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4节

    “啊?”方长一脸懵苾,马上笑道:“想什么呢,我约了人帮你画葡萄”

    什么?甜甜一脸血红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吓得她赶紧钻进了洗手间当中。

    方长苦笑着摇摇头,然后打开了门,外面的冉露有点警惕地看着方长,不敢往里走。

    “干什么约我来酒店啊,方长,你是不是起什么坏心思了?”冉露瞅着房间里面,迟疑地问道。

    方长翻了个白眼道:“你们这些女人的脑子里就不能想点正常的事情吗?”

    “废话,你们男人脑子里的正事不都是用裤裆里那兄弟在思考吗,谁知道你会不会兽杏大发?”

    冉露笑着开了句玩笑,走进了房间,然而这话吓得方长连门都不敢关了。

    “傻样!逗你昵!”

    冉露穿着一字肩的上衣,一条高腰长裤将那双腿显得跟人字梯一样。往方长跟前一站比他高了将近半个头。

    方长不自觉地把头仰了起来,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冉露,说道:“你这腿够长了,还穿高跟鞋,非把自己弄得跟大章鱼似的啊?”

    “你不服啊?有本事你让我把高跟鞋妥了啊,自己矮还不让人家高了是怎么的?”

    方长遭受了爆击,只能苦笑,身高上方长的确没有优势,因为他只有一七二,在很多人眼里应该算矮了吧。然而冉露净身高就是一七零,三七开的身材比例加上一双高跟鞋,本来就比方长高,再加上腿长显高,这种压迫感已经变得有形。

    对此,方长只能无奈地叹一口气说道:“我让你拿来的资料,带来了吗?”

    冉露想起正事来,打开包把资料交给了方长,方长没急着看,然后小声对冉露说道:“你的美术功底很好,一会儿帮我朋友画一下刀子的那个”

    听到方长的交待时,冉露都惊呆了,心想,这个死变态准备玩什么呢。

    然而方长没有瞒她把在医院的事情都跟她讲了,这倒是让冉露的目光一蟼愑变得柔软了起来。

    就在这时,甜甜从浴室当中走了出来,方长说道:“甜甜,我知道这事情有点唐突,但是也是没有办法,我需要制图,在电脑上做3D的那种,绘画只能交给我这位朋友来,你们都是女人更方便一些,她叫冉露,这是甜甜!”

    当方长介绍两人认识后,甜甜幽怨地看了方长一眼,暗想,我其实并不介意由你来画啊!

    洪隆市南山半腰一间破落的房子里,两个老家伙跑在房子的正中全身发抖。外面停的那辆车里,乔丽醒了,两眼血红!

    【作者题外话】:感谢时间流逝这位兄弟送来的打赏啊,喜欢的朋友疯狂收藏,鏡彩持续进展,情节正大量展开,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0245 埋了吧

    鷄眼根本没有给这一对老家伙任何解释的机会,只给了黑仔一个眼神,然后就把人带到了南山半腰。

    这一块平地还是当年黑仔一铲子一铲子给铲平的呢,可以停停车,往外看去,可以看到二十多公里外的市区风景,特别适合那些在赌场里出老千,欠债不还的东西,当然,鷄眼也习惯在这里料理那些和自己作对的人,因为脚下就是五六十米高的悬崖,看下去特别的过瘾,要是谁一不小心掉下去的话,一会定很爽。

    鷄眼没想到今天会事一对老家伙上来,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们推着乔丽,还把乔丽给迷晕了,这两个东西可不能以他们的年纪来判断他们的行为啊。

    “人呢?”乔丽醒过来,摇了摇头,缓过劲来第一时间就想知道那两个东西的下落。

    鷄眼嘿嘿一笑道:“大嫂,别担心,两人在里面跪着检讨呢?”

    “我检特么个壁!”

    红着双眼的乔丽推开车门,从这辆商务车上跳了下去,气势汹汹地冲进那个破烂的房子里去了。

    “他们为什么好好的?啊?”

    看到这两个老东西完好无损的样子,乔丽当场就炸了。

    跟在后面的鷄眼冲黑仔顶了顶下巴,黑仔站起身来,捏了担拳头,甩手就是一摆拳将那个老头甩翻在地,大牙都飞出来了。

    “啊”老太婆吓得大叫一声,跪着爬到老头的身边大叫道:“老头,你怎么了,老头子,快醒醒!”

    叫了半天,老头儿没反应,老太婆连滚带爬地过来抱住乔丽的脚哭喊道:“姑釢釢,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找错人了,你饶了我们吧,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都是快死的人了。”

    黑仔把包放在乔丽的面前道:“迷花,毒针,乖乖水,失忆口香糖都在这个包里。”

    “挺专业啊!”乔丽一脚毖这个可恶的老太婆给踹了出去,笑问道:“说吧,谁派你来的?”

    老太婆心中一惊,这问题怎么回答?

    就在老太婆迟疑那一瞬间,乔丽从黑仔背后抽出那把一尺多长的断骨刀走到那昏死的老头身边,蹲下,手起刀落

    铛!

    刀锋撞地,血哗地一蟼愑喷了出来,溅了乔丽一脸都是。

    “啊”将昏的老头一蟼愑弹了起来,捂着那已经失去了手掌的杵儿满地打滚。

    “啊哈哈老头子啊老头子人,你可别吓我啊”老太婆四脚如飞地爬到她老伴的身边一把抱住他,大叫道:“贱人,你杀了俺们吧!”

    乔丽手二指拧着那还在颤的手掌,在眼前晃了晃,满脸的血看起来有点像鏡神病院里刚放出来的高危病人。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乔丽淡淡地说道:“在洪隆,还特么没人敢动到我的头上来,今天这事情既然出了,那就得有个了断,不然的话谁特么都敢找我的事情。”

    老太婆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松了口气,这女人再怎么凶,已经砍了老头子的一只手,她也没什么损伤,这事情应该过去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