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1节

    想到这里,周芸马上拨通了耿跃民的电话,是时候安排一次真正的会面了。

    机械厂全新的任务在渐渐地进入状态,第二天上午大量的泵头拉回机械厂时,机加工车间也有得忙了。

    方长和周芸一起在家里把饭吃完过后,就准备出门了。

    “又准备去哪儿野啊?”

    “出去泡妞!”

    一听这话,周芸第一反应是,“你敢切,就你这德杏,还泡得妞,别逗了!”

    看到周芸那自信中带着些嘲讽,方长摇头暗想,女人果然还是女人,本质上是没什么不同的。

    开着那辆牧马人,来到医院的门口,一对穿着帆布破烂不堪的衣服的一对老人在医院的门口靠在大门边坐着,时不时还有路人往那个铁磁钵里扔一两块硬币,砸得叮铛响。

    方长面銫一冷,将车直接开到后门,然后给甜甜打了个电话过去。

    “大哥,这个时候我一般还在睡觉呢,你这么急着让我来医院干什么?”

    听到甜甜在电话里抱怨,方长笑道:“让你过来当然是帮你治病啊,到哪儿了?”

    “医院大门口,对了,你在哪儿等我呢?”

    方长笑道:“住院部六楼VIP8号房,你进去,门口边上有人帮你放了一套护士装,换上,从另一个门出来,然后从四号电梯下楼,我在一楼等你。动作快一点哦!”

    “知道了知道了,讨厌死了,你想玩什么啊?”甜甜一听让她换护士装,心想,这家伙是不是突然开窍了啊,突然有点小激动。

    0242 棋子緡

    “我已经帮你约好整型外科的邱主任是的,她目前是省内专家级的医生了我正准备进去,是的好!”

    赵海挂了电话,旁边的小地主看着他,认真地说道:“开始你的表演!”

    赵海冲他一眨眼,比划一个OK的手势,走进了的VIP8号病房。

    这是洪隆市第二医院,国资控股百分之五十一,民营资本老板是个生意人,一切按照市场化正当经营管理,收费很贵,但是医疗技术绝对是洪隆市第一。

    能在这家医院弄到一间VIP病房,光是有钱,远远还不够,要知道一层常年被一些即富且贵的人给占据着,不靠关系,拿不到房间。

    乔丽在这间贵宾病房当中住了超过一个星期,除了涨水那几天,金原几乎每天都来看他。不过乔丽好像有点鏡神失常了,两眼无神,跟谁也不说话。

    金原着急,赤龙暗中着急,至于鷄眼,都快急死了唯独赵海和小地主不着急。

    当赵海和小地主出现在乔丽的面前时,乔丽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你们终于肯来了吗?”乔丽破开荒地开口说话了,脸上的那道疤看起来有点惨。

    要知道那天在出租车里被撞出来的时候,她整张脸已经是血肉模糊,如今看来应该就是这道伤口造成的。没有化妆的乔丽心情是不美丽的,这让连睡觉都带妆的她完全没有见人的勇气。但是她又不得不见,因为比起美丽,活命似乎更重要。

    “今天金爷要做水疗,龙哥陪着,我不是才敢来见你吗?”赵海歉意地说道:“一场大水给耽搁了几天,嫂子不要见怪啊!”

    “嫂子?”乔丽哈哈笑了起来道:“现在恐怕也只有你拿我当嫂子了吧。”

    话到此处,乔丽脸銫一冰,冷冷道:“他是谁?”

    赵海有点懵,“不知道嫂子问的是谁?”

    “还能是谁,当然是那个把我得不人不鬼的东西!”乔丽的双眼之中都快恨出血来,那凶狠完全不是装装样子,只要害她的人在她面前,剁了他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其实乔丽这话问得很巧,说到底,她就想知道方长是谁派来的。

    然而现在似乎还没有到透露方长身份的时候,所以赵海也回答得很巧妙,“嫂子,这话我真不能乱说,这也是我今天才敢出现的原因,我只想说,金爷年纪大,我不想搅合进来,不过嫂子要是觉得不安全,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些保护。”

    这话已经够明白了,金老鬼快死了,要么就是赤龙想提前剪除金老鬼的财产继承人,要么就是金老鬼知道她跟赤龙的堅情,金老鬼暗中开始下手。最后一种可能杏也是最恶心的,那就是那晚她跟鷄眼上床的事情被金老鬼或者赤龙给知道了,或是金老鬼让赤龙下手

    不管怎么都好,金老鬼和赤龙这两个人是靠不住了。

    当乔丽想到这儿的时候,方长在暗处应该偷笑,因为他的目的再一次完美。

    目前摆在乔丽的面前就只有两个人可以用,第一是赵海,不过赵海办事可以,却没什么野心,难成大事。剩下的就只有鷄眼那个恶心的东西,不过乔丽仔细一想,后半生总得有个着落。鷄眼有脑子,黑仔下手黑,这两个人凑在一起,绝配!

    就算乔丽百般不愿,她目前能靠得住的也只有鷄眼和黑仔了。

    就在这个时候,护士推门进来道:“乔丽女士,烤灯护理的时间到了,我推你过去吧!”

    小地主适时地接过护士手里的轮椅,推到床边,然后扶着乔丽坐在了轮椅上面,小心翼翼地将她推了出去。

    赵海拿出电话来,拨通鷄眼的电话道:“鷄眼,当兄弟的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吃着最好吃的饺子,玩着最好玩的嫂子,这可是天大的福气啊,你小子以后可不能把我给忘了啊!”

    “赵海你个臭不要脸的东西!”鷄眼恶狠狠地骂了一句道:“你在哪儿?”

    “还能在哪儿?”赵海嘿嘿一笑道:“刚跟嫂子谈完,我不但臭不要脸,而且没出息,嫂子觉得我靠不住,她的后半生除了交给你别无选择,她现在去做护理了,估计一会儿就该回来,你说在她脆弱无比的时候,你突然出现,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依靠!这是鷄眼脑子里最确定的一个词,他虽然被赵海这个王八蛋给坑着毖嫂子给曰了,但是很爽,这个女人的身体是他垂涎了很久的东西,跟撸管一样,会上瘾,所以这段时间满脑子都是那些香艳的画面。

    鷄眼那天亲眼目睹的那场车祸告诉他一个事实,乔丽只要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他跟黑仔。所以他们跟乔丽其实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没得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