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5节

    “佼佼姐,周芸也喜欢方长,你该知道吧,他们俩每晚几乎都要在一起吃饭呢,我看你有时间啊,晚上给他送送饭,不然的话,人家要是真吃到一口锅里去,那时就没你什么事了!”

    林佼心上一颤,虽然柳冰这丫头还未成年,不过却不得不说她的话有一定的道理,直勾勾地看了她半天,终于忍不住地说道:“我下午约了银行的同学,你等我晚上回来吃晚饭,我们再好好谈谈。”

    “哎,接受感情咨询那可是要收费的哦!”

    见柳冰那人小鬼大的样子,林佼气得牙洋洋,哼道:“鬼丫头,你就继续作吧,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说着,林佼看看时间,离约定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赶紧急急忙去路边拦车去了。

    见林佼远去,林丽这才紧张地冲柳冰问道:“小丫头,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机械厂的厂长周芸也看上王大根了?”

    柳冰两眼睁得溜溜圆,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点了点头道:“对呀!”

    “坏了!”林丽一拍手,哭丧着脸道:“我就知道,像方长这样的小伙子肯定抢手啊。你看看,连机械厂的厂长都看上他了,我们家佼佼哪里还有机会啊?”

    看到林丽痛心疾首的样子,柳冰心里好笑,有我在,他们俩不可能成事的。

    这人小鬼大的丫头如果不是为了自己那点私心的话,才不会跟林佼说那么多呢。

    方长不知道自己早已经成了香饽饽,去到机械厂的时候,全员加班,真是见了鬼,这个机械厂的氛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啊?

    看到方长上来,等了有一会儿工夫的李昂终于把憋着那句谢谢给说了出来。

    接过李昂递过来的烟,方长冲李昂挥了挥手道:“上来吧!”

    两人从公路对面的两堵石墙中仅供一人通过的阶梯跑到上面的平台上,靠着旁边的石台子坐了下来。

    点燃火,方长抽了一口,看了看烟的牌子,二十块一包的烟,按照李昂抽烟的速度和班上的烟民,他抽的加散出去的一天怎么人也得是一包以上,一个月保守估计得八百块的烟钱,按照以前的收入,一个月乱七八糟一扣只有两千四五左右,除开烟钱,一千多块对一个月光族的年轻人能干嘛。

    老不要脸的人会告诉你,现在扣得多,退休了就能拿到天文数字。方长知道这情况就很想问,有特么几个能老老实实活到退休啊?退了休拿那么钱干什么啊?

    看看现在的李昂,就是最真实的写照,摆明了就是失恋了。于是顺口问道:“被你女朋友甩了吧?”

    “卧草!”李昂低骂了一声,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方长嘿嘿一笑,烟叼嘴里道:“像你这个年纪除了为钱为女人,还能为什么发愁啊?很不巧,你两样都碰上了,真是够倒霉的了!”

    0202 声浪太强

    李昂的面子心理作崇,想要辩驳一下,才发现嘴刚一张开,舌头都打了节,这尼玛都写在脸上了,还有什么可辩驳的嘛?除了苦笑,李昂实在不知道自己的该怎么表达自己曰了狗的心情,狠狠地抽了几口烟,算是泄愤了。

    李昂是上过大学的,但并不是野外作业处按干部编制签回来的管理岗,只是因为他父母是这个公司的员工,而最终选择享受安置待遇招回来的普通员工。他可能比较倒霉,一批三十多人,就他一个人来到了机械厂,三十分之一的机率,这都能中奖,也是没谁了。

    来到机械厂,李昂的心是浮躁的,但是身陷泥潭让他无力抽身的时候也慢慢静下来开始学东西。后来一线队分来了一个女大学生,跟着她同批的大学生来机械厂熟悉机械装备的保养流程,大概在厂里实习了一个月。李昂凭他俊朗的外表和稍显幽默滇澑蛡惙到了她。

    上个月,这个女大学生把他甩了,理由是当初还小,现在成熟了。

    当李昂把这些告诉方长的时候,他瞪着双眼问道:“我曰特玛,成熟了就应该把我甩了,我其实一直都知道她跟一线队那个大车司机两搞暧昧,他们出去吃饭、看电影,还还”

    “还开房了?”方长眼巴巴地看着这个可怜的男人,好奇地问道。

    这话马李昂问得心头一堵,大叫道:“没有,没有,他们牵手了,被我撞到的。”

    “哦!”方长弹了弹烟灰,淡淡地说道:“他们应该也开过房了,而且不止一次,现在估计每天都睡在一起的!”

    李昂愣了,眼神挣扎,满脸的痛苦,过了好久,突然放松下来,笑道:“我特么居然还不如一个司机!”

    其实职业这个东西在方长的眼里从来都不分高低贵贱的,方长他现在是个临时工,也没见他骄傲啊?可是野外作业处的司机什么德行他太清楚了,一个个的牛得不行,如果是立足本职工作,客气待人处事,这倒没什么!关键是这帮子大爷常常把机械厂的技术人员当孙子一样呼来喝去的。这特么就有点过分了。

    “其实我觉得修理工比司机还是要牛批得多!”方长淡淡地说道:“那个女人你挽留着对你没好处,你应该这么想,她免费让你睡了这么长时间,你赚了。”

    “我没有睡她!”李昂一脸无辜地说道:“我连亲她,都很小心的,她说婚前不可以这样。我特么这才生气啊,她跟我什么都不可以,她跟那个司机居然这么放得开!”

    “卧草,兄弟,你特么这是个千斤顶啊!”方长都无语了,这小子的确够倒霉的,长期被人当备胎。长叹一声道:“你觉得我该怎么开解你。”

    李昂笑了笑道:“不用开解,我就是想找人说说话,把这苦水倒出来就行了,日子不还得过吗?”

    方长说道:“不不不,混跟过,那是不一样的。看来我得给你一点动力了,你是想在体制内拿三千不到的工资到退休呢,还是想辛苦一点,一个月差不多过万的收入?”

    李昂愣了愣,问道:“方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啊,那个女人把我甩了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在省里买不起房,单位马上就要搬过去了,而那个司机已经在那边买房了。你说的过万的收入是怎么回事啊?”

    方长没有隐瞒他,把机械厂的前景告诉了他,李昂几乎在几秒钟过后就消化掉了,欢喜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摆妥野外作业处了?”

    “啊?你不是应该担心将来才对吗?”

    看到方长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李昂叫道:“担心芘薄,我就是担心一辈子都待在野外作业处才不高兴的!”

    原来李昂根本不想回这个单位,完全是家里人给苾的,说什么铁饭碗,一辈子衣食无忧。衣食无忧有毛用啊?这个单位的员工大多觉得自己很牛,其实就是一群闭塞可怜虫,包括他父母在内。他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的残酷竞争,他们也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鏡彩纷呈,他们只想安安静静地了却余生。然而他们为自己的不思进取找了无数个理由,他们觉得外面的单位、私人的企业都是一群可怜的人,居无定所的人。其实,他们自己,呵呵

    所以,当李昂听到方长的话时,他的心情一蟼愑好了大半,只是对那个女人,他还有点放不下。

    方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的专注力在女人的身上时,她们就占据了主导权,可是你的专注力在事业上时,就会有女人主动靠近你。对了,厂长对你的表现很满意,下一步你跟你师父这种配合将会成为机械厂师徒挂勾的一种模式,你们这一对将会成为第一对被奖励的师徒,忘掉前任最好的方法就是,你过得比她好,不然的话,你天天都会想她!”

    李昂觉得方长这话说得非常有道理,而且一听到奖励的时候,他一下就不难过了,冲方长一笑道:“谢谢你,方长,以后我经常来找你玲濎吧!”

    “别,我不喜欢跟男人叨叨个没完!”方长一脸苦笑。

    送走了李昂,方长早已经累得双眼冒星星了,重重地喘了一口气,回到屋里倒头就睡到了晚上快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