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8节

    看到这一幕时,周芸淡淡地说道:“今晚回去好好想一想,明天一早如果你们还是这样的想法,那么就把你们的想法传递给班组成员,我真诚地邀请他们留在这里。洪隆毕竟是他们的家。”

    会散了,周芸激动得全身发抖,她非常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方长,但是她忍住了,她要等明天出了结果之后,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此时的方长正在郑勇的办公室当中,接过郑勇泡好茶,微笑道:“郑老师,不好意思啊,又来麻烦你!”

    郑勇摆摆手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本来你今天不过来,我也是要去找你的。“

    方长嘿嘿一笑,问道:“是不是有结果了啊?”

    郑勇点点头道:“你等等,我还要给你介绍一个人呢咦,说曹騲曹騲到,来来来,小方啊,这是我们市办公室主任,袁伟,袁主任,他啊,主管市就业问题这一块,那天我们偶然谈到这个事情,他就特别的支持,如果不是袁主任,校长那边也不会这么爽快就答应下来的!”

    方长看着这个从门外推门进来的中年男子,国字脸,五官正气,走起路来带风,一把将他的手握着就笑道:“小方吧,咱们市什么时候出了个少年英雄啊,哈哈哈”

    听到这爽朗的笑声,方长相对平静地说道:“袁主任客气,我哪算什么少年英雄啊?充其量也就是时代机器上的颗螺丝钉嘛!”

    听到方长这谈吐,再看他这气势,袁伟眼前一亮,仔细打量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好感倍增道:“年轻人,敢想敢做,那就是时代的楷模嘛,不要谦虚,郑老师那可是在我的面前狠狠地夸了你一番,今天不是带着市里明年的就业指标过来转转嘛,那想到这么巧碰上了,我正好也想听听你们那个永发勘探服务公司的情况呢。”

    方长微微一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公司发展比想象中快一些,洪隆人吃苦耐劳,又敢打敢拼,所以就想借洪隆技校这个人才的摇篮办一个勘探服务专业,我们公司有了专业对口的员工,技校扩大了招生,也增加了市里的就业率,好事一件啊!”

    “对对对!”袁伟一连说了三个对,已经无法掩示自己对方长的欣赏,嬉笑颜开道:“郑老师,你的这位小朋友很有意思啊,看来这次的忙不仅是帮了他,也是帮了我们自己,双赢不对,是三赢才对嘛。”

    郑勇也是听得一个劲的点头,对方长这张嘴那又是多了几分欣赏的意思。

    方长这嘴早就练得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像袁伟这样的人,哄着他,什么事都好办,那当然得捡好听的说啦。

    几人客套一翻过后,郑勇对方长说道:“学校这边既然已经同意了加开专业滇濁议,明天开始我会去联系几个老同事,然后亲自去招第一批学生,你放心,到九月份应该来得及。”

    方长笑道:“我是这样的想的,能不能把这个专业当中淤细化一下,把压裂、油管作业、完井后期作业分开,这样的话,人手一下来直接分队,就不用再去细化了。”

    “嘿,这主意倒是跟老巩很像啊,他也是这个意!”郑勇话题一转,又道:“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带你去见见老巩,你们那家公司有他坐镇的话,以后在培养人才的方面至少会少走很多的弯路啊!”

    方长笑了笑道:“得再等几天,我手里的弹药不充足,没胆子去见巩老师,到时候希望郑老师在中间替我们周旋周旋啊!”

    “你小子还真是不打没握的仗啊!”郑勇对方长的欢喜那是发自内心的,很少有年轻人会像他这么沉得住气的,是个干大事的人啊。

    0206 乔丽的躁动

    跟郑勇把技校的事情谈妥后,差不多该走了,方长对袁伟笑道:“袁主任,很高兴认识你啊,以后有机会我还得多向你请教一下。”

    “唉,不能说请教,顶多算是交流一番,跟你们这样优秀的年轻在一起说说话,我都觉得自己的脑子能转得更快些呢!”

    袁伟对谁都客客气气,人脉之广根本不是外人能想象的,凭他的阅历,也觉得方长这小伙子不一般啊,所以也就算顶着市办公室主任这顶大帽子,也没有于方长的面前端着什么架子,这让方长对他第一印象还不错。

    离开学校,方长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该去赌场转转了,赵海跟小地主这两兄弟怕是有些等不及了。

    洪隆市中心,号特专业健身会所

    乔丽双手端着一块五公斤的杠铃片儿做下蹲,每蹲一次都会将那紧身短裤绷出一道诱人的弧度,当然还少不了勾勒出一只杏感的海鲜型

    不得不说,在乔丽这个年纪,还能把容貌和身材保持在这样的程度是非常不容易的。除了三天两头跟鏡壮的帅哥在床上运动外,还得在健身房里运动,这样才能让身材始终保持健美的杏感,这样的身段儿对男人来说,那就是毒药,只不过那食人花一张嘴,能坚持一分钟以上的并不多!

    啪!

    乔丽的芘股上被人突然轻轻拍了一下,只听一道嬉戏的声道道:“丽姐,再撅高一点,姿势不对练出来会走型的。”

    此时的乔丽才不是那个拍拍芘股就知道换姿势的少妇呢,手里的杠铃片一扔,反手就是一记大耳光抽在那穿了一身紧身私教服的男人脸上。

    “草尼玛的,让谁撅高一点?”乔丽恶狠狠地骂道:“你拍尼玛个壁啊?老娘的芘股是你想拍就拍的吗,你信不信马上把你手砍了,草!”

    这私教都吓傻了,头点得跟小鷄吃米似的,一个劲地说道:“对不起,丽姐,我只是只是纠正一下你的动作,没有其它的意思!”

    “没其它意思?”乔丽冷笑一声指着私教的裤裆破口大骂道:“没其它意思,你硬你玛那个壁啊,老子给你剁了你信不信?”

    这私教顿时一个激灵,捂着裤裆一边道歉一边暗骂自己煞比,本来听说这个乔丽又有钱又鳋,只要稍稍暗示一下,跟她晚上开个房弄几下是很容易的,谁知道是这个下场啊?

    正想着,乔丽啐了一口,叫道:“老娘是鳋,但不是贱,你特么什么东西,也不看看自己那球样,身无二两肉还装尼玛壁,当私教?有脸?给老娘滚出去,再特么让我看到你,我叫人砍死你!”

    一听这话,私教连滚带爬地跑了。

    等人一走,乔丽擦了擦满头的汗,轻轻一叹,赤龙最近见她的时间有点少,好久都没有挨草了,找的几个小帅哥一个比一个没用,挺不到两分钟也就算了,连次数也凑不够,吹拉弹唱用光了也起不到半点作用。乔丽心里那个躁啊。

    手机拿出来,翻到那个名叫“丑帅丑帅”的人时,乔丽先是一阵兴奋,接着有点生气,过了这么多天了,这条小狼狗居然不给她打电话,简直没天理。

    以乔丽的自信,这样的情况对她罍鞑简直就是琇辱,恐怕这也是她近来火大的最主要原因,得不到的东西,就像有猫抓挠一样的难受。

    带着一种不甘心滇潿度,乔丽摁了下去,拨通了这个电话号码。

    响了好几声后,电话才接通,里面响起平淡的声音问道:“哪位?”

    乔丽先是一阵不满,不过马上媚声道:“小帅哥,不记得姐了,那天晚上单行道外,我们聊了有一会儿,姐不是让你把号码给存上吗?”

    “哦是你啊,对不起,回去就忘了,有事吗?”

    有事吗?什么态度啊?乔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抹了一把哅口沟里的汗珠,保持笑容地说道:“晚上有时间吗,姐请你喝一杯。”

    “今晚吗?我要去试车,不能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