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1节

    “那就这么说定了!”

    电话一挂,文静美滋滋地给方长发了条短信过去,今天真是够满足了,钱挣够了,还顺般来了一发,这日子爽得也是没谁了。

    文静也不是坐享其成的人,既然方长打定主意要自主生产,那么销售这一环就成为了重中之重,她得赶紧接触一批销售人才才行啊,于是在心里赶紧琢磨起这件事情来。

    方长刚到大东南,这会妹子们还在化妆,大多数还没有到店。

    方长收到短信的时候,笑了笑,谭斯贵这家伙永远都在捡芝麻丢西瓜,如果他聪明点簢静连合起罍饔过工程机械这一块儿的销售,他也许还有机会,不过现在嘛。他将目光放在这种蝇头小利上,基本掉队了。以后完全不用再考虑这个家伙了。

    想到这儿时,方长轻轻出了一口气,正要敲沙盈办公室的门时,听到沙盈正跟人说着什么呢。

    “死丫头,你赶紧老实交待,那天跟谁开的房,不说是不是,不说是不是”

    紧接着,甜甜尖叫起来,边笑边躲道:“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就是累了,看到家酒店想进去睡个觉。”

    “骗谁呢!”沙盈可不傻,一个平时连门都不怎么出的人,居然在外边开房,于是沙盈板着脸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着,沙盈就发了狂似的把甜甜摁在桌子疯狂地挠了起来,不一会儿,甜甜直接笑哭了,大叫道:“方长!”

    沙盈一双手顿时停了,沙盈一双眼珠子瞪得大大地,惊道:“快,快跟姐说说,爽不?”

    噗

    门外的方长快吐血了,谁也料想不到沙盈会来这么一句啊。

    只能静静地听下去。

    此时滇濔甜也很惭愧,撑起身子来坐在桌子上小声地说道:“姐,你不会怪我吧!”

    沙盈一下拍在甜甜的手臂上,叫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想霸着方长,所以不敢告诉我,是怕我生气?”

    甜甜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其实这么长时间,甜甜一直都很矛盾,上次方长让她上了天,那种舒服的感觉别提有多美妙了。但是后来每每回忆起来都有一钟负罪感,她觉得对不起沙盈,因为是沙盈先跟方长认识的,她都没睡?我凭什么睡呢?所以,甜甜觉得自己很贱,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然而沙盈看到甜甜是这样的情况时,笑道:“你是不是傻,我有什么理由霸着他?当他的女朋友?我配不上他,我也不打算找男朋友,所以你跟他发生点什么,我完全觉得是正常。好东西,姐妹应该分享才对嘛!”

    说着,沙盈一脸銫銫地笑容,挤了挤甜甜道:“快跟姐讲讲细节,多长?”

    甜甜一脸血红,在沙盈的耳边轻轻地说道:“一步到位!”

    “什么?”沙盈捂着嘴惊讶道:“死丫头,好事都让你占尽了,不行,尼濎我也要试试,看看有没有这么夸张!”

    甜甜笑道:“姐,我怕你一个人吃不消,要不,你下次把我也叫上,我可以给你分担一下压力!”

    沙盈看着甜甜那一脸坏笑的样子,顿时兴奋道:“臭丫头,看来那个方长手里的确有活儿啊,连你现在都变得这么主动了,可以可以,尼濎姐妹一起,咱们也做一回主!”

    方长顶住门了,再忍不住,咚咚咚敲响了门,心里好害怕啊,这脺鼬去,会不会被这两个女人给吃掉啊。

    正盘算着,甜甜打开了门,顿时捂住嘴叫道:“你怎么来了!”

    方长淡然地说道:“找盈盈啊!你脸红什么,你们俩在讲悄悄话?”

    这话一出口,甜甜当场大叫一声,琇臊地狂奔了出去。沙盈并不知道,方长的耳朵比狗还灵。可是,跟方长一起出入过赌场滇濔甜却是知道一个连骰子点数都能听得出来的人,怎么可能听不到她们俩刚才的对话呢?

    方长当场装傻问道:“甜甜怎么了?”

    沙盈心中一阵狂跳,走到方长的身边,轻轻地哼道:“谁知道你跟她干了什么好事,弄得她那脺骺琇。”

    【作者题外话】:从排队挂到拿完药回家,硬是耗了四个小时,现在这病啊不是怕贵,而是担心时间不够用,老猪电脑不离手,字就是这么一点点地码出来的,不容易啊!

    0324 自由落体

    华南省省会城市,都城市!

    市东和江花园电梯住宅小区内。

    陶涛光着上身,穿了条大裤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抽着烟,一边抠脚。

    叮咚!

    陶涛家的门铃响了起来,没多想,陶涛杵了烟头,赶紧去开门,看到外面的人时,陶涛一脸惊讶道:“沈主任,你怎么过来了?”

    门外站着弊衣中年男子五十岁左右,头顶秃光了,戴着眼镜,明明身材短瘦,偏偏像个孕妇一样的小肚子把上衣绷得圆圆的,手里拿着个油亮的手包,看起来像个发福的小老板,有点滑稽的感觉。

    “陶主任啊,休年假也不出去转转,去看看老婆和孩子也好啊!”

    听到这话时,陶涛回过神来,赶紧说道:“快快快,别愣着啦,赶紧进来坐吧!”

    顺手将沈主任邀请进家里,把沙发上堆得乱成一团的靠枕给收拾得整齐后,把地上扔的袜子往沙发垫子下面一塞,然后不好意思地笑道:“大老爷们儿一个人在家,邋遢惯了。我也想去看看老婆跟孩子,这不户照早就交上去了,要出去这不得打报告吗?别别别,不用换鞋了,直接进来就行了,反正也挺乱的。”

    沈主任哈哈一笑,在这大气客厅里走了一圈,叹道:“你这房子是一百七的平层吧?”

    “差不多差不多!”陶涛散了根烟到沈主任的面前,被他侧了侧身给躲了过去,于是尴尬一笑放自己嘴里点着了抽了一口道:“电梯楼,公摊面积接近三十个平方,算下来也就一百四十多个平方。”

    “嗨,你管它公不公摊,房本儿上写的是多少就是多少,还能跑得了不成?”

    一听这话,陶涛跟着沈主任就坐了下来,再给沈主任递烟过去的时候,沈主任笑笑,给挡了回来。

    此时陶涛敏锐地觉得今天沈主任过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