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82节

    车队终于动了起来,赵海看不见小地主的人了,只听见那人群怒吼远去的声音,看来是被引得远远的了。

    一直等到车队过完之后,赵海才上了最后一辆车。

    在车队中间那辆牛头霸道上,耿跃民坐在副驾,周芸和孟常祩慀在后排。

    “哎,现在搞工程,就是不容易啊,不但要跟天斗跟地斗,还被当地的百姓给当成过街耗子撵得到处跑,真是丢人!”耿跃民看着简陋的街道后行时不禁感叹了一句。

    “前一阵没遇到过吗?”周芸不经意地问道。

    “经常发生啊,上次一条电线被超高车挂断了,赔了五千,这些叼民那是真敢开口啊。不过倒是收了钱马上就放行了,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张口要十万,这不是抢吗?”阵常德十分的头疼。

    “看看这两人当中有你认识的吗?”周芸把照片放大了,递到孟常德的面前。

    孟常德把屏幕离得远远的,耷拉着眼皮儿看了一眼,皱眉道:“这不是局里宣传部滇澱涛吗,你这照片哪儿来的?”

    “南方局宣传部?”周芸冷冷一笑道:“孟总,你今天是遇上我了,要是没有我在的话,你麻烦大了。刚才那帮子叼民一早就跟这儿候着啦,就等着车队呢。耽搁工期是小事,要是再死个把子人,你的任命怕是下不来不说,连你副总的位子都保不住。”

    “你是说”孟常德的额头上瞬间冒了一层水珠子出来,嘴滣颤抖道:“他们的胆子有这么大?”

    周芸苦笑道:“我原来在机械厂的时候,不是也没想到机械厂的水有这么深吗,哎,天黑路滑,社会复杂啊孟总,以后凡事当点心,与甲方的合同当中最好多一些弹杏,不然谁知道后果会是什么。不过我想等你的任命通知下发之后,这些麻烦应该会少一点。”

    不管此时周芸怎么安慰,阵常德整个人都处于失神状态。

    车队全部妥离小镇,赵海回头一看,小地主伸着舌头从街口冲了出来,跟王八似的甩着手,边跑边喊,“堅夫、堅夫别丢下我堅夫”

    “后边那人管谁叫堅夫啊?”

    车上有人问了一句时,赵海憋得满脸通红摇头道:“司机,开快点”

    0314 有的放矢

    入夜!

    龙山深处热气开始上升,熬过这浉热的时刻,洗一个凉水澡,也许晚上可以睡个好觉。

    勘探公司的人喜欢在厢濎的晚上干活,所以即便是这个时候,大型柴油机发电的声音也把人的耳膜震得嗡嗡作响。勘探服务公司的人都休息了,因为明天要在太阳光最猛烈的时候接着干活。

    这就是勘探公司的主场优势,他们可以自由选择服务公司接手干活的时间,比如厢濎太阳最大的时候,又比如冬天的深夜。真是要人命!

    赵海汗流夹背地抽着烟跟朱集通着电话,确定着他到什么地方了。

    “大哥,我们刚到龙山县,马上进山。”

    听到朱集的话时,赵海说道:“不用太着急,分批进小平罗镇,别把人惊着了。”

    “好的,那我们就在小平罗镇会合。到了打电话!”

    到了井场后,赵海在第一时间给方长汇报情况,可是方长一直都没接电话。所以赵海才临时把朱集抽调到龙山来的。

    刚跟朱集联系完,方长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于是赵海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方长沉默片刻后,说道:“我让你提前进入九里岗的地带,就是让你去收集当地村子的情况,先接触的情况下,我们能跟这帮子村民勾通好,以后会省去很多麻烦的。”

    “是啊,我现在知道你的意思了!”赵海沉声道。

    “周芸她没事吧?”方长有一丝担心地问道。

    “放心,就算我的命没了,也会保护老板娘的!”赵海嘿嘿笑道:“对了,我已经调朱集过来了,人抓到怎么安排?”

    “让朱集连夜给我把人送到洪隆,今天凡事参与过的,给点教训,最好是深刻一点,让他们知道惹我的人是什么下场。手脚干净点!”

    对于方长的狠,赵海早就领教过了,要知道方长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像没有掺杂一丝的情感于当中,平静得可怕。赵海知道这不是天生的,这是无数次亲手尝试过后而产生的麻木。想一想,赵海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呜呜”

    “我怎么听到个娘们儿在哭啊?”方长听到这奇怪的声音时,不禁好奇地问了一句。

    赵海往悬崖边看了一眼,苦笑道:“没什么,老板,我先挂了。”

    电话一挂断,赵海顺手把手机收到的照片传给了朱集,然后朝悬崖边走去。

    “姐呜呜姐夫他欺负,前两天被狗追今天又被几十个大汉撵要是被追上,屎估计都被打出来了姐,你可得替我做主啊”

    小地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往火里扔着纸,不过不是黄纸,而是从哪儿抄来的一个工作记录本,给撕得碎碎的,他已经不管了,必须把赵海今天抛弃他的事情告诉他死去的姐姐。

    “喂,干什么的,这里是禁火区知不知道,想死啊!”

    被人突然吼了一句,小地主边哭边从腰上抽出把刀来,只见那人一闭嘴,低着头当什么都没见过的走了。然后小地主的哭场就更大了。

    赵海在小地主的身边坐了下来,挤了挤他的肩膀道:“行了,快别哭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小地主一看赵海那神秘的样子,鼻涕挂在鼻孔外一公分,生生被他一口气儿给吸了回去,然后把眼泪抹得干干净净,站起身来一泡尿把火给尿熄了,冲赵海叫道:“你的,带路!”

    赵海哭笑不得地问道:“卧草,你都不问我去哪儿吗?”

    “还能去哪儿,你笑得这么银荡,一看就要带我去找快乐,还等什么,快走啊!”

    小地主已经迫不及待了,完全想不起刚才要死不活的样子。赵海叹了口气,赶紧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