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4节

    0212 贷款遇阻

    好消息,机械厂原有二百三十四人,死了一对狗男女之后,愿意留下来的人居然达到了二百二十人。

    要走的,要么就是在体制内有追求的,要么就是正式员工,觉得跟着大树走,生活有保障。

    坏消息是,从现在起,这二百二十人的生计就要落在周芸的头上了,压力确定有点大。

    周芸对班组长的交待就是,做好大家的心理工作,如果还有情绪的,手里的活可以先放一放,多休息一下,毕竟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等大伙前脚刚走出门口,周芸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这可是孟常德办公室打过来的啊。

    周芸马上接起来道:“孟总,有什么任务要安排吗?”

    “周芸啊,油管作业公司的处理意见传上来了,我当场就批了,按照你的要求,免去屈永华油管作业二队副队长的职务,编制由干部直接转为普通员工,至于那个司机,无限期停车。”孟常德说到这里,忍不住叹了一声道:“我能为机械厂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周芸笑了笑说道:“谢谢孟总,对了,大修车的绹费该结算了,以后嗅们就得算清楚一点了,文件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但是从明天开始,所有的装备维修费用开始预付,我一会儿就把账单传过来。孟总,没办法啊,二百多口子人等着吃饭呢!”

    “二百多口子”孟常德禁不住地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机械厂有多少人他心理非常清楚,照这么看的话,她不是一下把野外作业处裁下来的人员的安置问题全都给解决了?

    孟常德越想越是心惊,要知道机械厂的员工平常看起来可能很怂,这涉及到饭碗的问题恐怕就是只兔子都会咬人的,十几年前的那一次裁员所留下的茵影到现在孟常德都还不能忘记,所以在此次撤掉机械厂这个决定下来前,从局里到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会已经开了很多次,强调的就是人员安置的问题,因为大家都怕,怕机械厂这帮人最终不要命的人再次上演十几年前堵门的一幕,要么自己死,要么拉着别人一起死。

    想到这里,孟常德不禁轻轻地舒了一口气道:“周芸啊哎,多余的话就不说了,第一台大修的绹费会在今天下班之前到账,为了便于机械厂更好的过度,所有的设备保养及维修继续在机械厂完成,不过你下一步得考虑一下工作地点,野外一线队所有人员装备将在近期迁往省里,我们留在洪隆的日子不多了啊!”

    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周芸也禁不住一阵惆怅,终于还是来了。轻轻一叹道:“办法总能想到的,感谢孟总为机械厂最后所做的一切。”

    “先别急着谢啊,机械厂要出售,价格可不便宜,叶总专门打电话回来安排的,价格上严格按照资产审核标准,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你二哥可是说了,你出门的时候,老爷子可是把你所有经济来源都给断了啊,这么短的时间”

    “孟总!”周芸直接打断孟常德道:“这些问题交给我来考虑吧,不管多少钱,机械厂我都接下来了,孟总,麻烦你们尽快把报价发过来,我们可以进入实质杏滇澑判阶段。对了,我的辞职信和厂里的干部、正式员工的辞职信稍后会传真到机关。”

    电话挂断时,孟常德轻轻一叹,暗想,周芸啊周芸,真是浪费了,如果在一分到野外作业处来的那一天,她没有去机械厂,这个人才会不会就留下来了呢?想到这里,孟常德有点怀疑叶总当初的决策啊!

    另一边,周芸没有一丝的难受,反而跃跃崳试地对方长说道:“所有的事情都开始进入正轨,你猜得不错,野外作业处只是想把机械厂踢走,不过业务还得交过来,接下来就看林佼那边的贷款谈得怎么样了。”

    说着,周芸马上给林佼打了个电话过去,一接通,緡道:“林佼,贷款今天是不是该下来了?”

    电话里,林佼情绪低落地说道:“厂长,贷款的事情可能黄了,他们临时变卦了,他们怎么能这样呢?”

    周芸脸銫一寒,没有慌乱,淡淡地说道:“没关系,千要不要委屈自己,谈不拢就先回来再说吧。”

    方长一听这话,马上伸手从周芸的手里拿过电话,没有安慰,而是直接问道:“你现在在哪儿呢?”

    林佼一听方长的声音,鼻头一酸,强忍着那委屈,声音有些小颤抖地说道:“兴港茶楼,银行的业务部经理还有市招商办一个主任也在。本来这事都要成了,但是这个主任当场就否定了。我也不知道原因。”

    “你别急,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方长看了看周芸,笑道:“我们的路还很长啊,现在谁都不把我们当回事,我得亲自过去看看。”

    周芸眉眼间带着一丝柔情,平静地说道:“别指望低声下气能换来好结果,输什么都不能输气势!”

    方长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直接朝兴港茶楼赶去。

    没等多长的时间,方长就过来了,上楼碰到等候一会儿的林佼,然后问道:“人在哪儿,我来给他们说。”

    林佼摇摇头道:“别去了,没什么希望的。”

    “傻瓜,没试过怎么知道呢?”方长安尉地看着林佼时,让她心中一暖,顿时也有了一些信心。

    “走吧,尽人事听天命,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听了这话,林佼重重地点了点头,把方长带到一个包间当中。

    包间里一共坐三个人,其中一个是林佼的同学,介绍过后也算认识了。

    方长没有废话,坐下来,直接开口问道:“请问这笔贷款是哪儿有问题啊?”

    几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笑了起来,最后由林佼的同学说道:“批不下来有批不下来的理由,我跟佼佼是同学,这当中的环节他可能也比较清楚,今天就暂时不讨论这事了吧。”

    方长哼了一声道:“我还是希望你们给个合理的解释,让我死心也死得明白。”

    看到方长不依不挠的问题,几个人突然有些不耐烦了,却也没有马上轰他们离开的意思。

    看到他们脸上的神銫时,方长冷笑,还真是没有不偷腥的猫,我看你们是想多了。

    0213 你们聊我吃瓜

    林佼入世未深,方长的样子看起来跟个憨包也没太大的区别。

    跟这样的两个人罍鞑潜规则?暗示?他们很可能不懂。

    林佼的同学叫峪成,初中到高中都在一个班上,照理说,这样的同学关系与感情都是非常稳定的才对,可是你永远不知道大学四年每个人的人生轨迹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何况还进入社会好几年之后,圆滑、世故,还有心中那些龌蹉,又哪里是一两句能讲得清楚的呢?

    看到林佼的委屈,再看方长那一脸理所当然的比样,曾成有点气不打一处来,跟这样不上道的人谈事情真是头痛。

    敌不动,我不动,敌动了,我也不动。这就是目前方长最真实的样子,就是满怀期待与感恩地看着曾成和招商办的苟主任,那样子就跟一条守在桌边等着喂食儿的狗,看得这两人全身发毛。

    气氛尴尬得让人有点不能呼吸,苟主任稳不住,端着茶杯呼呼地吸着边缘表面的茶水,试图以这种方式来让入嘴的茶水温度不烫着自己,同时也拖延了喝一口茶的时间,就在那杯沿与鼻梁之间的距离当中,苟主任瞄了曾成一眼,眼珠子往方长那边滚动了一下,这下不紧不慢地放下杯子,手抄在哅前装作不经意地东张西望。

    曾成接着开口道:“佼佼,这笔款子其实在手续上有些违规,银行方面很难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