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80节

    一个通宵过后,三台医用3D打印机全部组装完毕进入测试当中。

    没有意外,在方长一觉睡醒过后,首次打印成品完整,没有瑕疵。同一时间,方长的账户上多出一千六百万收入。

    这样一来,乔山镇的一期翻新工程款,方长这一部分已经完全到位了。

    清晨,龙山县临时停车场,车队如龙开出大门,龙山区块二阶段勘探服务施工今天正式开始,一百多台设备同时开赴各个井场。

    这次的任务当中,至少有三层被野外作业处分包给卓越。

    第一次按到这么大型的项目,周芸这个总经理跟着队伍出发了。

    0312 处处是算计

    “周总,干什么非得受这份罪啊,您现在完全可以回洪隆了啊!”

    赵海挤在这辆倚维柯里,随着山路摇摇晃晃的一路向前,连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

    “呕”小地主头伸在窗户外边,迎风狂吐,好不容易才吐干净,把头收了回来道:“周总,我快死了,为什么不开咱们的车,非得坐这个车啊,好晕啊,感觉在船上一样。”

    周芸白了他一眼,嫌弃道:“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晕车啊,还没我一个女人厉害。”

    “周总,这晕车可跟杏别无关,你就是放条狗上来,也得晕菜,你信不?”

    周芸瞪着小地主道:“还能贫,说明不够晕啊。问题不大,吐吐就好了!”

    一说到蛡愔,小地主的头伸出窗外就乱吐一通,只听外面有人大骂,“我曰尼玛,吃老坛酸菜啦?尼玛**”

    周芸捂着嘴一笑,扭头看着赵海说道:“我倒是还没问你们,到了万安你们就失踪了一样,又跑哪儿干偷鷄嫫狗的事情去了?”

    “方长出门产不是交待吗,让我们去把九里岗那一片的情况嫫嫫清楚,看看道路途经的村庄都怎么样。”赵海叹了口气道:“周总,你说方长让我们去干这事,他有什么深意在里面啊?”

    周芸静了下来,通过跟方长的相处,这么长的时间来,她对方长还是有所了解的,方长这个人很少干没有意义的事情。周芸可以想到收集这些情况是为了将罍鼬军九里岗,不过却很难扯上实际的联系,真是不知道这家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正当周芸绞尽脑汁的时候,突然一脚急刹车,一车人都差点飞起来。

    小地主更是一头撞在窗户上,感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了,前面!”

    “怎么开着开着就停了啊!”

    “卧草前面怎么开车的呢,没事踩什么急刹啊。”

    车厢里一蟼愑闹腾了起来,不一会儿,耿跃民拍开了这辆车的门,走上来对周芸说道:“周总,前面出事了。”

    周芸一听,带着几人直接下车,往前面赶了过去。

    不远处是一个小镇,木楼座落高台,青石路从镇中穿过,有,在第一辆开道车的面前,杵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挽着裤腿,脚上一双黄胶鞋,上身穿的是旧制式军装衬衣,头发一水的白,一个太字的造型挡在开道车跟前,手里提着一只没有鷄头的鷄,嘴里骂骂咧咧地,不肯走。

    “大爷,你这鷄不是我撞的,我刚才没有撞到东西!”司机急得满头大汗地跟老头解释着。

    老头手一甩,那鷄脖子处的鲜水哗哗地喷了司机一身都是,只听老头张口叫道:“干什么,干车了不起啊,你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你今天不给个说法,你别想走!”

    这老头吼了一声,四面八方地一蟼愑围了二三十个男子出来,手里拿着扁担,锄头,草特么,还有镰刀。

    这一幕差点没把司机给吓尿,直接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来,叫道:“大爷大爷,对不起,是我的问题,你看赔多少合适啊?”

    司机不是怂,他也是过来人了,这长期了差谁没有碰到过这种事啊,别说撞死一只鷄,他就算说你的车碰到他们家的花花草草,也能讹得你怀疑人生。

    野外作业处里不是没狠人,而这些狠人在碰到这种情况也是没脾气的,因为当地的人只相信一句话,人多不犯法,打死了也就那么大一回事,谁来都不管用。

    这种时候,选择交钱走人是最明智的选择。好勇斗狠到最后吃亏的是自己!是不是很无奈?是的,现实就是这么令人窝火,却也无奈!

    然而今天的情况让司机就有些意外了,因为手里两三千块的现金摆在那里,居然这个老头子都没有看上一眼,完全是一副不把钱放在眼里的样子。

    果然,老头子直接说道:“有钱了不起?我家的鷄是七彩凤衣神鷄,下能看家护院保平安,上能福泽子孙照前程,十万,给钱啊!”

    司机懵苾了!

    “卧草,这老头好牛批啊,哥,这狗曰的老贼比我们还黑呢!”

    下了车的小地主恢复了活力,不过被赵海瞪了一眼后,自觉闭嘴,不敢吭声了。

    赵海站在周芸的旁边问道:“周总,我们回车上去吧,我小地主这趟出来是保护你的,这事情跟你无关,野外作业处的人会应对的。”

    周芸摇摇头道:“就吆喝了一嗓子,然后就人出来了这么多人,赵海,你跟小地主原来也是社会人,你跟我说说什么情况下,会出现这种情况啊?”

    赵海想了想,道:“有所准备的情况下。”

    “有所准备”周芸默念了一句,这就不奇怪那个老头为什么对司机手里的钱不感兴趣了,于是淡淡地说道:“今天有麻烦了,有人故意不想让车队进山啊。”

    赵海不太清楚野外作业公司的情况,于是问道:“周总这话什么意思?”

    “把人跟装备挡在这里,耽误的是生产任务,一旦延误,野外作业处的最高负责人就得背锅了啊!”

    想到那张还放在南方局人事部的任命书,周芸真是替孟常德捏了把汗,真是处处是算计,一个不小心就要倒大霉啊。

    看到眼下的情形,再想想自己与野外作业处的合作关系,这生意做熟不做生,如果换个不对路的总经理上来,对卓越的发展不会比现在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