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8节

    袁伟的头像被贼一大蚌子给敲过似的,跳着跳着地疼,用最短的时间去了自己的办公室,从抽屉当中拿出一颗布洛芬就着昨天没完的凉白开一口咽下去,然后抓紧时间打开电脑,开始准备一份重要的报告。

    方长去三大厂区最上面的高压裂队的地盘转了一圈,当然带着他的无人机,完整将测绘作业完成后,方长欣喜地发现,这里就是一个天然的赛道。

    方长的心里已经有了完整计划,保留这里的原滋原味比什么都重要,有时间可以开车来这里跑两圈,嘿嘿!

    无人机的电池没有想象中那么耐用,看来还是得抓紧时间把冉露那边的事情先搞定才行。

    想到这里,方长算了算时间,那个吊吊的富二代的爱车应该快好了吧?

    于是方长把装备带回家重新充上电后直接去了厂里,这一看,果然猜得没错,夏林已经带着人在对发动机最后进行调试。

    方长走了过去,夏林一见人,赶紧把耳机取了下来,笑道:“调试完了,就可以直接让苍衡来提车了。”

    “你忙你的!”方长说完,緡着这辆乌似的老桑海转了一圈,全车做了潦,内饰原滋原味地进行了翻新改造,四个轮毂也是转门挑选的仿复古式的,看起来跟原车没什么区别。

    方长坐了进去,试了试舒适度,还不错,看来在避震方面也下了些功夫

    等把周围的一切都检查一遍过后,方长来到发动机的面前看了看,TT原车发动机对于老桑海来说小了一些,不过夏林确以加固钢板的方式让它的空间稍稍变小一些,这么一点点的细节,就将TT整车给搬了过来。

    “再来点,3缸再来一些少一点”

    方长一看夏林皱眉的样子,就知道他遇到一丁点的问题,其实对一台车来说,并不能与想象中那样达到完美的状态。但是夏林想到方长前段时间的一句话,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业内顶尖。

    夏林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个机会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不能这么随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方长拿着一个纸杯子装着大半杯水放在发动机上面。

    “哥,你加热吗?”

    方长看着夏林,半天说不出话来,苦笑道:“加你个头,看看杯子里的水,电脑可以给你数据,但是数据有可能会骗你。”

    夏林看着杯子里的水纹,完全就是乱荡,这就是最简单运行不稳定。

    方长把电脑给他关了起来,然后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道:“踩油门,三缸来一点,再来一点,好!”

    随着方长大叫一声之后,夏林定睛朝水杯当中,只见那水纹从正中间一点慢慢荡开,最终像声波一样在水杯里层层叠叠,看起来既赏心又悦目。

    众人再仔细一听发动机运转的声音后,也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是大家都明白,它在经过方长的手后,的确已经变得完美。

    只见众多技师看着方长的目光变得无比的崇拜。

    【作者题外话】:感谢憨特、老夏、一生平安三位兄弟的打赏支持。今天外出处理了点事情,所以更新晚了点,不好意思啊。

    0270 补充才是重点

    “做一个四轮定位,检查一下胎压,如果没问题的话,一会儿就试车!”

    方长安排了车行的伙计去忙收尾工作。夏林在旁崇拜地问道:“方长,你是怎么办到的啊?”

    “多听啊,人的潜能是很恐怖的,当你对一些细微的声音能有所反应的时候,你就知道应该做什么了!”方长把一切都说得非常简单,这也让夏林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很快,技师们完成了最后的检测,方长冲夏林招呼了一声道:“上来吧,我带你去兜一圈。”

    “好的!”夏林嘿嘿一笑,直接跳上了车。坐自己亲自改的车,这是第一次啊,而且改出来的还是辆怪胎。

    “发什么愣,把安全带系上!”

    听到方长的话时,夏林有些不以为然,嘿道:“谁坐副驾还系安全带啊,没事儿!”

    方长淡淡一笑,猛地一踩油门,呼

    老桑海就像一只离弦箭似的窜了出去,出了大门,一个风鳋的甩尾,画出一道鏡彩的圆弧,然后是一阵疯狂的轮胎打滑的声音,窜上山去了。

    众人看着一愣眼,希望夏林回来的时候还能站得稳。

    三分钟后,这辆怪胎老爷车回来了,夏林打开门,冲出来扶着墙就是一阵乱吐,连胃酸都吐出来了。

    方长拍拍他的背,说道:“下次记得系安全带。”

    “呕”夏林又吐了一大口,上气不接下气地叫道:“这车给老头开,会不会直接去西天拜佛求经啊!”

    “嘿嘿”方长一阵贱笑,说道:“通知苍衡来取车!”

    抬头一看,周芸正在三楼默默地看着他。

    两人眼神一交流,周芸扭着头气鼓鼓地就进办公室去了。方长嘿嘿一笑,芘颤颤地追上三楼去了。

    “方长,你可以啊,这两天连早饭也不做了?”

    见方长一进门,周芸就忍不住地赏了他一句。

    方长一听,果断道:“这不是看你心情不好吗?怎么,不生气了。”

    “我生什么气?”周芸把头扭到一边,哼了一声,那嗅濜没由来的加速着,瞥了方长一眼,见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咬着牙叫道:“你是死人吗,我两天没搭理你,你就不问问原因?”

    问?问毛哦。这种事情的当口,谁开口就谁就输了。方长知道周芸喜欢他,可是方长不能让自己的感情失控,只有让她加深对自己的依恋,这样一来对后期的掌控才会更加自由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