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4节

    “煞比!”赵海骂了一声,然后掏出小本本来记上,“龙家嘴村,二十户,民风彪悍!”

    记上这一笔后,赵海把所有记下来的东西都看了看,进入九里岗一线的只有一条路,不管从上方进,还是下方进,都要经过三乡一镇,期间有六个村子紧挨着乡镇公路。这条路还穿过了一个镇子,要避开,根本不可能。

    这边的人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讹诈!逮住一个破坏花花草草的人,就能把你包里的东西给掏空了,没人敢管,因为你要面对的是几十上百条的扁担或者锄头。

    赵海不知道方长让收集这些资料有什么用,反正总不会让他干没用的事情吧。

    就在赵海发呆的时候,小地主看看周围这些此起彼伏如同山丘一样的地貌,有点毛骨悚然地问道:“哥,这些包包不会都是坟吧?”

    赵海点点头道:“可不是吗,当年这里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你看看这些一尺多高的坟头草是不是长得比一般的草要青亮一些啊?”

    这么一说,还真是,小地主拉着赵海叫道:“走走走,赶紧走,卧草,这个地方我再也不想来了,你没发现连狗都不敢过来吗?我可听人说,狗眼睛灵的很,能看到人看不见的东西”

    “闭嘴!”赵海吼了一句,说道:“去龙山县跟周总汇合,那边应该要开始施工了。”

    赵海和小地主并不知道,不久之后,这一片地方将会成为他们的“主战场”,而现在收集到的东西对他们来说,那都是至关重要的“情报”。

    周芸昨天晚上就已经到了龙山县,孟常德主动给她打了电话,约好今天一起吃个早饭。

    说起来这个临时基地还真是不错,居然配了食堂,有包子馒头稀饭,还能有泡菜,爽口、下饭。

    周芸把鷄蛋拿在手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早餐配一个鷄蛋,嘴角颔情地笑了笑,坐在了孟常德的对面。

    周围二十几张桌子坐着机械厂的员工,还有大批野外作业队的员工,不时地朝孟常德和周芸这边看过来。

    总经理级别的能跟他们这些人一起吃早饭,那真是太少见了,所以连喝稀饭都变得小心翼翼,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来。

    “叶总辞职了,被华瑞能源集团聘为副总裁,并且任集团战备发展总监。”

    听到这话的时候,周芸并没有觉得太意外,反而问道:“孟总不是应该高兴吗,你这个代总,现在终于扶正了。为什么感觉很失落呢?”

    孟常德的表情一看就是觉得自己不争气,叹道:“他这次去上边开会所有人都说他紲鳙高升,因为他是建安系的猛将,如果他都上不去,还有谁够格?”

    周芸摇了摇头,苦笑道:“这些事,我不懂,如果孟总想借我的口传话给我爸,那是想多了,我已经好长时间没跟联系,所以,我也就当你是感叹一番,毫无意义。”

    孟常德那点心思在周芸的面前是藏不住的,被拆穿后笑得有点干涩地说道:“当初让你一进单位就坐正的就是叶总的意思,我还以为你会惋惜一下,毕竟这条路一旦敞开一道门,对叶总来说,应该就是扶摇直上了吧。“

    听到这话,周芸心中哀叹,当初听方长的话,选择出来果然是正确的。野外作业处的平台对叶总来说太小,下面的人以为南方局的层面对他来说应该是更好的舞台,然后只能说明他们的目光太窄。难道离开了国能集团这个大筐架还就活不下去了吗?真的挺可笑的。

    周芸几乎可以肯定,整个野外作业公司乃至整个南方局,对叶总离职的事情都表示看不懂,他应该是一路顺风顺水地往上,直到那个让人羡慕的位子上去,带着自己的愿望跟梦想。

    狗芘,那算梦想吗?周芸心里好笑,人啊,最怕的就是跳出去的那一步,只有真正跳出来之后,才明白什脺餍海阔天空。

    周芸是没有工夫跟孟常德讲这些,对他们这种老思想老路子的固化份子讲得再多也没有用,闷着头把鷄蛋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进肚里。好多天没吃到方长做的饭了,有点想他。

    孟常德见周芸没有过多的反应,有种对牛谈琴的事感觉。于是言归正传道:“芸丫头,你趁火打劫是不是该给个说法啊?”

    周芸擦了擦嘴,把加了糖的豆浆给喝了一大半,这才笑道:“孟总,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

    “少废话,人你给我挖走了,龙山这么大的项目摆在面前,野外作业处动不了工,这该怎么办啊?”

    周芸呵呵一笑道:“孟总,你这不是没话找话说吗,你把人开除,我缺人手,把他们招进公司,这不该叫趁火打劫吧?”

    孟常德气得抠胯,体制害死人啊,什么都得照章来办。看上去只是亏了几个人才,可是算一笔细账下来,野外作业处这次的损失是成吨的。

    所以今早这顿饭,孟常德那是本着求人滇潿度来的,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0306 鸿鹄

    甲方已经定了二阶段施工日期,这种大型会战施工项目绝对不允许因为任何一方的失误造成工期的延误,人力、物力、财力的损失很难估量。

    现在野外作业处很可能面临着违约的高风险,孟常德的正式任命就在南方局的人事部经理桌子上放着。迟迟不发有不下发的理由,但凡有个风吹草动的话,孟常德其实很危险。

    到了这个份上,孟常德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拉不下面子的,开口道:“万安生产任务平稳进行,每星期大约两口井的生产任务,如果可以,你看看能不能从你们那边调些人手过来,协助我们施工啊?”

    周芸微微一笑道:“孟总,你都一个处级总经理了,办事不能总这么小家子气,什脺餍协助你们施工啊,人可以来,装备你们出,扣除装备折损费,工程费用一分钱不能少,怎么?你还指望着给我的人出差旅费就把我打发了?”

    “小丫头!”孟常德叹了一声道:“我当初就知道放走机械厂不会是什么好事,叶总也这么认为,可是杨聪跟南方局的层面上达成了共识,认为将机械厂一刀切,可以有效地节省开支,其实大家都知道开支只会更大啊!算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调人过来吧,今天下午緡,明天全员进入龙山片区施工。丫头啊,叔的那张聘书还在局里人事部的桌子上呢,不能出任何问题的。”

    周芸微微一笑道:“人都已经到位了,在县城里晃呢,让他们买买东西,吃顿好的,接下来的任务你就放心吧对了,财务预算钱得先付,不接受后期补算,我们受不了野外作业处核算中心那套臭不要脸的规矩。”

    说到收钱,工程项目的甲方与乙方永远是矛盾的。干活的时候,甲方求乙方,收绹费的时候,乙方求甲方,桌面上摆着一百多杯白酒,喝一杯五万,所以乙方的结算员(收账)那都得是海量的,不然喝死了都没地方埋。这样的规矩是不成文的,但又是真实存在的。

    周芸就是知道这样的规矩,所以她才不愿意自己公司的结算员跟跪求他们施舍一样。

    孟常德似乎早就猜到了周芸会这样说,秘书递过来一份工程报价单,周芸看了一眼,强行不懂装懂那不是好的风格,手机拿出来直接拍张照,传给勘探服务公司的核算中心。

    不到十分钟,周芸接到回复,看了一眼,上面写着,“没有问题的!”

    周芸想了想,说道:“每口井加价的百分之五,不然利润太薄了!”

    噗

    孟常德差点没把嘴里的豆浆给喷出来,这丫头还真敢开这个口。虽说是心理准备有了,不过孟常德已经把项目外包的价格提到了最高,如果再加百分之五的话,二阶段施工的利润空间将再一步压榨,等于是将野外作业公司三季度考核奖金全都吐了出来,损失三百万左右。

    孟常德深深地吸了口气,将报价单交给秘书道:“按照周总的意思马上修改,把合同打印出来,另外通知核算中心先付百分之五十的工程款,剩余的款项待施工质检通过之后再付,合同上记得注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