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5节

    哦!

    就周芸应了一声后,付颖一转身,心脏猛烈地锤击着自己的身子,连如房都在强烈地跳动,吓死宝宝了!

    走出办公室,付颖突然觉得不对,为什么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啊,方长他不是还单着吗?真见鬼了。

    听了付颖的解释,周芸将信将颖,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值得怀疑的。暗骂自己一声,太不争气了。怎么能一门心思地顾着这家伙呢?反正不是还没确定关系吗?

    想到这里,周芸脑中一转,花这么大一笔钱的事情要不要跟方长打声招呼呢?

    方长突然打了一个喷涕,口水鼻涕喷了一电脑屏幕,拿纸擦擦过后,食堂这一片区域的三维立体图已经完成,接下来还有几大区块要走,这是一个非常耗时间的騲作啊。早已该把自动设定路线巡航的程序加入当中的,着急着用,所以就顾上,有时间的话,还是得再换一块集成电路版才行,再把定位功能开启,用卫星地图在电脑上就能完成设定线路巡航,在没电之前,可以返航充电,然后再继续工作,这样的话要节约至少一半的工作量和时间

    哇!想想就觉得过瘾。

    正当方长暗爽的时候,文静的电话来了。

    “静姐,怎么了?”

    文静媚声道:“死相,姐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啊关心关心姐啊?”

    方长笑了笑道:“我都不用嘴的,想干就干,哪有那么多过场啊!”

    “嘿,姐就喜欢你这么直接!”文静心里浪了起来,不过一想到正事,马上就说道:“方长啊,你们家厂长搞事情啊,刚才来电话问我能不能给她搞一台两千型高压裂车。你也知道配件这一块都是由你拿主意,要么就是你们库房直接跟公司采购部要料,她这个话直接打到我的手机上,看样子很急啊,你要不要跟你家厂长商量一下?”

    方长笑道:“我一个打工的,有什么资格跟她商量啊,你照办不就行了?”

    “不对啊,方长,玛的,你在你家厂长面前将孙子,怎么就在我面前充大头呢,这口气是在命令我啊。”文静笑道:“我发现你这小子是在玩养成记吧,亲手养一个女强人出来?”

    方长嘿道:“静姐这么认真干嘛,每个人都有自己对将来的定位,你不是也有吗?我们厂长跟你直接的对话,那是尊重你,你不是也得尊重她?最尊重的方式就是把这钱给老老实实地挣了,我不是还能分钱吗?”

    “别跟我提钱!”文静愤愤道:“什么时候来找姐,我大姨妈快来了,火又大又鳋气,赶紧地来救火!”

    方长笑道:“我看你是算准了时间让我真刀真枪地来一发吧,嘿,不用那个就这么舒服吗?”

    “废什么话啊,到我这年纪什么都得讲真实,抓紧时间,保证让爽死!”

    听到这话的时候,方长感觉快炸了,这鳋气的女人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看看时间,和袁伟约着见面的时间也该到了。关了电脑,方长准备出门。

    0267 录视频为证

    与其说方长在玩养成记,不如说他跟周芸是相互取暖,因为能从彼此的身上得到需要的东西。

    周芸要的是自由,而方长要的可能要恐怖得多。

    可能今天晚上会喝酒,所以方长并没有开车,在手机上叫了一辆车之后,大约等了十分钟司机就过罍饔上他绕道朝洪隆市开去。

    方长想事情想得有些出神,两眼放空的时候听司机突然问道:“小哥是不是在乔山镇工作的啊?”

    “看得出来?”

    “嘿,乔山的土农民才不会用打车软件呢!”

    听到这话的时候,方长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只是笑了笑,没有吭声。

    又开了一段,司机又说道:“我经常跑这一段,你们上面的工厂里是不是没有美女啊,我怎么一次也没拉到呢?”

    方长听到这话的时候,下意识地歪过身子,从后视镜当中瞥了司机一眼。

    这人表现得很亢奋,连舌头都还伸在外面,这样子看起来有点像方长曾经亲手解决过的一个人,神似,很神似。

    为了不增加自己的厌恶感,所以方长不再搭理他,四十多分钟的车程全程保持沉默地到了市区。

    付了钱,在车开走的那一瞬间,方长看了看车牌,然后走进了这家小餐馆。

    这么破旧的餐厅里同样有包间,方长进去后,袁伟一早就在里面等着了。

    “小方啊,赶紧过来坐!”

    袁伟的热情并没有让方长反感,笑了笑,坐下来道:“多有得罪啊袁主任,希望你不要生气。”

    “嘿,生什么气啊,今天我们开了个会,由龙市长亲自主持的,这位大市长啊还真是铁打的身体,一刻也不愿耽搁,昨天在医院观察了一天,今天就出院了。”

    袁伟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方长的反应,直到他确定方长感觉莫明其妙的时候,他才结束了这个有点尴尬的话题。

    方长暗想,这考验来得太直白了点,没到交底牌的时候,还是应该低调一些,淡淡地问道:“不知道袁主任今天约我来有什么事啊?我们可以直说!”

    “边吃边说!”袁伟指着桌上的菜对方长道:“来来来,先喝上一杯!”

    叮!

    碰了一下,方长一口就把杯里的白酒给干了,辣得咳了两声,吐了吐舌头,有点难受。

    按说以方长现在表现出的能力来看应该是个老油子,哪有老油子不喝白酒的道理,但是一看方长这反应,摆明了是没有喝白酒经验的啊。

    “小方平常不喝酒?”

    方长点点头,道:“没关系,有些大事要成的时候,是需要酒鏡来助助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