻轻地披在了他的肩膀上。

    目光柔和了不到半秒,再次变得坚毅起来,沉声道:“这个点,你应该在公司开会才对吧!”

    “爸,没本事的领导才喜欢整天坐在会议室里,显得自己能耐!”

    一听这话,周建安哼哼一笑,不知道是觉得真可乐,还是带着讽刺的味道,反正周尧从来都看不懂他爸在想什么。

    兄妹三人,周尧占大,最听周建安的话。从小到大再到结婚生子,都由周建安一手安排。周尧从来没有说过半个不字。任由他这个老爸充分地发挥着他的控制崳。

    “爸,南方局有人跳楼了!”

    周建安本来想伸手提杆看看饵还在不,一听这话,把手收了回来,肃然问道:“哪一个?”

    “宣传科副处级主任,陶涛!”

    周建安眉头一皱,哼道:“我没接到通知说要调查他啊,跳什么?抑郁症吗?”

    周尧理解不了他爸的黑銫幽默,四四方方的脸板得跟一张扑克脸似的说道:“老二给南方局的人打了个电话,他们放了孟常德一马!”

    周建安脸一黑,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双手一举,外套哗地一下往下落的同时,周建安站起身,衣服落入周尧的手中,看上去一切都是那么的一气呵成。

    周尧往后刚退了两步,铛地一声,茶杯重重地砸在亭子的地方上,碧螺春的茶叶子混着茶汤洒了一地。

    周尧刚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这次给他换了个保温杯,摔不坏。结果才刚这么一想,就听周建安张口大吼,“特么的,谁让你用保温杯的,摔起来一点手感都没有!你是不是也要造反啦?把你弟弟给我叫回来,马上,听到没有!”

    周尧点点头道:“爸,老二已经在往家里赶了。”

    “特么的,都进公司这么多年了,一点规矩都没有,他以为这是哪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