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4节

    就在这时,邱凉突然开口道:“等等,你们刚说的是心血管支架吗?”

    “可不是,小邱啊,你跟龙先生说说,这个心血管支架是不是得进口啊?”巫院长一蟼愑把重担扔给了邱凉道。

    邱凉倒是接得挺乐意,看来这位龙先生对院长非常重要啊,想想平常院长在人前的样子,从来都是双手叉着后腰,挺着脚子顶着胯,一副曰天曰地的样子,什么时候见他弯腰撅过芘股?

    这人姓龙又不是院长的亲戚,他犯得着这么上心?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贵人!

    想到这里,邱凉马上一本正经地说道:“镍钛记忆合金,应该是当下应用最好的自膨胀支架,用作心血管支架的确是最合适的,这个得靠3D打印才行。如果有一台医用3D打印机的话,交给研究中心,最多一天,就可以打印出成品来,进行手术。”

    巫院长笑了笑道:“龙老弟啊,你听听,这都是大实话,研究成果的确已经出来了,但是呢苦于没有设备和材料,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只有等待进口的成品。”

    “不,院长!”邱凉瞬间打断道:“那是原来,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可以解决,因为我找到了一台可以使用的医用3D打印机,一个心血管支架完全不在话下。”

    “什么?”巫院长当时脸銫一变,叫道:“邱凉,话不能乱说啊,医用3D打印机的造价昂贵,这笔用款就算批下来的话,也得等到一个多月以后,还没有进口的时间来得快,你在哪儿去找打印机?”

    邱凉淡淡地指着桌上一份报告道:“这是我昨天手术过后的报告,我的病人正是通过这台打印机打印出了植入生物合脂的仿生器官,手术很成功,现在病人还在病房当中,院长可以派人去看看!”

    就在这时,门一蟼愑就被推开了,有人大叫道:“不行不行,院长啊,那是三无产品,根本不符合规定,这东西不能买,万一出了医闻事故,这责任谁担得起啊?”

    李依然跟副院长早就追过来了,趴门上听呢,一直到这会儿才推门进来,把邱凉刚才在采购部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胡闹!”巫院长当场火了,瞪着邱凉道:“小邱啊,我看这段时间就是把你给惯坏了,谁给你的胆子去拿病人做实验的?出了事,我看你怎么办。”

    李依然被邱凉坑了一把,现在正在火头上等着这一出呢,见势起心,茵阳怪气地说道:“院长啊,我这个主任可不好当啊,三天两头就有人来跟我要东西,条子条子没有,申也不申报,张口就来,国外就是这个规矩吗?再这么下去啊,真就是乱了套!”

    副院接过话头,说道:“就是,一点规矩都没有,院长,我提议,先让邱凉三停(停职、停诊、停薪)。不给年轻人立立规矩,这医院是乱了套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邱凉一蟼愑就笑了起来,说道:“副院长,你先弄清楚,我在国外的时候已经是副院长了,别跟我说年轻人,规矩嘛,我懂,不想迎合你们而已。三停我?别废那劲了,我辞职就可以了。”

    “你”

    巫院长一下就傻了,这可是从国外重金挖回来的宝贝,就这么跑了,省里不知道多少公立私立地抢着要,但是也不能由着她胡来不管吧,这脸往哪儿搁啊?

    就在巫院长几人有点下不来台的时候,龙远山淡淡地问道:“那台3D打印机在哪儿,如果可以用,我不介意当个实验品。”

    “大伯!”

    “龙远山,你可别犯浑啊!”

    龙远山已经失去耐杏了,一摆手,沉声道:“够了,小邱啊,快跟我说说。”

    邱凉平声静气地说道:“这台打印机是一个叫方长的人自己加工生产的,各方面指标都和国际一流产品非常一致,我昨天想让他留下来着,可是他带走了,所以我才想让医院把它买下来。那怕是当作实验工具,也强过没有。”

    “人在哪儿?”

    “乔山镇!”

    嗯?龙远山有点惊讶,赶了巧,那就去乔山镇走一遭吧!

    想到这里,龙远山瞥了巫院长一眼,哼道:“你是一个叫我老弟的人,所以别太教条,邱凉不能辞职,更别提三停,该反省的是你们自己啊!”

    听到这话时,两位院长一个主任同时一震,芘都不敢放了。

    0256 意料之外的收获

    从邱凉那里问到了具体的情况,龙远山不紧不慢地回病房把衣服给换上,直接就往病房外走。

    “大伯,他”妙龄女子扶着龙远山,看了看靠在墙边打盹的年轻男子。

    “别吵他,这小子都多少天没睡过一个囫囵觉了啊?”龙远山恨自己这身子不争气,牵连着所有人一起受罪。叹了叹道:“龙墨,我们走吧,该出去转转了。”

    妙龄女子点点头,扶着龙远山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出院了。

    墙角的年轻人睡得挺香,口水牵了线,顺着嘴角挂了下巴上边,突然被大力的一阵摇晃。醒过来第一时间抹了一把嘴角,看清楚面前的人时,赶紧站了起来,慌忙道:“卢副市长、袁主任,你们怎么来了?”

    “钱秘书,睡得挺香的啊,市长呢?”

    市长?钱秘书扭头一看,刚才还在的啊?这一刻魂都不见了。

    “市长要是有个什么不妥的,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卢世海叉着腰大叫道:“还不赶紧去找人?”

    众人一下回过神来,赶紧各自分头去找了。

    顶着大太阳,嗅着醋香,沈老头让人开着他们家的嘣嘣车拉了整车的鲫鱼过来。

    “林家妹子,出来收鱼啦!”

    听到这喊声,林丽一边擦着手一边跑出了食堂,冲浓老头喊道:“你个老不死的,大中午怎么就把鱼送过来了,还有一下午呢,我能把鱼放哪儿啊?”

    里面坐在饭桌前吃得正香的方长把碗往边上一放,笑道:“这老家伙越来越鷄贼了,中午把鱼送过来,活蹦乱跳的,这不是能多卖几个钱吗?”

    周芸和林佼听着一蟼愑就笑了起来,另一方的柳冰哼了一声道:“这镇上的人那不都跟你学的,一个比一个鷄贼呢。你知道他们现在住这些房子里不知道多高兴,多电气都不要他们花钱,成天除了吃喝拉撒就是打麻将。哼,方长啊,人家可是拿了拆迁款的,轮得到你大方?”

    “小嘴儿挺厉害的嘛!”方长笑道:“吃得亏才打得堆,大家都不容易,你总不能在这个点上让大这住危房吧?”

    “就是,你成天在这儿蹭饭,我管你要过伙食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