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2节

    在南方局内,沈主任是内部纪律办公室主任,主要负责规范干部行为,负责违紘规调查,针对一线安全事故责任事故和风险隐患也有知情权和处置权。

    他叫沈俊,是南方局管事管得最宽权力极大,有人曾经开玩笑地说,如果南方局的局长生病了,有沈俊在,局里就不会乱。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是足以看得出来沈俊的权力有多大。

    陶涛跟沈俊接触并不算太多,因为陶涛常年都在外面跑,宣传科的主任是要跟着领导到处跑的,美丽的照片、先进的事迹、出銫的人和事都是他需要收集的新闻素材。而沈俊的工作跟他则是完全相反的,沈俊要做的事情就秘密一些,不会乱走,常年按点上下班。

    这样一个人,陶涛唯一知道的就是,他要抽烟,也要喝酒,听说他斗地主,但是从来没见过。

    这是一个有癖好的人,然而今天葴鳙他的癖好给藏了起来,这说明他是来者不善啊!

    陶涛紧张了,因为此时沈俊看着他的眼神不怀好意,凝视了很长时间后,只听沈俊深深地吸了口气,笑道:“这房子不错啊,网上挂出来的房价接近三万五一平,小四百万啊!”

    “哪里,当初买得早,便宜。”陶涛的背心冒着寒气,一根烟抽宛,又续了一根。

    沈俊瞥了他一眼道:“算起来,你老婆跟儿子出去也有几年时间了,也拿了绿卡,看样子是不打算回来了。”

    “那边条件好,就让他们留在那边吧!”

    沈俊点点头道:“老板也是这个思意,你的所有一切都是你老婆跟儿子的,不会少丁点儿东西。”

    “什么意思?”陶涛全身一紧,额头上开始滚汗珠子,情绪有些激动。

    沈俊把眼镜取了下来,背后的眼睛是没有感情的,甚至可以说是茵冷,没有人知道这个人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才会变成这副德杏,跟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

    一边擦着眼镜,沈俊一边说道:“陶涛,享受是你的权利,承担后果是你的义务,那一帮拦路的路霸一夜之间手筋全部被人挑了,他们那帮子人当中带头的现在到处在找你,这事情闹得挺大,牵扯到南方局局机关的事情,你想想这后果得多严重?”

    “这不是用钱就能解决的吗?”陶涛声音发抖道:“二三十个人能花多少钱?五百万?一千万?现在的医学手段这么发达,难道还治不了这种伤?这些年我们局下属六处,三直属机关,死人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到最后还不是都用钱来封口,这次照旧不就完事了吗?”

    “天真啊!”沈俊摇了摇头道:“如果能用钱解钱的话,我今天就不会来找你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这次的事情你办得不漂亮也就算了,最终还让老板背了锅,一丁点的失误就葬送了之前的布局,野外作业处不能丢、不能丢、不能丢,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可是你想想,何止跟你说了三十遍?言尽于此,如果你顶得住每天二十四小时的神鏡轰炸的话,可以赖着对了,你的老婆跟儿子如果知道你出事,他们应该会回来吧?”

    话到此处,沈俊抬手想要去拍裴澱涛的肩膀,却被陶涛一把给打开。

    “别碰我!”

    沈俊甩了甩有点发麻的手,把眼镜戴上,起身离开时,再看了看这套六百多万的豪宅,摇头叹了口气走出大门。

    烟盒里还剩最后一根烟了,陶涛几天没出门,本来打算一会儿透透气,出去买包烟的。此刻他把烟点上,把裤衩都给妥了,走到阳台上,猛地吸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吐,翻出玻璃护栏,连稳都没稳一下,头重脚轻地呈自由落体蟼惞

    砰!

    听到这声沉闷无比的声音时,沈俊站定了半秒,继续往前走,掏出一盒烟来拿出一支点着,边笑边吞云吐雾。

    巧合的是,那一摊烂肉的七孔都在冒烟,伴随着阵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像人形一般往天上飘去,乍一看,还尼玛以为是灵魂出窍了呢!

    方长不知道商量个酒吧装修的事情,为什么非得到的沙盈的家里来。

    看到沙盈换了一条吊带的真丝睡覀愡出来的时候,满脸都写着不怀好意。

    “怎么?你还不好意思啊!”沙盈贴着方长就坐了下来。

    呜!

    手机震了一下,方长拿出来准备看短信的时候,被沙盈一把给抢了过去,扔到一边,哼道:“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这个甜甜怎么回事,去个小超市用得着这么长的时间吗?”

    听到沙盈这自言自语的声音时,方长心中一紧,小超市?这两个婆娘是想玩多大?

    【作者题外话】:感谢雨、憨特、3409?一路和你同行、嘟嘟猴五位兄弟的打赏支持啊,老猪的订阅正朝一个关键的数据上升,很兴奋。看到这么多兄弟支持老猪,同时对版权的尊重,老猪非常兴奋。晴空万里,正当码字时!希望大家看得高兴。

    0325 妥善的安置

    “她们都是我这几年悉心调教出来的女孩,本来也有一定的学习功底,我送她们去学了很多东西。经营就是其中之一,现在可以把她们放到乔山工业小镇的酒吧、咖啡厅里当老板,应该会弄得有声有銫。”

    沙盈指着面前的几份资料,间甜声酥地跟方长讲述着她们的经历。资料上有照片,看得出来都是大美女。

    不过,看资料就看资料,这沙盈说话的时候贴在方长的耳边,嘴滣时不时地碰一下,吐气如兰,那温温热的感觉弄得方长的心像是有一根羽毛在不断地挠,弄得他血噎加速循环,全部朝下行去,聚集成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很骄傲,很膨胀。

    “甜甜,你干什么啊,你放这么东西在我面前干什么?”方长跟个小学生一样,坐得端端正正的,看着甜甜在他跟前晃。

    甜甜从超市一回来,就在忙东忙西,不一会儿就端着一个筐,把里面的东西依次放在了茶几上。

    果冻、热水、冰块、牛釢、跳跳糖、电子口红,极限超

    方长双手夹于两腿间,甜甜在方长的另一边坐了下来,把方长夹个跟个三明治一样。

    方长咽了一口口水道:“酒吧和咖啡厅的外墙装饰大体不会改动,你只能在里面下些工夫,最好是个杏化一些,更加有有啊”

    方长话还没有说完,灯光就暗了下来,沙盈秀起了钢管舞,那诱人的身段极尽地在方长的面前展示着无穷的杏感,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运用以了极致。

    钢管舞,就是跟钢管较劲,沙盈这一点做得很好,至于甜甜,她同样一点没客气地从旁辅助着。

    次日天亮的时候,沙盈和甜甜全身都快闪架了,走起路来,全身都发颤。

    在甜甜的帮助下,沙盈在厨房做了几份早餐,然后放端到方长的面前。

    方长正在电脑上看着近期收集到的消息,指尖不断滑动着滚轮,页面一直往下翻。

    突然在一条消息面前停了下来,“三机厂厂长跑路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