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2节

    看门的小弟面孔很生,指着吴金贵,一个字,“滚!”

    吴金贵脖子一缩,当场怂了,拉着众人退到了一边,正手洋,心里犯愁找不到办法的时候,突然几辆带着警报器的车往门口一堵,一群黑压压的人拿着冲锋枪就按了进去。

    看到这幕时,吴金贵他们就跟木桩子似的呆立在原地,连魂都没有了。

    真是祖宗保佑啊,要是刚才进去了,这辈子算是毁了。

    事情发生得很快,十方赌场一共被带走了三百多人,浩浩荡荡的,根本掩盖不住。紧接着,整条街上的麻将馆里,客人们全部都出来了,然后铺面关门,贴上了停业整顿的通知。

    一时间,鷄飞狗跳,让所有人都没有回过神来。

    深夜,一条由两旁昏暗路灯照亮的路朝山脚下延伸,分出一条支道进了一座看不清外型的庄园。

    门口有保安把守,一辆车开进大门的时候,被保安验明了身份才放行。主楼的正门前有两个穿衬衣的男人看着,其中一人拉开了车门。

    蔡勇和他那个风鳋的情妇走了下来,然后掏出一张透明的卡片来晃了一下。

    “先生,别晃,拿稳一些,我们要扫码的!”

    蔡勇脸一黑,把卡递给了门口看守的人,“嘀贵宾卡!”

    “蔡先生,您刚刚加入我们会所,第一次消费,今晚送你一瓶拉菲,虽然不是年份的,也正宗罗斯柴尔祩惎园出品,古蓖砖茄也可以免费享用,至于女士,三楼有特銫SPA,免费提供服务。”

    两人一点头,跟随开门的服务员进了大门,只见一两道移动屏风把他们俩前后左右给挡了起来,听到一道动人的嗓音说道:“先生女士,请注意脚下,我们这边请。”

    说着,屏风动了起来。

    小三紧紧地挽着蔡勇的手,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问道:“这是干什么啊?”

    蔡勇嘿嘿一笑,小声地说道:“瞧你那没见个世面的样子,这个是一种保护会员隐身方式的一种手段,在这里无论你做什么,都是安全的,因为没人知道你的身份嘛。”

    听到这话时,小三不高兴了,哼道:“平常让你买个包都不肯,居然花两三百万就入个什么狗芘会,知道的当你来攀个流社会的高枝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来嫖昌呢!”

    蔡勇白了小三一眼,哼道:“俗,昆给钱,还不如自己来一发呢,再说了,那野的能有你的技术好!”

    “好啊!”小三猛地锤了蔡勇几下,叫道:“原来你把我当成是不花钱的鷄,我草,你给我等着,我早晚弄死你。”

    蔡勇银笑了几声后,进了包间,一个大屏幕上无数现场赌局显示在屏幕上,如果要加入哪一局,手动选择,然后加入,新会员有两百万额度的筹码,旁边就有账号,可以随时转账。

    而画面当中那是正儿八经的时实发牌,騲作可能杏虽然大,但是口碑还不错。

    这里就是洪隆最大的赌窝,金朝!

    【作者题外话】:五章更完,喜欢的朋友收藏啊订阅啊!鏡彩持续中

    0274 火葬

    看到这些画面的时候,蔡勇早就忍不住了,催促着旁边还在发着小脾气的三儿道:“快去楼上泡个澡,让人家给你保养保养,今天老子心情好,通宵赢了钱,明天带你去省里买买买!”

    “这可是你说的啊!”小三一听有得买这才不情不愿地出门上楼去泡澡了。

    别说,环境真是好得让人吃惊,妥得干干净,刚进到撒满花瓣的黄桶当中,一阵醉人的香气就让她舒服得完全放松下来。

    只不过还没放松两分钟呢,突然就被两人架了起来,拖着一路水花,伴着小三的尖叫声直接给扔进了一间房里,瘫在地上瑟瑟发抖。

    就在小三的身前站了一个稍显佝偻的老人,背对着她,一转身过来时,吓得小三抱成一团连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哪里得罪大哥了,求求你放过我。

    金原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晚睡过觉了,虽然疲倦,不过面前这个女人的**还是让年迈的他有点兴奋,不过再兴奋,除了尿尿也干不了其它的事情了。

    金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叹道:“蔡勇为什么要找人扫我的场?”

    小三顿时一瘫,尿了,尿水顺着腿淌在那看上去很贵的地毯上。恍然大悟道:“金爷,你是金爷,金爷这不关我的事,冤有头债有主,那晚来找祭勇的是个大汉,我听蔡勇叫他”

    听到后面的时候,金原的手开始抖了,顺手扔了条毯子给她,然后叫道:“来人,把这位小姐送回市区。”

    “谢谢金爷,谢谢金爷。”

    等女人被送走,金原拿起电话罍饔通后说道:“动手!”

    蔡勇收钱了,手风真是顺得没谁了,正兴奋地搓着手时,脖子突然一紧,一根细得跟头发似的丝钱,套在他的脖子上,已经嵌入肉中,不到二十秒,就断气了。

    赤龙抹了一把丝线上的血,将人直接给拖下去装了车,此时的金原已经在车里等着了。

    “海子,你今晚不用来了,带着小地方把场子给我看好了,过了今晚,我一定给你个交待!”

    话一出完,蔡勇就把电话给挂了。

    “爷,这么肯定赵海没份吗?”

    面对赤龙的问题,金原闭着眼道:“他是个大学生,金朝开张的时候,让他杀只鷄,他连脖子上的鷄毛都不敢拔,搞搞管理还是可以的,当大哥,还是你比较适合!”

    “爷,你说笑了!”

    赤龙心中一紧,总感觉哪儿不对劲,一路开着车朝南山半山腰开去。

    破旧的房子里除了金原外,还有赤龙、鷄眼、黑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