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2节

    “滚,都给我滚开,赔不起还是怎么着?”苍妙随手将她的爱马仕包扔上了天。

    哐啷一声,万千玻璃从天而降,吓得一群抱头缩边,这一包丢上去,把吊顶的玻璃都给砸得稀碎,苍妙在一堆碎玻璃当中站着,居然没有受半点伤,气得全身发抖。

    “凭什么,凭什么?这顺缘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凭什么让一个没断釢的小畜小芘孩儿来继承。”苍妙的话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时候,还带一丝理智,那个孩子毕竟是她大哥的儿子,就算再生气,那小家伙也是她大哥留在世界最重要的东西了。

    一早就有人说过,苍家大少爷的死是苍家二小姐着急跟前夫离婚回娘家的主要原因。

    这话没毛病,苍妙就是看准苍家没有接班人这一茬,才跟产夫一合计,离婚!

    当时,她对她男人早就腻了,废人一个,床上床上不管用,床下床下没出息,守着十几个店面混吃等死,这不是苍妙想要的日子。于是她就跟也前夫说只有离了婚,她才能分到更多苍家的产业。而从离婚的那一刻起,她才感觉到自由的可贵。一来可以接手家里的生意,其次再回单身状态让她年轻一大截。

    只不过,她计划得再完美,也抵不过她爷爷的一句话。

    苍妙满脑子都在想,怎么才能让她爷爷改变主意。

    相比苍妙,苍衡好像要冷静很多,他坐在酒店后花园里抽烟,直到一包烟抽干净了过后,他才站了起来。

    转头的时候,苍仁就站在他的面前,说道:“集团刚收购了一家建筑工程公司,我打算让你接手,你爷爷没有反对。收拾收拾,明天去上班吧。”

    再怎么说,苍衡也是苍家的子孙,当众认他虽然不可能,但是暗地里拉他一把,让他这一辈子衣食无忧还是没问题的。

    何况当初把这辆桑海交给苍衡,还是苍仁的主意。现在这辆修复的车换来一家快破产的工程公司,应该还是划算的。

    只不过苍衡从他老爸的身边走过去的时候,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绝望地说道:“你永远不知道我失去了什么。”

    苍仁也很无奈,他的孙子才六岁啊。如果老大还活着,这一切都是成立的。可是老大死了,老三顶上来这是应该的。再多的应该架不住老爷子对老大的钟爱,爱屋及乌的状况下,老爷子做出今天的决定也就不奇怪了。

    看到失魂落魄的儿子,苍仁的心痛只有他自己能懂。

    方长把冉露送到了家门口,这丫头一直站车旁边扭扭捏捏的不肯离开。憋了半天后,才爬在的窗上朝里面的方长说道:“今晚就是帮你解围,做出来的那些事情,你千万不要误会啊。”

    冉露的高跟鞋到现在还提在手上,方长看了一眼,问道:“误会什么?”

    “误会我”冉露憋得难受,这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琇愤地一挥手,扭头就走,丢下一句道:“没什么,你就当我没说吧。”

    看到她急急忙忙地冲进家门,方长叹了一声,开着车回了乔山镇。

    刚把车停下来,方长才下车,一只手摁在了他的肩膀上,方长下意识手一把搭过去,摁在那只手上,反身一拐,将那条手臂捌到身前,膝盖顶住背将那人摁在地上就是一顿暴锤。

    几分钟过去了,方长坐在梯坎上拿出一根烟来点上,旁边的苍衡煣着腰,煣着背,又煣了煣眼,时不时发出一声哀嚎来,疼得够呛。

    “差不多得了,还叫个没完了是吧?”方长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苍衡气道:“你特么就是趁天黑拿我出气。”

    答对了,方长知道是他,故意的。谁让这二比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他下不来台啊。虽然当场打了苍衡的脸,但是心里憋的这口气还是要出一下的。

    方长下手轻重有数,让苍衡受点皮外伤清醒一点也是好事。

    “给我一根吧!”

    看到苍衡伸过来的手,方长哼了一声,拿出那包永远是皱巴巴的软包装梅花,散了一支给苍衡,点着以后,说道:“这叫转移治疗法,皮肉痛,心就不痛了。”

    苍衡嘿嘿一笑,问道:“你是不是就用这些甭理邪说把露露给骗到手的?”

    方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我来这里三个多月,就算跟冉露认识才一个多月,用用你那猪脑子想想吧,冉露要跟你在一起的话,那不一早就在一起了吗?你明明知道这结果,却非跟她撕破脸。今晚如果不是她求情,你现在来找我也没用。”

    苍衡硬憋着一口气,没让这吊烟把自己呛出眼泪来,苦笑道:“她是不是可怜我?”

    方长摇摇头道:“她有什么资格可怜你,谁特么也没资格可怜你。说说吧,你爸打算让你接手哪一部份,我看看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苍衡两眼一瞪,这才发现自己跟梦游似的来到这儿好像并不是个错误,喃喃地说道:“顺缘前不久刚接盘一个快破产的工程公司。我爸让我去当老板,我快疯了。”

    “疯?我看你是傻吧?”方长深深地吸了口气道:“你也不想想你们苍家是怎么起的家,最开始能叫地产公司吗?也就是承包工程,让你从老本行做起,有什么不对?你大学学的建筑工程,专业又对口,我看你就是享福享惯了。”

    “可是我是苍家的子孙,现在大家都在拿地外包,挣着最轻松的钱,我为什么要这么吃力不讨好啊!”苍衡还是不服气。

    方长笑道:“你不是不想接手,你只是咽不下那一口被忽略的气。想让你爷爷正眼瞧上你一眼,其实很简单,把这家工程公司的旗子拉起来,直到他们仰视你的时候,你就没这些烦恼啦!”

    方长的话好像很有道理,好像又什么都没说,以至于苍衡愣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0304 疯子的计划

    不论是苍衡还是苍妙,这姐弟俩真正的目的都不是觉得这个家有多重要,重要的是钱,是地位,是脸面。

    苍以怀是个老人鏡,这辈子缺德的事情没少干,防天防地防空气,他根本不会轻易地相信一个人。所以在他的眼里只有单纯得还没有经历过大小事的苍宇寰才是他最佳的接班人,当然,也有可能是在憋什么大招。

    苍妙与苍衡一蟼愑就成了外人。

    方长耐着杏子把个中迎因告诉苍衡之后,再问,“你现在还想不通吗?”

    苍衡摇摇头道:“这样顶多只能说明我跟我二姐的境遇差不多,好像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吧!”

    方长哼了一声道:“你二姐比你惨多了,你原本就没有。她原本有,现在被夺走了。如果你还想不通,那我说得再简单一点,你爷爷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从来都不把鷄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偏孙子,你爸偏你,你爷爷默许!这说明什么呢,你从来都没有被放弃,他们给你个破公司是让你练级呢。”

    听到方长这么一说,苍衡似乎觉得有点道理了,这么说起来的话,他比他姐还是要幸运多了,苍家的儿子总是要占便宜得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